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道理,擁有四個技能的巨無霸在同級彆之中還是相當強勢的。

而且,巨無霸的四個技能是能夠同時發動的,不像鐘離莫,相互之間存在一定的衝突,無法四個同樣產生作用,最多也就3個而已。

隻是, 從楚擎天的技能效果來看,這一次,巨無霸的這個負麵壓製技能效果明顯是無法產生實實在在的作用了。

“叮,楚擎天狂戰技能效果三發動,心懷不懼,方能翱翔於天際。當受到敵人的負麵效果影響之時, 心無畏懼之時, 即可對自己產生增幅,每受到敵人的一次負麵技能效果影響之時,即可對自身產生兩點武力的增幅,最多可發動兩次。

當前楚擎天武力 2,其武力上升至117。”

“叮,楚擎天狂戰技能效果二發動,心中戰意不失,當敵人武力值超過自己之時,武力隨之增加。每發動一次,武力 2,最多可發動三次。當前第一次發動,武力 2,楚擎天當前武力上升至119。”

“轟……”

合扇板門刀大開大合,剛猛無匹。

棘鬼棒橫掃千軍, 不避不閃。

這兩人一觸即分,胯下的戰馬嘶鳴,朝著天空咆哮, 就連畜生都已經通靈, 感受到了這一戰的豪情, 體內的鮮血在燃燒!

兩人氣吞山河,兵器交擊的聲音源源不絕,眨眼的功夫,這兩人之間就已經交手了好幾十回合。

“錚!”

又是一聲巨響,兩者的兵器在空氣發出尖銳的爆鳴聲,成片的火星頓時飛起。

兩者的兵刃擦著錯身而過,巨無霸長嘯一聲,調轉馬頭,再次向著楚擎天殺來!

“楚兄弟,再次試試吾這一招!”出刀的同時,巨無霸的聲音也隨之響起。

“叮,巨無霸力極技能效果一第二次發動,武力 4,當前武力上升至122。”

合扇板門刀舞動起來,勢大力沉,如同有劈開天地的威力透發出來。

“來得好!”楚擎天一聲雷喝,但麵對巨無霸的這一刀,卻是不敢大意,整個人的神情都開始變得嚴肅了起來。

到底是巨無霸也是入了神級武將的,麵對巨無霸的全力一擊,楚擎天隻能夠全力應對,不能有一絲一毫的鬆懈。

“叮,楚擎天蠻獸技能發動,

蠻獸:蠻勇當先霸天下,鋼筋鐵骨戰獸神。

效果一,獸血沸騰,當自身戰意激盪之時,武力 5。

效果二,大幅度強化自身五感,敵方若使用偷襲手段之時,免疫敵方全體一半負麵技能效果。

注:隻有在敵方偷襲之時,免疫效果方可生效。敵方偷襲結束後,此技能效果失效。

穀鮷

效果三,單挑之時,壓製對方武力值1~5點;群戰之時,壓製對方全體武力值1~4點。

效果四,蠻獸戰吼,怒髮衝冠一聲吼,千軍萬馬皆顫抖,可大幅度降低自身三百米範圍之內敵軍士氣。”

隨著楚擎天的第三個技能效果爆發出來,他的技能效果也差不多在這個時候展露完畢了。

三個技能全部爆發之後,楚擎天的實力還是非常可觀的,最後的武力足足可以高達128點。要知道,這個時候的楚擎天可還並冇有達到巔峰。

等到楚擎天達到巔峰之後,恐怕到那時候他的武力已經可以爆發到130乃至是以上了。若是有朝一日楚擎天可以突破到真神將,恐怕就不見得會比南宮七星弱了。

看來,他這一次還真的算是撿到寶了,拐回來一個了不起的存在。

而且,楚擎天技能之中的壓製效果也相當不弱,單挑時最多可以產生5點的武力壓製,群戰之時也可以產生4點的武力壓製。

負麵壓製的技能效果還是非常有用的,像雄闊海、楊再興等人為什麼在配告巨無霸在對戰南宮七星之時會如此艱難,不就是因為南宮七星的負麵壓製效果一套下來直接相當於將他們的實力打落了一個階段嗎!

除此之外,這蠻獸技能之中的效果二也是一個亮點。

從古此今,有多少名將是殞命於敵人的暗箭、暗器等一係列的偷襲之下。楚擎天擁有這麼一個技能效果,可以說在複雜的戰場之上生存能力直接大增。

“叮,楚擎天蠻獸技能效果一發動,獸血沸騰,當自身戰意激盪之時,武力 5,當前武力上升至124。”

棘鬼棒震顫不已,棒端的倒刺之上,一道道寒光透發,瞬息向著合扇板門刀迎了過去。

“哢!”

棘鬼棒與合扇板門刀刀刃上的圓環勾在一起,令人牙齒髮酸的聲音響起,正在對戰的兩人卻像是什麼都冇有聽到一樣。兩人都暗自發力,想要將對方的兵刃拉扯過來。

“來!”巨無霸狂嘯,雙臂之上有如青筋暴起,竭力地拉扯著自己的合扇板門刀。

巨無霸自認自己一身神力蓋世,因此,不願在這比拚力量之上輸了氣場,因此,就這樣和楚擎天僵持了起來。

“啊!”楚擎天同樣不肯主動變招,就這樣和巨無霸死死地較量起了力量。

如果是在戰場之上,他們兩個人自然不會用這種笨拙的方法。但現如今也隻是一場切磋罷了,究竟用什麼方法分出勝負並不重要。

場地中央,這兩人因長時間過度使勁而麵色通紅,血氣上湧。不過,這兩人卻依舊誰也不肯主動放手。

楚擎天的狂戰技能必須等到巨無霸的武力值高於他時纔可繼續爆發,不過,很顯然,現在的巨無霸並無法滿足這個條件。因此,這兩個人大概維持在了同一個水準之上。

“令先生!麻煩將這二人分開吧!”看到這一幕,王羽也隻能麻煩一下令東來了。要是再繼續這樣下去,指不定什麼時候纔能有個結束。

也不見令東來如何動作,下一刻便已經出現在了巨無霸與楚擎天二人的中間,掌心之中罡氣湧動,簡簡單單的一掌拍在兩人的兵器之上,這兩人互相拉扯多時本就消耗不少,此刻更是全身一震,手中的力氣下意識地鬆懈了幾分,本來糾纏在一起的兵刃也互相掙脫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