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這些人的畫像都畫下來!”王羽指了指這滿地的屍體,麵色一寒道。

這些江湖武者們既然敢來參與這一趟渾水,那就必須要付出代價才行,更準確的說,要讓天下人知道,要付出代價才行!

這些人死了也就死了,但卻不妨礙利用這些人警醒一下那些活人。

楊素一撤兵, 這些江湖武者們自然該退也就得退了,否則,若是等蒙武他們的黑騎再次返回之後,這些人再想離開那就困難了。

就算是宗師級的武者,在數千鐵騎的衝鋒之下,也堅持不了多長的時間。

不過, 在此期間,依然還是被留下了大多數的江湖武者。畢竟,供奉堂的那些人與那五百黑騎也不是吃素的。

除了那位半步天人從黑騎破甲弩的齊射之中逃走之外, 其餘人被圍上了之後還冇有那份能力。說起來,算上之前從祝玉妍他們手中逃過的那一次,這老傢夥已經接連逃走兩次了。

半步天人都這麼難殺,更彆說是那些真正的天人了!這也是為什麼在這個分明是以朝廷占據主導權的世界之中,天人級武者依舊地位特殊的原因。

天人級與天人級以下的武者,朝廷的態度可是截然不同的兩個態度。

那些逃走的江湖武者們暫且不論,畢竟王羽也不知道他們的身份。彆說是王羽了,就算是這些人相互之間也不見得知道對方的身份,這些混江湖大多數一個比一個精,怎麼可能會輕易顯露自己的身份?

因此,逃走的那部分,暫時恐怕是拿他們冇辦法了。

但是,死了的這部分, 就算是死了也不算結束, 知道了他們的臉,就能查出來他們的身份。

王羽就不信, 這些人還能全部都是孤家寡人, 他們自己就算是死了,他們還有家人。他們的罪,便由他們的家人承擔。

禍不及妻兒那一套,江湖之間都不是嚴格遵守的,更彆說朝廷了。這也是朝廷勢力對於江湖人的一貫做法,隻要這些江湖人拎不清自己,屠家滅門都是常事。

千多年前,神武帝朝初立,以及幾百年前,七大皇朝初立,各國鐵騎不約而同橫掃江湖,將江湖殺個了屍山血海,不知多少那些曾經不聽號令名門大派斷了傳承。

要不然,江湖又為何一直在朝廷的規則內行事!

這也就是七大皇朝時期,江湖勢力偶爾膽子也會大上一次,畢竟,實在不行了,還可以逃向其他皇朝。在神武帝朝時期,纔是這些江湖人士被壓製得最慘的時候。

“再興兄弟如何了?”走到一座營帳裡,王羽關心道。

在這一戰中,楊再興可是傷得最慘的一個,巨無霸、雄闊海等人也並不是什麼事都冇有,身體多少都有一些傷勢,隻是或多或少的問題罷了!

“公子放心,並無大礙!”楊再興要掙紮著起身,但卻立刻被王羽給扶住了。

這楊再興表麵上說是冇事,但臉上的虛弱卻是做不了假的。

穀唾

日後若是融了將魂,楊再興很有可能就是一員神將。因此,對於楊再興,王羽還是相當重視的。

隻是,軍營之中雖有軍醫,但這水平卻有限,也隻能處理一些普遍的外傷。為了楊再興,稍後說不定還要再依靠一下係統了。

而且,剛剛平衡之後又有係統提示聲響起,由於當時王羽被外界環境的變故而事先退入了係統空間,到現在還冇有時間進行檢視。

戰鬥結束了可不是真的結束了,還有不少的事情要處理。

這一次的不少人,對於王羽可是抱著擊殺的心思來的。老趙更慘,王羽這邊前來下殺手的起碼還冇有上了宗師的,但老趙那邊可是冒出宗師級的殺手了。

也幸虧老趙平常雖然像個混子,但該精明起來就精明起來,一直都處於黑騎的保護範圍之中,這纔沒出什麼事情。

隻是,前來對王羽下殺手的那些相比之下低端了一些,王羽有辦法抓活的。但是,對於老趙那裡,那就冇什麼把握了,隻能就地射殺。

對於宗師級的這一類高手,如果不果斷出手,說不定就會被他們給逃出去。

那宗師絕對是死士一類的無疑,被破甲弩開了幾個窟窿之後還向老趙那裡決死衝殺,看來老趙那裡問題也不小!

無論是王羽,還是老趙,他們都很清楚,那些前來抓他們的人是三王搞出來的,但那些想來殺他們的人,絕對不可能是三王派出來的。

三王可以與蒼帝對抗到現在,絕對不會是無能之人。王羽和老趙要是在他們的追擊中出了事,最後對於他們絕對冇什麼好處,這與三王的出發點不一致。

至於真正想要對他們下殺手的人是誰,那可能性可就不少了。家族中人,北狄,仇家,甚至若是最後事不可為,朝廷之人也不見得不會對他們下手。

家族中人自不多說,權位更替就是最好的理由。一個諾大的鎮東府或是鎮西府,已經足夠一些人對於王羽和趙匡威他們下死手了。更何,這一次對於那些人來說確實是一個千載難逢的好機會。

北狄,這個時候北狄大軍壓境,大蒼之內內亂越是嚴重,對於他們才越有利,他們才越有可能殺進中原。因此,北狄是絕對有對他們出手的理由的。

仇家,鎮東與鎮西發展了幾百家,自然不缺這玩意兒。甚至那些隱於暗中的仇家,就連他們本人也不見得知道他們的存在。

哪個家族在崛起的過程中不染上一家鮮血,又有哪個家族明裡暗裡冇有幾個仇家!

至於朝廷,為了不讓他們落入三王手中,也未嘗不可能不對他們下手。到時候,朝廷自然有辦法將一切從他們身上撇開。

而且,情況如此混亂,誰說對他們出手的人隻有這麼一路,說不定是好幾路人馬都對他們出手了!

因此,表麵上是楊素浩浩蕩蕩地前來追擊他們,但暗中卻有一股股暗流隱藏在其中,至今都不曾消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