俗話說,來得早,卻不如來得巧。如今,王羽就是這麼一種情況。

就在王羽剛剛返回燕北,並趕到天狼關的時候,正如是北狄再次前來挑戰之際。

一路進入燕北,王羽並冇有在任何地方停留, 也冇有返回家中,而是一路直接狂奔到了抵禦北狄的最前線天狼關。

這一路上,王羽皆是在全力趕路,但卻並不清楚,他與趙匡威雖然各自安全地回到了各自的目的地,但一些事情的潛在影響卻並冇有結束。

信報上能夠呈現的內容有限,可供奉堂那些人作為那一戰的目擊者可是描述得就極其詳細了。

隻是, 這一戰中的一些事情,卻有些揪動了蒼帝的心神。

巨無霸, 此人的出現,也就代表著鎮東軍再次出現了一名神級武將。

易柯,王升之,再加上被稱為鎮東軍第三神將,但卻由於很少出手,以至於外界基本不知道其實力深淺的後羿,再算上現在冒出來的這個巨無霸,現如今,鎮東軍已經有四名神將了。

再加上之前就已經浮出水麵的令東來,鎮東軍一名名新的高手出現,蒼帝不可能視而不見。

還有雄闊海、馮遷朗、楊再興、許褚等人的出現,鎮東軍潛在實力的不斷壯大,特彆是處於現在這樣一個內憂外患的情況之下,已經讓蒼帝不斷憂心了起來。

不過,也正是因為現在大蒼處於一個內憂外患的大環境之中,蒼帝雖然憂心,但也不可能會在這個時候做出什麼動作, 隻能將這件事情暫且擱置了起來, 先處理其他的那些麻煩的事情。

以大蒼現在的這種情況,四鎮將軍府可絕對不能再出亂子了!

“楚西釗可曾動身!”蒼帝平平淡淡地說道,言語之間聽不到任何的感情,感覺他就像是對這件事情毫不關心一樣。

此時的蒼帝,雖然整個人看上去依舊像往常那樣神采奕奕,但臉色上卻露出一絲難以掩飾的蒼白之色。他的身體本來就出現了一些問題,這段時間以來,有著各種事情的操勞,現在也隻是在強撐著罷了。

“陛下,大將軍已經出發了!”寧不棄與商正洛二人在底下及時出聲回道。

寧不棄,商正洛,他們兩個人就是朝廷南北衙的兩位衙主,前者乃是朝廷的南衙衙主,而後者則是北衙衙主。

南北衙,南衙主內,北衙主外,共同構成了大蒼朝廷最龐大的一個情報機構。

楚西釗原本處於北疆,那裡既關乎大蒼之內的情況,又關乎大蒼之外的情況,因此,這件事情,寧不棄與商正洛這兩人都在跟進。

北狄於大蒼而言,最主要的進攻方向還是在鎮北將軍府這邊,鎮東將軍府這裡並不是主要的方向。但連鎮東將軍府那裡都聚集著至少四十萬的北狄兵馬,更彆說是鎮北將軍府那裡了。

這段時間,鎮北將軍府與北狄之間的戰狀更是激烈無比。

楚西釗步步為營,穩紮穩打,再加上有暴將軍的配合,也算是接連取得了好幾場勝利。不過,隻可惜都隻是一些小勝,對於北狄造成的傷亡並不算大。

畢竟,北狄那裡同樣英傑輩出,人才層出不窮。不隻中原有神級統帥,北狄那裡可同樣存在。

穀斪

而且,現在的楚西釗不比當年名聲不顯,全天下人都知道楚西釗的厲害,麵對他的時候,不會再有任何的大意。這在無形之中,更加增添了楚西釗破敵的難度。

而戰場之上,最直觀吸引人的就是那些猛將之間的戰鬥了。

呂神魔作為龍虎風雲榜之上的老牌猛將風采依舊,就算是麵對這個四方群煞榜的榜首拓跋龍象,也並冇有敗下陣來。

隻是,在那些實力足夠高強的人的眼裡看來,在他們兩個人之間對戰的時候,呂神魔依舊還是處於了微弱的下風之中。

除了這兩個人之外,拓跋部新近湧出來的高手拓跋朗司馬,同樣在最短的時間之內迅速成名,成為了北狄之中又一個蒸蒸而上的新銳。

拓跋朗司馬在短短兩天的時間裡,就先經先後打敗了鎮北軍的兩大神將烈山與蕭玄蕭繪卿二人。隨後,更是再次拿下了呂神魔不久前新招收的義子呂布。

這呂布乃是這一次呂神魔跟隨楚西釗前往鎮北軍的半路上遇到的,更準確的應該說是呂布主動找上呂神魔的。

當然,呂布最開始的目的乃是為了挑戰呂神魔。而在最開始的時候,呂布也不過隻是區區的一介平民,這呂神魔自然不是他想挑戰就可以挑戰的。

呂布直接一上去就攔截住禁軍便大言不慚的放言道要挑戰呂神魔,禁軍自然不可能會給他什麼好臉色。

隻不過,呂布先後搞定了兩名禁軍之中的天級武將,在交手之中暴露出來的血煞之氣,也暗示了呂布神級武將的實力。

因此,那些識眼色的先鋒將軍直接將這一情況並報給了楚西釗和呂神魔。由此,呂布最後也終於如願以償地見到了呂神魔,並且發起了挑戰。

呂神魔的基礎武力已經達到了109點,再進一步的話,甚至已經可以打到神將的巔峰了。而呂布的基礎武力隻有106點,也不過隻是神將初階罷了。

而且,呂神魔可是一個妥妥的真神將,但呂布卻隻是一個普通的神將,他們兩人這中間的差距可想而知。

因此,呂神魔很輕鬆地就將呂布收拾了一頓,將剛剛出道,還正值意氣風發的呂布狠狠地打擊了一頓。

而呂布好歹也是一個神級武將,雖然在呂神魔手中的表現有點慘,但這也隻是因為呂神魔的實力太強,而不代表這名神級武將的實力弱。

因此,楚西釗不出任何意外的看上了呂布,想要利用好這一份送上門來的戰力。

隻是,接下來,呂布的一句話卻直接將楚西釗乃至呂神魔全部搞蒙逼了。

“呂布飄零半生,隻恨未逢其時,公若不棄,布願拜為義父。”

此話一出,直接讓楚西釗與呂神魔給生生地吞下了接下來想要說出的話。

但至少,楚西釗的目的算達到了,接下來可以好好的利用這一份白來的戰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