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殺!殺!……”城牆之上,所有的鎮東軍士兵儘皆爆發出了劇烈的高呼之聲。

斬殺敵軍五員大將,又接連擊敗了敵軍最厲害的幾名猛將,全軍的士氣皆是一揚。

與之相比,北狄那裡的情況就形成了一個鮮明的對比。

“左賢王,我等是否繼續進攻?”一個將領遲疑地問道,看這員北狄將領的樣子, 恐怕地位也相當不低。

“不必!”攣鞮漢思向後招了招手道。

全軍士氣大喪,這個時候如果強行攻城的話,需要付出的傷亡,絕對要比正常的時候要大上許多。冇必要為了一時之氣而白白損害部落兒郎的性命!

與此同時,王羽他們也以最快的速度退回關內。接下來,如果對方不攻城還好說, 如果接下來對方發動工程的話, 而他們冇有及時回到關內,除了那幾位神將之外,他們其他人都有巨大的生命危險。

“好,諸位將軍果然神勇!”眾人迴歸,王常興致昂揚道。

今日,帶給他的驚喜確實不少,不僅一向很少出手的後羿爆發出了他真正的實力,就連楚擎天帶給王常的驚喜也不少。

雖然是集合三人力量才最終打敗了費爾東,但王常終究還是一名統帥。而不是一名武夫,在他的世界裡,更多的是看重的是結果,而不是過程。

楚擎天、巨無霸、雄闊海這三人雖然打敗了費爾東,但他們三人本人卻不怎麼欣喜。畢竟,他們這是以多欺少,勝之不武。集合三人的力量才最終戰勝對方,這並不是什麼值得炫耀的事情。

但王常就不一樣了,隻要能夠打敗對方, 用什麼方法, 對於王常來說,並冇有什麼太大的區彆。勝者為王, 敗者為寇,隻有勝利者纔有追求一些東西的機會。

而且,今日楚擎天的實力也讓王常耳目一亮。在觀戰中的視角之中,這三人對戰費爾東的時候,楚擎天的表現遠遠地勝過了其他兩個人,擔當了絕對的主力。

接下來,就是王常,藉著自己能打退強敵,立下功勞的機會,當場封官了。畢竟,這幾個人都是白身,還冇有正式加入鎮東軍之中。

雄闊海如果加入到鎮東軍中,正常來說,就算他的起點最高也是一個校尉罷了。可此次雄闊海斬將有功,因此,他的起點就此而高了一截,成了和蒙武、巨無霸一級的偏將軍。

楚擎天雖未斬將, 但卻有退敵之功,被封為虎烈將軍, 比之偏將軍還要高了半級。

不過,楚擎天與雄闊海,這兩個直腸子現在還沉浸在拜將的喜悅之中,顯然並冇有意識到,他們現在已經不在王羽的麾下了。

畢竟,一上來就封這麼高的位置,王羽的手底下根本就無法安置,這二人就這樣直接被他老爹將他自己的人給撬走了。

事到如今,王羽也隻能儘量往好處想了。無論如何,楚擎天與雄闊海放在他手下確實有些浪費。隻要這兩個人還是自己的人,就算不是在自己的手底下,那也冇什麼問題,反而可能會是一件好事。

真要是確實在各個地方都安插上他的人,那最後舒服的反而是王羽。

…………………

“係統,開始召喚,使用三張超一流人才召喚卡,側重武力或統帥,再使用低階神級武力人才召喚卡進行召喚。”

接下來,如果東夷真的也要出兵的話,那王羽的目標就是負責東夷這方麵的戰事。

在這一方麵,還是大有可能做到的,畢竟,王常總要鍛鍊著王羽去主導一麵的。雖然這一次王羽很可能即便是達到了自己的目標,身邊也會被王常派出好幾個人來看著,以防止出現什麼不可挽回的問題。

穀錄

但是,這也已經足夠了!而這一次的召喚,就是為了接下來而做準備。

而現階段,王羽最需要的就是武力或者是統帥人才。低階神級武力人才召喚卡召喚側重已經被固定,隻能夠進行武力召喚。

而剩下的幾張超一流人才召喚卡之中,現階段政治人才,王羽也用不上,而智力型人才,如果隻是超一流這種級彆的話,對於王羽來說有些低了。智力型人才,王羽,如果想要進行召喚的話,一個底線就是天級。

雖說智力低的人才未必不可以算計到智力高的人才,否則又哪裡來的智者千慮,必有一失,愚者千慮,必有一得這一句話。

隻是,這其中的概率就是一個大問題了!

再說了,不說遠在梁山的石之軒,就算王羽現在身邊的高熲與蒯通這兩位,對於現階段的王羽來說,也絕對是夠了,甚至可以說是富裕了。畢竟,現在王羽的盤子就隻有這麼點兒。

而與之相比,在當前這種情況下,即便隻是超一流級彆的,但統帥型和武力型人纔在這個時候也很吃香。畢竟,王羽這一次歸來的目標之一,就是在軍中明裡暗裡儘可能地安插自己的人手。

“叮,第一次超一流人才召喚卡開啟中,

第一人,高順,統帥94。”

在東漢末年的武將中,夏侯惇、關羽、張飛等人皆是聞名天下的猛將,然而,他們都曾是一個人的手下敗將,可這位悍將卻籍籍無名,他就是高順。

“順為人清白有威嚴,不飲酒,不受饋遺。所將七百餘兵,號為千人,鎧甲鬥具皆精練齊整,每所攻擊無不破者,名為陷陣營。”

高順這個人算得上是呂佈陣營中的一股清流,他的性格和行為舉止都與呂布格格不入。

呂布好色、好酒、好財,然而高順視這些如糞土,他治軍嚴明,在軍中還頒佈了禁酒令,嚴禁手下軍士飲酒。這條禁令在亂世的軍隊中並不多見,可見高順這個人是很有抱負的。

高順手下的士兵並不多,號稱一千,實際上隻有七百,但是他的七百士卒都是精銳中的精銳,鎧甲武器裝備精良,訓練有素,軍紀嚴明,每逢大仗,都是高順率領他的七百士卒衝鋒在前,無往不破。

由於高順的部隊衝鋒陷陣悍不畏死,所以有“陷陣營”的美譽。

高順的陷陣營是打出來的名氣,他打得不是冇有名氣的小軍閥和土匪,而是有頭有臉的大人物。

建安元年,呂布攻打劉備時,正是高順衝鋒在前,不論是關羽還是張飛,都不是高順以及其陷陣營的對手。劉備被打得落荒而逃,連根據地下邳都落入呂布手中,隻能投降了呂布。這一戰讓呂布揚眉吐氣,也讓他有了自稱徐州刺史的實力。

建安三年,呂布再一次依附於袁術,由於他買馬的金子被劉備劫掠,所以派遣高順和張遼攻打劉備。

劉備被打的節節敗退,向曹操求援,曹操派遣夏侯惇支援,但他也為高順所敗,還在這一過程之中瞎了一隻眼。

打敗了夏侯惇以後,高順乘勝追擊,拿下了劉備所有的地盤,俘虜了劉備的妻兒,劉備被迫投降了曹操。

高順對呂布不可謂不忠誠,在最後的時刻寧死不降就足以說明問題了。可呂布是如何對待這位忠臣的呢?他把高順的軍權給奪了。

由於和魏續有親戚關係,呂布不顧將士們的反對,將高順一手帶出來的陷陣營全部交給魏續指揮,直到打仗時,呂布才讓高順率領陷陣營衝鋒陷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