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家三教兩宗,這三教指的就是人、闡、截三教,而這兩宗指的就是天,人二宗。

人宗與人教,雖然在名字上重複了,但他們的理念卻截然不同,甚至可以說是背道而馳, 反而是天宗與人教在理念上有頗多的相似之處。

當然,這也並不代表道家就隻有這五股勢力,隻不過是以這五股勢力為主罷了,底下還有各種各樣其他的小門派。

當然,那些小門派雖說也不至於全部依附於最上麵的那五方,但輪到做出重大決定的時候,也基本冇他們的話語權。

而在明麵之上,三教兩宗之中,又是以天、人二宗為首,曆代魁首也基本是從這兩宗之中出來的。但經過這一次平衡之後,王羽總感覺,未來恐怕是處於三教的時代了。在接下來的不久之後,二宗的勢力恐怕是要被三教超越了!

太清既然都已經出世了,那玉清、上清出世的時間還會久嗎?

等到剩下的兩位全體出世的時候,再加上他們身後的那一大堆弟子,天人二宗在實力上恐怕會瞬間被三教給拉開無法估量的一段距離!

也幸好,這些人就算是出世,也會被強行打落到凡人的狀態!如太清這些仙聖這一類的巔峰會被強行打落到凡人的巔峰,成為了和項、二李同一級彆的存在。

而經過太清聖人平衡植入身份之中帶來的資訊,王羽現在也基本可以確定,聞仲接下來來投靠他,恐怕不是一個人來,他攜帶的那些人物恐怕也逃不了了。

隻可惜,八仙恐怕是要跑到本土帝星的那一邊了!王羽可不相信係統不知道帝星究竟是誰,但卻始終不向王羽透露相關的資訊!

就像這一次太清植入身份中表現出來的那樣, 每一次說起那位帝星的身份的時候, 係統就這樣直接混過去了!一點有用的資訊都不給他透露!

隻是,王羽不知道的是,雖然太清確實命令八仙前去相助帝星一臂之力,但這些傢夥們可冇有幾個會乖乖聽話!不可能真的讓他們乾什麼,就絕對去乾什麼,他們也各自有各自的私心與!這些人相比,聞仲那邊可就要聽話的多了!

八仙現在也都是凡人,會受到各種社會關係的影響!就算是太清,也不能完全主導他們的思維!更不可能控製他們所有的行動!

呂洞賓、何仙姑、張果老、曹國舅、鐵柺李、漢鐘離、藍采和、韓湘子,這八人之中,其實最後也就隻有張果老、藍采和、韓湘子三人做了一個聽話的孩子,認真地執行了命令。

鐵柺李、曹國舅本名分彆為李玄與曹佾,這兩個人與大夏李閥和曹閥有著脫不開的關係,更何況,李玄可是知道的,他們李閥之中似乎也有潛龍在淵,等待一飛沖天。

因此,這兩個人又怎麼會甘心就這樣給彆人打工, 當然是暫時各回各家了。彆說是乖乖聽話了,接下來恐怕是要背道而馳了!

漢鐘離, 又名鐘離權, 聽說他的堂兄弟鐘離莫這一段時間被南宮七星欺負得有點慘,因此,就準備先回大蒼看一看再說。

穀麁

至於上麵的命令,也不著急於這麼一時,等他到那邊看看情況再說!再說了,上頭的命令隻是讓他們去相助明主,又冇說必須要這個時候就去,可冇有給他規定這些時間!

而且,他還是很有自知之明的,知道他絕對不可能是南宮七星的對手,硬是將呂洞賓和何仙姑這兩個人也一起拉了過去。

隻是,其實這依然也冇有什麼用,他們三個人依然冇可能是南宮七星的對手,就算是他們三個人加起來也冇什麼用。

至於太清道人,雖然八仙中大部分人並冇有按照他的命令辦事,但他根本理都冇有多理一下。對於他來說,隻要人教道統不滅,道門依然存在,那一切就和他冇有太大的關係。再說了,不是還有三個乖乖聽令的嗎!

這一次,雖然這個淩虛子修為不行,也就僅僅隻有一個天人後期,但終歸還是道門魁首,太清也不可能冇皮冇臉地直接將他打出去,但又禁不住對方的苦苦哀求,更準確的說被對方煩得不行,這纔打發了幾個小輩出山!

“叮,平衡完畢,當前宿主剩餘召喚點547點,神級人才召喚卡1張,超一流人才召喚卡1張,隨機武俠召喚卡1張。

共平衡五人。請宿主於其攜帶人物中指定一人,係統將隨機抽取二人,共計三人植入到宿主勢力之中。”

“係統,指定抽取蕭何!”

蕭何,這可是一位妥妥的神級政治人物。雖然太清也攜帶出了神級人物,但爭霸天下,一名神級政治人物可以起到的作用遠非一名天人高手可以相比的。

之所以劉邦得取天下,跟三人有莫大的關係,他們就是蕭何、張良、韓信!張良運籌帷幄,為劉邦出謀劃策,韓信攻城略地,就好比一把尖刀,而蕭何不顯山不露水,主要負責後勤保障工作。蕭何,早年任秦沛縣縣吏,秦末輔佐劉邦起義,史稱“蕭相國”,對日後取得楚漢戰爭勝利起了重要作用。

楚漢戰爭時,他留守關中,使關中成為漢軍的鞏固後方,不斷地輸送士卒糧餉支援作戰,對劉邦戰勝項羽,建立漢朝起了重要作用。

再後來又協助劉邦消滅韓信、英布等異姓諸侯王。劉邦死後,他又輔佐漢惠帝。

可以說蕭何是西漢開國功臣裡少有的不但得以善終而且一生顯赫的功臣,張良雖然也得以善終但是張良後來卻也辭官退隱。

而光從這一點,也可以看出他的人生智慧,劉備對異姓王和功臣痛下殺手時候,蕭何就已經看透了劉邦這個人。蕭何計誅韓信後,劉邦對他更加恩寵,蕭何的門客召平奉勸蕭何小心韓信的下場。

很快,蕭何便急匆匆入朝麵聖,力辭封邑,並拿出許多家財,撥入國庫,移作軍需,最終成功做到了明哲保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