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桌上好說話,藉著酒勁,再加上楚擎天對王羽等人的印象不差。雖然楚擎天並冇有直接答應效忠,但已經同意和王羽他們前往北疆走上一躺。

而隻要楚擎天願意到北疆之中走上一遭,便已經足以達到他的目的了。

現階段,王羽可還冇有到了王霸之氣側露,四方英雄主動臣服的地步。他想要收服某個人, 還得靠水磨功夫才行。而似楚摩天這樣的神級武將,去哪裡都不會被人拒之門外,三王亦或是朝廷皆是如此。

因此,王羽的想法一直都是暫時先將楚擎天拐回燕北再慢慢收服,而不是想著讓對方直接倒頭納拜。

更何況,如今王羽在地位上終究還是有些不足, 對於這些達到神級的人才的吸引力度有限。王常可以允諾的一些東西, 但王羽卻不便輕易做出允諾。

當然,王羽在必要的情況下也可以許出一些空頭支票, 之後再由王常買單。若真的可以招攬到一員神將,對於王常、王羽父子而言,代出些許東西並不算什麼。

………………………

“好,好,好……”

大清早的,一陣陣震天般的叫好聲不斷傳來,本來正在用餐的王羽也被這一陣喧鬨之聲給吸引了出來。

隻見營地的正中央,巨無霸與楚擎天二人你來我往,“砰砰”的拳頭對撞的聲音接連不絕。原來,是這兩人大清早地就直接相互切磋了起來。

而在周圍,空閒的黑騎士兵們各自圍成幾堆為這二人呐喊助威。

“喝!看拳!”

“哈!也吃我一拳!”

看看兩人,同樣的肌肉男,同樣的力量型武將,正是棋逢對手, 將遇良才,一時間打了個難分伯仲。

“老雄,你看這二人誰勝誰負!”王羽走到雄闊海麵前問道。

基礎武力105與106的神將, 都屬於神將初階, 在未突破真神將之前,基本是處於同一水平的。誰強誰弱,還得看誰的技能更強勢一些。

因此,在這二人並未將自己的技能清楚明白地全部爆發之前,王羽並不能輕易做出判斷。

更何況,武力值也並不是唯一分勝利的要素,還得看這二人所處的環境與狀態等。比如說一個餓了好幾天的人很可能會被一個實力不如他的人斬殺。

當然,現在的巨無霸與楚擎天二人並冇有這種外在影響。

而雄闊海的實力遠在王羽之上,對於這兩人切磋的真實情況也看得更透徹一些。因此,王羽便直接向雄闊海問起了情況。

“公子!”聲音從背後傳來,無論是雄闊海,亦或是雄闊海身邊的蒙武、蒙恬二人便是要彎腰行禮,但卻被王羽揮手阻擊。

巨無霸與楚擎天二人的切磋,不僅吸引了那些看熱鬨的士兵們,甚至是將領們更加要感興趣一些。

因此,在安排好將領與士兵們正常防備巡查之後,蒙武也在聽說二人切磋之後被吸引了過來。

昨日蒙武並非跟隨王羽入林,也隻是後來聽巨無霸講過楚擎天是一個高手。但僅是如此,已經足以讓蒙武重視起來了。能讓巨無霸說成是高手的,這手中的本事又豈會差了!

穀軰

對於蒙武眼中的高手與巨無霸眼中的高手,這絕對是大相徑庭的兩個概念。

“公子,這兩位兄弟目前都遠未使出真本事,相互之間多有保留,一時之間恐難以看出誰勝誰負!”雄闊海思索之後回答道。

確實,巨無霸與楚擎天二人也隻是一次切磋,很多殺招都不適合用出,一時間,確實難以看出究竟是誰強誰弱來。

“哈哈!痛快,俺老楚好久冇打得這麼痛快了!再來!”楚擎天大叫著向著巨無霸攻去。

楚擎天的實力在達到一定程度之後,山林之間的那些猛獸們單個拿出來能夠對他造成的威脅就已經開始不斷變弱了。因此,他也確實很久冇有打得這麼確快了。

這一架,巨無霸同樣打得確實痛快。此前,巨無霸和楚擎天一樣,找不到什麼厲害的對手。

但自從加入了鎮東軍之後,易柯與王升之二人的實力都讓他眼前一亮。其中的易柯,巨無霸使出渾身解數之後也隻是取得了一絲微弱的上風。

之後麵對的南宮七星就更加恐怖了!

神級武將基本都是驕傲的,可是,巨無霸雖然驕傲,但也不得不承認,南宮七星是真的很強。如果僅僅隻有他一人獨自麵對南宮七星的話,說不定連逃生的機會都不見得可以找到。

這纔多久,他就又遇到了一名實力如此強大的對手。

果然,作為一名武者,還是得出來走一走,才能見識到更多的強者。

“巨兄,可敢來較量一下兵刃!”打到中間,被越出地激出了戰意的楚擎天興致沖沖地道。

他們二人手中的功夫,有很大一部分都在兵刃之上。若是較量兵刃,才能更好地展現出自己的本事,才能真正地分出高下來。

楚擎天初至,不知軍中規矩,因此,興致來了就直接提出了這麼一個要求。但巨無霸不一樣,他不可能就這樣直接應下。

比較拳腳與比試兵刃,以他們二人造成的破壞這可不可同日而語,而且,這麼小一個場地,四周皆是帳蓬,也不好讓他們徹底發揮。

若要較量兵刃,肯定是要先清理場地的,這個主,巨無霸卻不會自己去做。因此,巨無霸下意識地便忘向了王羽所在的位置。

剛好,王羽也想親眼見一見這楚擎天的真本事。因此,並冇有拒絕巨無霸他們的這個請求。

輕聲示意,蒙恬當即下去為他們去清理場地去了。

蒙恬向來都是一個乾淨利落之人,片刻的功夫之後,就已經辦好了要辦的事情。

兩人兩馬靜靜地立於正中,這二人俱都如同一座鐵塔一般,其中一人手中提著一柄長刀,而另一人掌中則是握著一根長棍。

這棘鬼棒便是楚擎天的兵刃,棒身通體幽黑,首尾兩端漸粗,並分佈著一根根散放著寒光的倒刺。

這兩人皆是凝重地觀察著對方,尋找著對方的破綻,也尋找著最佳出手的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