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位之上,王常麵色平常如水,蒯亮已經是跟隨在他身邊的老人了,他清楚蒯亮這番話背後的意思。

這個時候向朝廷求援,當然是求不來援兵的,不過,卻可以想辦法讓朝廷同意讓他們自行招募兵馬。

想一想整個大蒼皇朝的疆域是如何的遼闊, 就算是燕北道隻是這十八道之一,但如果朝廷敢放開限製,招募一些兵馬又算什麼難事?

而且,大蒼皇朝的兵役製度是有一定的預備役的,戰力也可以得到一定的保證!

放開自行招募兵馬的限製,這對於朝廷來說可不是一件小事情,有的東西放開可以,但想要再收回來,那可就有些困難了,特彆是在大蒼現在亂成一團的情況下。

四鎮將軍府原本每鎮三十萬的兵馬已經很讓朝廷頭疼了,這要是再可以讓對方自行招募兵馬,等於是放任心腹大患壯大。

但是,這件事情對於朝廷來說也是騎虎難下,朝廷一不派援兵,二不答應鎮東府的請求,這不就是等於將人家往死裡逼嗎!真要是逼到絕路上,大家還如何和平相處!

因此,可以預料到的是,蒼帝和朝廷接下來恐怕又要頭疼了!

“父帥,孩兒請命,領軍支援蕭動將軍!”將蒯亮提出的那個建議蓋棺定論之後,王羽主動開口了,想要攬下東夷那邊的問題。

隻是,這一次東夷的動作規模之大, 遠在高熲和蒯通的意料之外, 也讓這一件事充滿了變數!

畢竟,以現在東夷出兵的規模,如果一個搞不好的話,那燕北道可是有覆滅之危的,王常很難將這麼大的事情直接交給王羽來進行。

雖說雛鷹終究是要自己起飛的,王羽肯定也是要嘗試著自己獨當一麵的。可見,在鎮東府成立的這麼多年裡,可冇有哪代獨擋一麵的第一場就直接上來這麼大的規模。

因此,其實,當知道東夷這一次的出兵規模之後,王羽對於這一切本來已經打定主意的事情,也開始心中冇底了,果然,事事都不是儘如人所願的!

至於王羽口中所說的肖將軍,他便是越虎城守將肖動,同時,也是鎮東軍最頂級的幾名大將之一,他的地位不在天狼關的守將王當之之下。

天狼關一夫當關,萬夫莫開,這是鎮東府防備北狄的最重要一道防線, 隻有天狼關這裡冇問題, 那北狄就威脅不到燕北道。可以說, 天狼關死死地扼守在了北狄進逼燕北道的咽喉之上。

但麵對東夷的時候,可就冇有這種雄關的優勢了,畢竟,像是天狼關這種雄關,那是依照地形而建的。如果冇有地利優勢的話,你也不可能隨便平地就起來一座關卡。

蕭動所駐守的越虎城,以及另一座重鎮青山城,這便是向東防備東夷最重要的兩座城池。這兩座城池不破,東夷就無法威脅到燕北道腹地。

穀啇

當然,越虎城與東山城這兩個地方都是城池,而並不像是天狼管理一樣是一座關卡。關卡大多依山河而建,你如果攻不破的話那就是過不去,是冇辦法繞過去的。但城池可不一樣,城池是可以被繞過去的。

同樣,也冇有幾個統帥敢放過城池而直接從城池旁邊繞過去。畢竟,如果不將這座城市內的那些守兵解決掉的話,你就算可以繞過這一座城池,但人家同樣可以出城斷你的糧道。糧道一斷,整個大軍離崩潰也就不遠了。

“主公,少將軍之才,我等有目共睹,此次未嘗不可讓少將軍領軍支援。”易柯開口對著主位上的王常道。

易柯,這算是王羽在軍中的支援者之一。當然,雖然是王羽的支援者,但可不代表是王羽的人,和蒙恬他們那種是不一樣的。易柯首要忠心的肯定還是王常,隻不過是看好王羽的未來罷了,認為王羽是未來可以接任鎮東府的這個人。

易柯的話,還是相當有份量的,畢竟鎮東府的神級猛將就那麼幾個。哦!這段時間雖然變多了,但畢竟是新加入的!

易柯這麼一開口,也讓這大帳之中的不少人意識到一個問題,鎮東軍的神將之中除了一個王升之之外,其他的好像就都是王羽的人了。

兩位資格最老的神將,易柯一直以來都是非常看好王羽的。而另一位神將後羿,在和木蘭察一戰之前,雖然大多數人都不清楚他的實力,但王羽對於後羿有恩,這一件事情,不少人還是清楚一點的。

至於最近才湧現出的巨無霸、楚擎天這二位,和王羽之間的關係就更不用多說了!

“易將軍所言有理!”蒯亮不輕不淡地附和了一句,但接下來就不願多說了。

要不是因為自己一直寄予厚望的長子蒯通和王羽攪合在了一起,有些問題蒯亮確實是不想多插手的。

而且,蒯亮自認對於王常還是有一些瞭解的,再怎麼說也跟隨了王常這麼多年了,正如王羽自己所預料的那樣,王羽想要做到主導對於東夷的戰事這個問題,這件事成功的可能性不大,王常基本是不會答應的。

高熲、蒯通越些猜測的是東夷最多也就出兵不到二十萬罷了,雖然這個數量看起來同樣很多,但鎮東府經營幾百年,越虎城與青山城城高牆厚,憑藉著防守的這個優勢,也隻是有驚無險。

這個時候,在王羽身邊多派上幾員老將,鍛鍊鍛鍊年輕人,王羽是很有可能答應的。

但誰知道這一回東夷究竟發了什麼瘋,足足出動了五十萬兵馬,這種兵力差距之下,就算是那些老將們都冇有足夠的把握可以萬無一失,肯定是需要援兵的支援的,事關燕北道的安危,王常不可能交給現在的王羽。

甚至,如果不是因為天狼關這方麵還有北狄的問題的話,說不定王常會親自動身,前去主導對於東夷的戰事。

此前的王羽經曆的都是一些小打小鬨,就算是為了鍛鍊下一代,但這種情況明顯不是一個好的時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