輕輕走出房門,果然一行共計十人靜靜地站在屋傳。其中,一人在前,九位身負長劍之人在後。這十人,年齡大小不一,小一些的不過二八不到,年齡大些的,已有四旬之數。

而這十人不遠處,令東來的身影悄然而立不知多久,但這十人卻無一人察覺。

在這十人到達之時,令東來便已經出現了。隻是,係統植入身份之時自然不會缺了令東來的那一份。因此,令東來也知道這十人乃是王羽的死士,這才任由其進入列王羽所在的小院之內。

微微用係統檢測了一眼,除了趙高、掩日、斷水等之外,有一半人因為年齡的緣故距離他們的巔峰還差一些。

甚至那雙胞胎此時還未入宗師,不過,索性這批人的巔峰最少也是宗師初期。而且,一個個的,即使冇有達到巔峰,但距離他們的巔峰也差的不遠了。

“趙高,汝隨我進來!”望著遲到來的十人,當目光落到一具凹凸有致的身體之時,王羽的目光不由得多停留了一刻,而後纔將視線重新轉移到了趙高的身上。

屋內,也不知王羽與趙高究竟是在說些什麼,總之,等到了一個多時辰之後趙高的身影纔再次出現在屋外。

“公子!”一道清冷的聲音驟然響起。

“摘下你的麵具!”望著這道出現的身影,王羽出聲命令道。

這道身影的主人不是彆人,正是越王八劍之一的驚鯢。來的這九位劍手之中,其餘八人王羽儘皆交給了趙高,讓趙高去完全他交代下來的任務,而唯獨留下了驚鯢。

當這張無暇的麵龐出現在王羽的麵前之時,王羽不自覺的呼吸都粗重了幾分。

輕輕地扶摸著這張純淨的麵容,王羽心中的火氣不由得又重了幾分。

王羽在穿越之前,好歹是個富二代,自然不會連一個女朋友都找不到。如今,重生之後,身世比之前還要高上不知多少倍,但卻已經有四個多月未嘗肉味了。

今日,看到驚鯢那凹凸有致的身段,以及加上前世中所看到的動漫的影響,心頭不禁開始心猿意馬了起來,一些想法也就隨之誕生。

“你叫什麼名字?”王羽猛然起身,將她摟入懷中,向著懷中的可人兒明知故問道。

“驚鯢!”清冷的聲音再次響起,但臉上卻隱隱地眨起了一絲羞紅。她並冇有絲毫的反抗,她是自小便為王羽培養的死士,無論是她的身體,亦或是她的生命,王羽都可以隨時拿去。

“你應該知道,我指的並不是這個!”王羽露出一絲邪笑道。

“奴家…名為田言!”驚鯢的話語之中不由得帶著一絲顫抖,一隻大手不知道何時已經覆蓋到她的一雙飽滿之上。

也不知道對方究竟是如何發育的,她現在被植入的年齡也不過比王羽大三步罷了。而且,田言十八歲便已入宗師,這讓被稱為大蒼十大天驕的王羽也有些自愧不如了。

畢竟,彆說是十八歲了,王羽甚至都冇有把握在二十歲之前進入宗師。16到20歲確實是一個快速成長期,但那更多是針對於外功,內功可一般是活得越老便越強。

“你可願意?”王羽很是矯情地問道,好似對方不願意他就不會強迫了一般。

輕輕點了點頭,此時她的麵色已是粉紅一片。她雖然是從小被培養的殺手死士,但同樣是一個未經人事的處子。

……

(…………………這塊發不出來,冇辦法呀!)

“對了,從今日起,你的名字叫田言,不再是驚鯢!”走出房門之時,王羽意有所指地說道。

……

一路哼著歌聲漫步在青石路上,望過數個庭院之後王羽才稍稍收斂了一些,再次恢複了之前的一本正經。

“見過三叔!”恭恭敬敬地行了一禮,王羽便老老實實地站到了一旁,準備聽聽他的這個三叔叫他來究竟是做什麼。

“昨夜你的那幾個死士到了?”揮手示意讓王羽做下來,王遠靜靜地說道。

若是天人級的高手進出府邸,王遠還可能察覺不了。可趙高一行人終歸還處於宗師境界,甚至未達宗師,王遠自然不可能不會察覺不到。

隻是,因為王遠早已便接到了王常的訊息,知道這幾日這些人也該到了。再加上,王羽身邊有令東來這位高手相護,王遠這纔沒有多管。

否則,或許王遠拿不出抵禦趙高這一行人的力量,可僅僅隻是造出聲響,引來巡視帝城各處的禁軍還是很容易的。

“三叔慧眼,確已於昨夜到來!”王羽微微頷首,並冇有想過什麼隱瞞,根本冇什麼必要。

“嗯!”聞言,王遠也瞭解地點了點頭。那十人的力量放在整個王家之中都是一股舉足輕重的力量。

若是正常情況下,這麼龐大的一支力量自然不會交由王羽掌握。隻是,當初王家訓練這麼一支力量本就是給王羽訓練的,一個家族的族長,除了要保持外表光鮮亮麗之外,一些辦臟事的手段也得擁有。

而最初,王羽便是被當成未來的族長培養的。

本來,以王家為王羽這一隊人手提供的資源根本不足以將這批人培養到如此的地步。

可後來,皇室出身皇甫雨薇同樣投入了巨量的資源。再加上,或許這隊人的天賦確實足夠優秀,這纔有了這個死士小隊的誕生。

“你這個年紀,貪歡可以,但有些人卻不能夠放到明麵上來!彆忘了,你這次前來京都都需要做哪些事情!”王遠似乎是意有所指地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