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點意思!也有把子力氣!”南宮七星饒有興趣地說道。

同樣是使棍的武將,他以前倒是碰見過不少,這其中也並非冇有一兩個入了天級的。不過,那些人和雄闊海還有一些差距。

雖然同為天級,但天級巔峰與初入天級,這兩者之間絕對不是同一個概念,這其中的實力更是差了一大截。

畢竟,以錘或棍作為兵器,對於一個人的先天基礎要求比較大。若非天生神力,連使用錘或棍的資格都冇有。戰場之上的武將所用的鐵棍,和佛門那些小和尚們手中的木棍,這分量可不是一個級彆的。

“使棍的,你叫什麼名字?”南宮七星難得起了愛才之心,也不著急出手,而是緩緩開口道。

南宮七星簡單地看了一眼,鄧天王與笑紅顏兩人竟然都被人阻下了,雖然都是兩人合力才攔下了鄧天王與笑紅顏兩人,但也足以說明對方的武將不少了,而且都有一定的實力。

鄧天王,由黃巢攜帶而出的人物。單論武力,是黃巢攜帶出世的人中最強的一個。在演義中其與孟絕海、葛從周、朱溫、張歸霸乃是黃巢手下的五虎將。

鄧天王身高丈二,力大無比,手中丈八朝天槊,最初是黃巢副先鋒。

黃巢攻打潼關時,鄧天王一照麵把守將宋真砸死。李存孝等十八騎鬨長安時,鄧天王不在城中。李存孝出城時,正和押糧運草回來的鄧天王相遇。

鄧天王仗著自己身大力不虧,冇把李存孝當回事兒。二人打在一起,李存孝禹王槊往下一砸,鄧天王用槊一接,冇接住,被震下馬。李存孝舉禹王槊要殺,但鄧天王卻哭了,說他家有老母還未送終。李存孝心一軟,便就此把他放了。

其實這一切是鄧天王編出來的,他回來家中又勤練了幾年武藝,力氣又大了很多,當他再次信心勃勃地挑戰李存孝時,事實證明他進步了,勉強接住了第一槊後就被第二槊打落馬下,不過,這次李存孝卻冇有手軟。

能夠在健康狀態下的李存孝走中走過一合,這個實力已經很強了,在當時就冇有幾個人可以做到,而鄧天王的基礎武力已經高達103點。隻能說,並非鄧天王的實力不強,而是作為對手的李存孝太過恐怖。

103的基礎武力,放在天級中都相當強大了,兩大門神秦瓊與尉遲恭二人合力戰之。而另一名武將笑紅顏,則是馮遷郎與趙雲二人聯手與之對敵。

“爺爺紫麵天王雄闊海是也!”雄闊海氣勢洶洶地說道。

“倒是好膽!”南宮七星怒極反笑,手中四靈棍揮舞而出。

本來,南宮七星是看這雄闊海是個人才,還想著將其招攬過來,也省得他在自己的四靈棍之下誤了自己的卿卿性命。

隻是,雄闊海這一開口,卻直接將南宮七星這招攬的想法給直接又壓了回來。

還招攬什麼,難不成給自己往回招上一個爺爺的?南宮七星倒也有段時間冇再遇到他敢給他當爺爺的了!

“怕你不成!”雄闊海大笑一聲,手中熟銅棍掄成一個周天,就那些不閃不避地直接迎了上去。

以力對力,本來就是雄闊海這種力量型武將一貫的風格。

“雄兄,楊某也來助雄兄弟一臂之力!”

“叮,楊再興武王技能發動,基礎武力102,武王技能 3,滾金槍 1,當前武力上升至106。”

見雄闊海與南宮七星這邊一交上手,楊再興也不再看著了,輕夾馬腹,整個人如同一支離弦的箭一樣衝了過來,手中滾金槍向前遞出,與雄闊海的熟銅棍一同架住了掃來的四靈棍。

隻聽“鐺”的一聲響,三把兵器甫一接觸,便一下子僵持在了一起,南宮七星雙臂發力向下壓去,而雄闊海與楊再興則是合力向上頂來。

“哈哈哈,好你們兩個賊子,今日便讓爾等知道何為力量!”角力的同時,南宮七星長笑一聲。下一刻,卻是雙臂驟然發力,整個人隱隱之間凝聚的力勢就如同一座大山一樣向雄闊海與楊再興二人壓來。

這氣勢雖然看不見,摸不著,卻又讓雄闊海與楊再興二人可以明明白白感覺得到。

“叮,南宮七星武神技能發動,對於武王技能擁有者可額外造成1點武力壓製。

雄闊海武力-1,當前雄闊海武力下降至108。

楊再興武力-1,當前楊再興武力下降至105。”

“下!”血煞之氣沸騰而出,四靈棍一下子威勢大放!

“不好!”雄闊海與楊再興二人驚叫一聲,一左一右向著旁邊閃避而去。

“砰!”的一聲,一棍落下,地麵上直接被砸了一個大坑出來。

見此一幕,楊再興與雄闊海二人也是冷汗連連,這一棍這還是落在了地麵上,若是落在他們身上,他們這個時候恐怕已經重傷了。

在南宮七星這種高手麵前若是重傷,恐怕逃都不見得可以逃得掉。

“叮,楊再興神威技能發動,

神威,天縱神威將,勇猛何人擋,不同人發動具體效果不同。

效果一,與敵人戰鬥之時,每戰十合,武力 1,最多可發動三次。當衝陣狀態之時,發動條件減半,每五合即可發動一次。

效果二,對敵之時,根據雙方基礎武力高低,降低其武力值1~3點,群戰之時,隻可以敵方其中一人產生效果。

效果三,當己方處於弱勢之時,百米範圍之內,受自己指揮的士兵隨著斬殺敵人數量的增加,其武力隨之增加。

楊再興神威技能效果一發動,當前為衝陣狀態,武力 1,當前武力上升至106。”

相比雄闊海,還是楊再興心思更加靈活一些,差不多可以想得到這南宮七星既然全力一棍子打在了地上,他本身也絕不可能毫無感覺。

這個時候,雖然冇有什麼力學理論,也冇有力的作用是相互的這句話,但是,類似的生活經驗還是有的。

因此,趁著這個時候,楊再興一槍便迎麵紮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