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狼關大堂之內,氣氛越發地凝重了起來。

鎮東府也並不是冇有謀士了,還不至於高熲和蒯通可以猜到的事情,鎮東府的謀士就猜不出來了?

係統出世的這些謀士,確實是曆史上的一位位名人,在他們各自的時代之中攪起一番風雨,但也不見得本土這些人物就要差了。

事實上, 對於東夷可能會出兵的事情,鎮東府也早有預料了。但是,和高熲、蒯通他們所猜想的一樣,鎮東府的人也冇有想到,這一次東夷居然會下這麼大的血本。

這一次東夷下了這麼大的血本,足足出動了50萬大軍。那麼,之前, 鎮東府針對東夷做出來的那些佈置就已經不夠了,還需要他們更大的投入才行。

鎮東府自有自己的情報來源, 不僅及時收到了東夷出兵的訊息,就連東夷這一次的幾個著名的將領都已經打聽清楚了。

但這不打聽,不知道一打聽嚇一跳。對方不僅在兵力之上下了血本,在將領之上同樣是下了血本。瘦死的駱駝比馬大,東夷作為四夷之一,就算是混的再慘,也還是能挑出一批人才的。

東夷排名前三的名將耶律雷,麵對這人,就算是王常也不敢掉以輕心。

而四方群煞榜之中,原本東夷之中上榜的人一共有四個,最高的那一位,甚至排到了榜單的第五名。

隻可惜, 就在兩年前的時候,這位人在家中坐,禍從天上來,也冇有人知道具體的原因,就那樣莫名其妙地嗝屁了。

當時這一位可是整個東夷之中的第一猛將, 他莫名其妙的死亡, 東夷自然是不可能不全力查探的,畢竟,這位說起來也才40多歲,這次絕對不可能是自然死亡,背後肯定是有人進行暗算的。

隻可惜,就算是當時的東夷百般查探,用儘了各種手段,但最終依然還是冇有一個什麼結果。

也正是因為如此,現在在四方群煞榜的三十六個名額之中,東夷僅僅才占據了三個名額,絕對是四夷之中最少的一個了。

南蠻那地方雖然自然環境惡劣一點,但四方群煞榜之中,上榜的數量也足足達到了六名,整整是東夷的兩倍。

而且,東夷在這四方群煞榜中,僅有的這三人,他們的排名也不怎麼樣, 最高的一個人才擠到了第17個位置,剩下的兩個人更是全部都排到20名開後了, 甚至最後一位排到了30名開後。

一個17名, 一個25名,一個33名,就這樣的三人實力確實不怎麼樣。但是,這一次東夷卻將這三人全部都派了過來征伐鎮東府。

而且,東夷之中,在四方群煞榜之中排在第17位的那個其名加特林,而排在第25位的那位其名加特爾,這兩人乃是親兄弟兩人,更是擅長一套合擊之術,如果這兩人相互配合起來的話,可以發揮出更大的戰力。

到底也是老鄰居了,對於對方的訊息已經摸了不少,更彆說是對方的很多人也不是冇有交過手,心裡麵多少還是有點譜的!

穀袋

東夷再加上北狄的攣鞮部落,就算是鎮東府之中,這些久經沙場的將領們也不由得感覺到一陣陣頭大。如果朝廷無法提供增援的話,那他們這一次真的很有可能會危險了!

隻不過,眾將這個時候都心知肚明,朝廷在這個時候還哪有能力再派出援兵!這個時候,朝廷可還在忙著對付三王呢!

也就是鎮北府的運氣好,先是北疆出了問題之後才爆發了三王之亂,朝廷的援兵在三王之亂之前已經早早地派了過去。

否則,一旦等到像他們現在這樣,朝廷在忙著處理內亂的期間,卻邊疆出了大問題,那個時候的朝廷增援能不能跟上,那可就是一個完全的未知數了!

“主公,此事仍需向朝廷求援!”作為鎮東府兩位重要謀士之一的蒯亮第一個開口提出了他的建議。

聞言,很多將領開始反對了起來。這些將領們也並非不知道現在的大蒼是個什麼樣的情況,蒼帝又哪裡的援兵派給他們?

難不成還能把禁軍支援給他們不成,可蒼帝要是冇了禁軍的話,他又如何有資格去對抗三王?

確實,楚西釗確實是厲害,那大蒼第一名將的名頭也不是說出來的。就算是王常這種同樣是大蒼排在前列的將領,也很清楚他們楚西釗之間還有很長的一段差距。

但是,你楚西釗就算是厲害,就算是一名神級統帥,但終歸還是一個人,而不是神吧!就算是神級統帥,如果手中冇有足夠的兵力的話,又憑什麼可以打敗對方!

統帥這玩意兒可是特彆吃自己手下士兵的數量和質量的,如果手底下的士兵跟不上去的話,那再高的統帥也隻是白給。真要是那樣的話,真要是手裡冇有士兵的話,那些神級統帥還不如一個達到同樣神級階段的莽夫呢!

因此,蒼帝那邊的援兵是不要多想了。

“父帥,孩兒亦讚同蒯先生所言!”王羽同樣開口道。

有三王作亂的情況下,朝廷是當然不可能再派出援兵了。三王和蒼帝之間這可是一種彼死我活的關係,如果這一場內亂之中,三王取得勝利的話,不僅是蒼帝本人要被趕出的一個位置,他的血脈到時候也必然會被全力屠儘。

而如果是由蒼帝取得勝利的話,當年蒼帝上位的那些失敗者們就是三王的前車之鑒。

因此,這次當然不可能有援兵了。有關這一點的問題,蒯亮作為鎮東府的兩大謀士之一,他的基礎智力可是達到了99點,再往上一點,甚至可以達到神級謀士的級彆了,這種簡單的問題,他自然不可能看不出來。

可既然蒯亮可以看出來,但依然還是提出了這個建議,這背後自然是還有其他的話要說的。

王羽不知道蒯亮想要表達的內容是不是和自己想的一樣,但禍兮福之所倚,福兮禍之所伏,有時候壞事也不一定無法變成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