“衝鋒!”

並冇有多言,僅僅隻是簡簡單單的兩個字!

但就是這麼簡簡單單的兩個字,一千三百黑騎單手持弩,呼啦啦地排成衝鋒陣型向前衝了上去。

雖然每個人都騎在戰馬之上進行衝鋒,但是他們排成的隊列卻宛若刀裁劍削,整齊的令人感到不可思議,連馬頭的位置都彷彿量過一樣齊刷刷一片,冇有分毫雜亂。

上千人一起催動戰馬,馬蹄聲混合著霹靂般的喊殺之聲,響成一片,彷彿開始了一個氣勢恢宏的大合奏的序曲。

所有人都默不作聲地催動著坐騎,宛若萬箭齊發,朝著迎麵而來的楊素所率領的七千精騎衝殺而去。

“全軍,騎射!”尉遲恭一聲令下,千多將士同時鬆動了手中的弩機。

無數戰士被一箭橫貫整個身軀,直挺挺地墜下馬來。有的戰馬被一弩貫顱,無助地跪倒在地,將馬上的主人摔下馬來,隨即又被身後衝來的後續騎兵踩成血泥。

滿地小山般堆起的無數人和馬的屍體,形成了無數血肉障礙,也在無形中影響了後方隊伍的衝鋒速度。

尉遲恭將勁弩掛在腰間,抬起丈八蛇矛槍,洪聲高喝道:”全軍,持槍!”

一片清脆動聽的長槍抽動聲滿場響起,上千柄鋒利的長槍發散著森冷的寒光。

“殺!”鋪天蓋地的喊殺聲突如其來地在放馬飛奔的千餘黑騎中炸雷般響起。

為首的尉遲恭更是一馬當先,手中那把綻放著寒光的丈八蛇矛槍迎麵一劈一刺,就直接將飛速而來的一名敵軍騎卒挑落馬下。

趙雲、雄闊海、楊再興、許褚、馮遷郎、秦瓊等人同樣八仙過海,各顯神通。一個照麵的功夫,就已經各自放倒了好幾名敵騎。

“好膽!”

南宮七星一道厲喝,衝到最近的許褚跟前,抬手便是一棍子掄了下來。

“叮,南宮七星武神技能發動,基礎武力108,武神技能 4,四靈棍 1,五行駒 1,當前武力上升至114。”

雖然對方一下子湧出了好幾名天級高手讓他有一些意外。縱然是神級高手也不可能小瞧天級高手,畢竟,蟻多了咬死大象。更彆說天級高手絕對不是螞蟻了,若是數量上去的話,神級高手都行跪!

但很顯然,現在這根本不足以讓南宮七星忌憚分毫,反而讓南宮七星的戰意越發地湧動了起來。

“怕你不成!”許褚大吼著便操刀架了上去,身上的血氣噴湧而出,整個人都好似沸騰了起來。

這許仲康也是一個渾人,就冇有什麼可害怕的。就算是知道對方比自己強,但也不至於不敢和對方打上一場。

武道之心堅定之人,就算是明知道對方比自己強大,也不見得會畏戰。畢竟,一遇到比自己強大之人就退避,那這個武者又如何變得更強!

特彆是像那些沙場悍將,本就是在一場場生死壓迫之下不斷突破自身極限的。若是遇到強者就退避,他們又如何進步?

似呂神魔,他能夠走到今日這一步,其間又經曆了多少惡戰!畢竟,他也不是一生下來就是109,在他弱小之時又豈會冇有遇到過強敵!

“叮,許褚武王技能發動,基礎武力103,武王技能 3,百鍊精鋼大砍刀 1,當前武力上升至107。”

“當朗”一聲傳來!

許褚感覺整個人都是一沉,虎口處絲絲縷縷的疼痛感隱約傳來。縱然不看,許褚也知道就這一下自己的虎口恐怕已經被震得開裂了。

自他出道以來,這還是他遇到的第一個剛一交手就可以使他受傷的對手!

“叮,南宮七星武神技能發動,對於武王技能擁有者可額外造成1點武力壓製,許褚武力-1,當前許褚武力下降至106。”

“好小子,再吃某一棍!”南宮七星戰意更甚,他這一棍,縱然是入了天級的武者,也不是隨隨便便就可以接下來的。

眼前之人,可以接下他這一棍,足以說明此人縱然是放在天級之中也算是一個好手了。

“哈!起!”許仲康深出一口氣,手中大刀猛然迎上。

和南宮七星一樣,許褚也是一個力量勝於技巧的武將。隻是,同樣作為力量型武將,這種在力量上被完全壓製的感覺並不好受。

“轟!”連續結結實實地捱了這麼一道重擊,許禇整個人吼子都是一甜,但不服輸的他卻是將那口淤血生生地又給嚥了回去,整個人都被打得連人帶馬倒退了好幾步。

努力想要抬起自己的手臂,但麻痹的雙臂卻是一陣無力,但縱然如此,許褚卻仍是死死地雙手捏著手中的大刀不肯放手。

作為一名武將,手中的武器與自己的生命無異。在戰場,丟了自己的武器,很有可能也會丟了自己的生命。

“許兄弟莫慌,俺老雄來也!”一道粗暴的聲音傳來,一條長棍同樣在南宮七星向許褚掃過去的時候向其掃來。

“叮,雄闊海武王技能發動,基礎武力104,武王技能 3,熟銅棍、紫月雙斧 1,追風馬 1,當前武力上升至109。”

“轟!”兩棍相交,戰馬之上,雄闊海被一棍打得一個後仰,但片刻的時間卻又穩定了下來。

“許褚兄弟稍歇,由吾與再興兄弟會會這狂徒!”雄闊海單手擎棍,一邊防備南宮七星的同時,一邊向著許褚說道。

許褚的雙臂看起來被震得不輕,冇有個七八合的喘息的功夫,這手臂恐怕是無法恢複到正常狀態。

而就在剛剛這一段時間,楊再興也已經趕了過來。而且,雄闊海知道,己方可是同樣也擁有一名神級猛將的,估計片刻的功夫之後也應該趕過來了。

聞聽雄闊海之言,許褚也並冇有表示反對,他現在的雙臂痠軟無力,連手中的大刀也隻能勉強握住,強行參戰,根本冇有任何的意義。

與其如此,倒還不如休息片刻,隻需要片刻的功夫,他的雙臂就能差不多恢複過來。到那個時候,他再參與進去,才能真正給雄闊海他們提供幫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