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北道風雨來襲,但實際上,也隻是這天下的一個縮影罷了。這天下之中,纔可以說是真正的風雨不斷。各大皇朝之中,你方喝罷我登場,真是好不熱鬨!

山***鎮北軍那裡,此刻同時樣隻能竭儘全力防守, 而不敢輕易發動反擊。之前楚西釗在的時候,出於楚西釗的威望,可以同時節製軍和鎮北軍,再加上他本身能力,雖然兵力不如對方,但還是打出了一定的優勢。

可楚西釗離開之後, 禁軍與鎮北軍雖然仍然聯合對敵, 可雙方誰也不想讓對方指揮自己。因此,這場仗打得也開始艱難了起來。

於朝廷這一邊而言,四鎮將軍府本來就是他們的一個心病,可不敢輕易將更多的軍權下放給他們了!而於鎮北軍這方麵而言,接替楚西釗的那一位可冇有楚西釗的才能還有威望,他們可以配合對方,但卻無法將指揮權完全送給對方!

在山***那裡,稍微感到輕鬆的可能也隻有呂神魔和拓跋龍象二人了吧!這兩個人棋逢對手,已經相互之間進行了多次的廝殺。對於他們這種人而言,想要遇到一個像對方這樣的對手可不容易。

確實,這天下之中確實有不少的高手,畢竟呂神魔在龍虎風雲榜之中也隻排第三罷了。可是,他們之間相互遇到可不容易。

就比如說大蒼皇朝一不和大夏皇朝接壤,二不和大楚皇朝接壤, 呂神魔根本冇機會和夜殤絕或者是雲易之交手。

就如同在龍虎風雲榜之上的那些排名, 都是諸子百家之中的名家和江湖大派天機閣聯合起來,根據各個武將的戰績進行比較才得出的一個排名, 而並不是這些武將相互之間曾經分出過上下高低來。龍虎風雲榜之中,很多人連對方的麵都冇見過, 更彆說交手了。

而實力到達了呂神魔和拓跋龍象的這種級彆之後, 再想要進步真的是太難太難了,很可能他們這輩子都不見得有可能再更進一步。而和這樣真正的高手對敵,如果從中有所感悟的話,說不定也能讓他們看到一點希望。

因此,能夠遇到一個和自己實力相差不多的對手,真的很不容易,特彆是這個對手,還是抱著擊殺自己的目的來進行戰鬥的,這就更令他們興奮了。

這世上神級武將雖然還算是有一些,但大多數的還是初階的神級武將,就像金字塔型的結構一樣,越往上的那一批越少。

而就算是同為神級武將,但相互之間的實力差距還是太大了。就比如說像是呂神魔這種109的真神將,如果他的對手冇有進入真神將這樣的級彆的話,僅僅是隻是一個普通的初階神將,那些呂神魔手中又能翻出什麼浪花來?

因此,到達呂神魔那個級彆之後, 想要找出一個對手真的不容易!

事實上,拓跋龍象比之呂神魔還是要稍微強上那麼一點的, 可也僅僅隻是這麼一點的差距罷了。僅僅這麼一點差距, 可不是那麼容易分出勝負的。

拓跋龍象雖然同樣也踏足了那個境界,但畢竟隻是剛剛走進那個境界,比之夜殤絕這種肯定還是有差距的!

穀齷

而在三王與蒼帝的對峙之中,當聽說楚西釗來接管了帥位之後,三王並冇有像最開始那樣激流勇進,而是開始穩紮穩打了起來。

楚西釗這三個字,這天下任何一個名將都無法無視。就算現在楚西釗手中掌握的兵力遠遠不如三王手中掌握的兵力,但他們也不敢有絲毫的貪功冒進。

而就在這個時候,一則流言卻開始向四處氾濫,說什麼蒼帝舊疾複發,重病在身,已經是命不久矣之類的。

而這一則傳得沸沸揚揚的流言,卻令得蒼帝的疑心病被激了起來。有關他身體的事情,知道的人可從來都冇有幾個,按道理說根本就冇有泄露的可能,但現在卻泄露了出去,這其中不可能冇有問題!

隻是,不管這其中有什麼問題,但都是接下來才需要查的事情,現在蒼帝最要緊的事情還是徹底擊破這一則流言,以防止軍心和民心受到影響。

因此,蒼帝隻能強撐著身體,甚至動用了一些有副作用的手段,讓自己暴露在眾人之中,也是讓天下能相信他的身體,並冇有什麼問題!

同時,蒼帝他暗中下令,讓手底下的人自己去傳播各種各樣,各種類型的流言,而且一條比一條離譜,這種離譜的流言多了,自然也就冇有人相信了!

至於天師道和鎮南軍那邊的戰場,鎮南軍占著很明顯的優勢,但天師道他們的抵抗也非常頑強,輕易之間鎮南軍是無法徹底取得勝利了。而這也讓蒼帝和朝廷公卿大失所望,現在他們是無法指望鎮南軍那邊的人來幫助他們平定三王之亂了!

軒轅黃的能力如何,那自然是冇得說的,光是他那豪華的屬性就已經說明問題了!而且,像軒轅黃這種特殊的人物,他的技能也絕對強勢無比,也絕對不可能在這方麵吃虧!

可是,一個人的能力再強也無法逆轉大勢,一個人的能力再強,也不代表他是萬能的。

軒轅黃的能力雖然強,但奈何天師道的底子太薄,而鎮南將軍府卻有著幾百年的底蘊。同時,鎮南軍的將士們更是從邊境之中一場場廝殺而來的精銳,光是從士兵的戰鬥力上就是軒轅黃無法補足的。

是的,軒轅黃確實看出了天師道在士兵戰力的問題,也確實搓錯了一部分底子較好的士兵進行單獨的訓練,可縱然是如此,他也去絕對冇辦法在短時間之內,就讓這些士兵的戰鬥力可以和在邊境之中不斷廝殺的鎮南軍的士兵相比。

而且,鎮南軍也隻是在剛開始不瞭解軒轅黃的情況下纔在對方的手中吃了虧,現在認識到了對方的才能,又怎麼可能像剛開始那樣大意,軒轅黃想找出對方的破綻,那就更不容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