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克讓、裴元慶、薛仁貴、金大升、聞仲,這五個召喚候選人之眾,薛仁貴與聞仲這兩個人肯定是要保留的。

薛仁貴的屬性已經出現過了,雙神級人才無疑。聞仲雖然暫時隻出現了武力這一項屬性,但聞仲一生南征北戰,百戰不殆,他的統帥也絕對不可能會差。

況且, 《封神演義》第一回就直接說了,文有太師聞仲,武有鎮國武成王黃飛虎,文足以安邦,武足以定國。聞太師居文臣之首,是托孤重臣,也曾經向紂王上陳十策。從這些方麵來看,他的政治屬性恐怕也不會差。

而剩下的三個人之中, 金大升的實力, 雖然在這三個人之中並不算是突出的那一個,但奈何人家的後援團強大。在這一方麵,裴元慶與曹克讓就有些不如了。

因此,綜合考慮過後,王羽最終選擇去掉曹克讓與裴元慶,在剩下的薛仁貴、金大升、聞仲三人之中進行召喚。

“叮,恭喜宿主獲得聞仲,統帥100,武力105,智力90,政治91,魅力96。

植入身份:道家弟子,受道家一位隱世高人之令下山尋訪明主,也就是宿主,在合適的時機將會出現相助於宿主。

攜帶雌雄蛟龍雙鞭,墨麒麟。

攜帶7人:分彆為金靈聖母、吉立、餘慶、鄧忠、辛環、張節、陶榮。”

聞仲的屬性, 似乎是有些出自王羽意料之外的強,居然和薛仁貴一樣, 在統帥和武力這兩項上都達到了神級。

而且,其他的幾項雖然冇有達到神級,但最低也在超一流的底線之上,都達到了90點或者以上,已經可以說是一個超級全能型人才了。

而且,這聞太師攜帶的人物,也相當有水準,最強的一個自然是聞太師的師傅金靈聖母了,作為截教通天教主門下四大弟子之一,僅次於大師兄多寶道人的女仙之首,她的實力絕對是出於天人級彆的,隻是不知道究竟走到了天人的哪一步罷了!

元始天尊門下金仙不少,其中最強者為十二代大弟子,人稱十二金仙。除掉廣成子、赤精子外,就數慈航道人、文殊天尊、普賢真人最為強大。這三人又稱三大士,後來都加入西方教,做了菩薩。

萬仙陣時, 闡截兩教混戰, 通天教主以一敵四, 迎戰老子、元始天尊等人, 十二金仙各持法寶與截教群仙作戰。

三大士的任務是截殺金靈聖母,慈航、文殊、普賢三人齊出,再加上於是元始天尊賜下的一係列寶物,才最終擋下金靈聖母。

若非之後有一個燃燈道人偷襲,金靈聖母根本不至於敗下陣來,更彆說是最後入了封神榜之中了。

而聞仲的屬性就已經不比薛仁貴差了,但他的攜帶人物卻是薛仁貴無法相比的。李翔左想右想,薛仁貴都不可能像聞仲這樣攜帶出其他的神級人物了。

畢竟,先不說正史之中的薛仁貴是否可以攜帶演義之中的那些人物們。就算是可以,但薛丁山的實力也隻有天級,剩下的那些就更不用說了。

穀鑻

倒是演義之中再往後幾代薛家將裡麵是有可能出現達到神級的人物的,比如說演義中八大錘之首的薛葵、掃北英雄薛雷,他們的實力確實很有可能達到神級,但奈何他們之間和薛仁貴可是已經差了好幾代了,怎麼可能將這些人攜帶出來!

因此,這一次的召喚之中,最後綜合來看,聞仲已經是質量最好的一個了。

“叮,檢測到宿主已累積進行五次召喚,平衡開啟中……”

平衡就平衡吧,反正這東西本來就是一個有利有弊的存在。至少,到現在為止,影響最大的並不是王羽自己,反而現在是這個平衡對於李翔的好處更多一些,真正受到影響最大的是帝星那位哥們。

更何況,很多人雖然被平衡出來了,但這個世界太大了,各種人才也太多了,說不定日後等到王羽擴張到那個地方,很多人早就已經嗝屁了,根本輪不到王羽去收拾他們。

似洪秀王、陳友諒等人物,可不一定可以支撐到王羽去對付他們的那個時候,很有可能是在此之前,他們已經就敗在其他人的手中了。

“叮,平衡第一人,李密,統帥93,武力75,智力95,政治91,魅力86。

植入身份:本為大乾皇朝官員,因受奸人為害而被迫反出朝廷,現正隨部分好友及隨從落草為寇,建立瓦崗寨。

攜帶15人,分彆為徐茂公、王君可、王伯當、謝映登、杜文忠、任敬司、鐵子健、金甲、童環、賈閏甫、柳周臣、盛彥師、丁天慶、黃天虎、李成龍。”

李密,這也絕對算是一位風雲人物了。隋末群雄起義時,成為瓦崗軍首領之一,自稱魏公,率領瓦崗軍屢敗隋軍,威震天下。

隻不過,李密也像很多人一樣,後期的水平和前期完全就是兩個樣,就像是兩個不同的人一樣。

後期李密驕傲自滿,不再體恤將士,府庫中冇有什麼積蓄,甚至打了勝仗李密都不把戰利品分給將士們,使得瓦崗軍將領離心離德。

不過,凝視著李密攜帶的這一長串人物,王羽確實發現了一些問題。

“係統,徐茂公這是怎麼一回事?這人之前不是就已經出世了嗎?”王羽主動向著係統問道。

《隋唐演義》中,徐茂公是書中神機妙算的代表,他一襲道袍、羽扇綸巾、奇謀百出,他是瓦崗寨以及大唐的軍師,堪稱隋唐版的“諸葛亮”,在全書之中,屬於頂級人物無疑。

然而在正史中,徐茂公卻是一名披堅執銳、身先士卒、攻無不克的戰將。同時在正史中,他也不叫徐茂公,而是被通稱為徐世勣,也就是後來的李勣。而他的表字,是“懋功”。

隻是,王羽卻分明記得,李勣分明在上一次平衡的時候已經出世了。但既然李勣都已經出事了,那這個徐茂公又是怎麼回事,這豈不是已經重複了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