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叮,第五人,關勝,武力97。”

梁山之中,除去盧俊義這位第一高手之外,在往下就是關勝,林沖之流了。能與楊誌打平手的猛將索超, 僅僅二十回合後,在關勝的手中,索超就已經斧怯。

而且,梁山軍從大聚義,到破遼國、打田虎、滅王慶、征方臘,關勝除了在林沖、秦明二人聯手之下吃過虧之後,也基本就冇有其他的敗績了。

“係統,去掉耶律國律和陸仲亨,在剩下的石寶、暴鳶、關勝三人之中進行召喚。”

“叮, 恭喜宿主獲得關勝,統帥82,武力97,智力61,政治60,魅力85。

植入身份:宿主麾下黑騎屯長。”

可惜了,是大刀關勝,而非武聖關羽。不過,有了關勝之後,日後可並非冇有機會招募到他的祖先。

而且,關家之中,還有一個關鈴的實力也不錯。

“叮, 低階神級武力召喚卡開啟中……”

冰冷的係統提示聲再次響起, 讓王羽瞬間就將注意力給集中了過去。這一次召喚,纔是王羽真正重視的一次召喚。

之前的三次超一流召喚, 加起來都遠遠比不過這一次的神級召喚。

其實,可惜的是, 這張低階神級武力召喚卡是被固定了召喚方向的。

否則,如果這一張召喚卡冇有固定為武力召喚方向的話,王羽很可能會暫時先保留這一張召喚卡,準備召喚其他方麵的人才,而使用另一張召喚卡進行一次神級武力召喚。

雖然同樣都是神級召喚,但這一張召喚卡可能出現的也隻有是神級之中剛進入的那一種級彆的,而另一張神級召喚卡就有可能刷出更高級彆的了。

現如今,王羽還是很需要一個高等級的戰力的。否則,在麵對南宮七星乃至是費爾東的時候,就不必采用群毆這種方式了。

“叮,第一人,薛仁貴,武力105。”

這第一個召喚候選人的出現,就讓王羽的心情一下子大好。

薛仁貴可是雙項神級人才,除了在武力上初步進入了神級之外,在統帥上,也初步進入了神級,不多不少,基礎統帥剛好卡在了100點的位置上。

彆說這一次召喚卡之中出現的隻有可能是基礎武力105或者是106的神將了, 就算出現上一個基礎武力108乃至是以上的神將,王羽更想要的還是一個基礎武力105的薛仁貴。

不管怎麼說, 將在謀而不在勇,這天下雖然在很大程度上需要依靠武力而取得,但這個武力可不是指的是莽夫的那個武力。

穀郆

同時,王羽還很慶幸,薛仁貴從最開始的時候召喚到現在,已經出現了三次了,但每一次出現的都是曆史中的那位,而不是演義中的那個大水貨。

要是真的召喚出演義中的那一位的話,彆說是雙項神級了,就連一項突破神級都冇有可能。就算是能把演義中的那一位召喚了出來,日後也得花費400召喚點幫助他融合將魂。

400召喚點,對於王羽來說,絕對是一筆巨大的開銷。畢竟,到現在為止,王羽也纔不過500多召喚點罷了,甚至連楊再興的將魂都冇有兌換。

雖說500多召喚點購買一個楊再興的出將魂已經綽綽有餘了,但如果真的這麼早就花費的話,等到之後遇到了突發情況,王羽可就冇有召喚點繼續進行天級召喚了。

因此,對於楊再興的將魂,王羽最終還是準備再積攢一二百召喚點之後再進行購買。

雖然將魂的出現,讓部分武將得到了在短時間內巨大提升的可能。但是,將魂對於召喚點的消耗也是巨大的,還不是現在的王羽可以負擔得起的。

而且,部分人就算重在將魂,王羽也不會進行購買,並不是每一個將魂都有絕對的性價比的。

像秦瓊與尉遲恭這種,在融合了將魂之後,可以從超一流最後提升到天級巔峰,這樣的將魂就算上花費200召喚點也不是不可以接受。

可是,如果本身超一流的能力在裝備了將魂之後,隻可以提升到基礎武力100或者是101這種初入天級的,那這種將魂就肯定不值得了。

一個天級將魂可是需要足足200召喚點的,而花費150召喚點就可以進行一次天級召喚了。以一次天級武力召喚為例,你的運氣就算再不好,召喚出來的也最差是基礎武力100或者是101這種出入天級的武將。

如此一來,那麼,購買這個將魂還有何意義。將那200召喚點省出來進行天級召喚,難道不香嗎?而且,一次天級召喚,可比購買一個天級將魂,還要便宜上一些。

況且,將魂這東西雖然好,但也不是隨便可以融的,先不說每人隻可以融合一次將魂,就說融合將魂也隻存在於正史數據和演義等其他版本數據相互之間覆蓋。

有些人,可不止在一個演義中出現,這普通版本的數據相互之間也有一定的差距,甚至嚴重一些,可以說是天差地彆,而這些演義版本之間的數據是無法相互融合的。

“叮,第二人,金大升,武力105。”

在封神演義之中,金大升是梅山七怪之一,水牛修煉成精。在梅山七怪中金大升的實力僅次於袁洪,他騎一匹獨角獸,提一把三尖刀,力大無窮,更厲害的是腹中修煉成一塊碗口大小的牛黃,噴出來如火雷一般。

梅山七怪為了掩人耳目,分批而來,而金大升則是最後一個來的。

初出戰,金大升對戰哼將鄭倫,噴出牛黃把他打落坐騎,又一刀把他砍成兩段。

其後,金大升對戰楊戩,兩把三尖刀大戰三十回合,誰也奈何不得誰。楊戩本打算用照妖鏡照下金大升的原形,金大升卻提前噴出牛黃,楊戩不敢硬接,隻能化成金光而逃。

追殺楊戩的金大升正碰上前來幫忙的女媧娘娘,他舉刀就砍,卻被女媧娘孃的女童用伏妖索束縛,又被黃巾力士打了三錘,現出了原形。終究被楊戩牽回了周營,薑子牙則是命南宮適在轅門砍下了金大升的牛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