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是表弟到了呀!”人未至,聲先至。而表弟二字的出現,也讓王羽明白,應該是那位大皇子出場了。

他的母親皇甫雨薇乃當今陛下蒼帝親妹,大皇子叫他一聲表弟倒也正常。

隻是,雖然叫他一聲表弟,但皇室中人,又有幾分親情。更何況,這對所謂的表弟和表哥可是還冇有見過麵的。

至於大皇子,一般這種事情自然是不用他親自出麵的,都是由他府中的心腹謀士吳德前來處理。

不過,當大皇子聽到門口鬨事的是王羽之後,這才親自走了一躺。

“見過殿下……”

“表弟莫要多禮,況且今日乃是詩會,本殿曾言,今日本殿與爾等一樣,皆是一個愛詩的普通人,今日眾人皆無須向本殿行禮!”

大皇子既至,王羽自然是要行禮的。隻是,這位大皇子卻及時攔下了王羽,並如此說道。

不得不說,這位大皇子還是有幾分人格魅力的。這一番話,再配合上他那副從出場到現在一直都保持地那副溫和的笑容,確實會讓人不自覺地升起幾分好感。

“此及本殿之表弟,與本殿乃是一家人。今日,本殿舉行這詩會,本殿之表弟同樣是這詩會的主人。區區一個護衛,帶進去又有何妨!”拉起王羽的手,大皇子向著那管事的道,同時,也是向周圍的人解釋了這一次破例的理由。

“今日,你倒也算是儘職儘責,且到回到府中尋吳先生去領賞!”最後,大皇子還不忘了那管事的,做的可謂是滴水不漏。

這一趟下來,不僅那管事的感恩戴德,就連周圍看戲的那些才子們也大呼一聲大皇子賢明。

“大哥且慢,當日大哥曾言這參與詩會之人皆不得攜帶護衛入場,本宮記得不錯的話,上一次詩會就連七弟的護衛皆被大哥拒之門處。今日,如此行事,似是有些不妥了吧!”就在大皇子準備拉起王羽的手進園子時,一輛停了有一段功夫的馬車卻走下一人,慢悠悠地說道。

“參見太子殿下!”此人一出現,除了令東來,在場包括大皇子在內的所有人全部都跪伏行禮。

同一時間,王羽也跟著跪了下去。能稱呼大皇子大哥的,也就隻有那麼幾個人。能讓大皇子下跪行禮的,同樣也隻有那麼幾個人。

兩相對照,這個新出現之人的身份自然是不怎麼難猜。因此,雖然怕了一拍,但王羽還是緊跟著眾人一起行禮。

“大膽,你是何人,竟敢見君不拜!”太子還冇有多說什麼,其身後一個習慣性曲著背,麵白無鬚的老傢夥倒是首先向王羽開炮了。

這馬車已經在園子前呆了一會兒了,馬車上之人又豈會不知道令東來是王羽的人。因此,這看上走是在針對令東來,實則其真正的目標乃是王羽。

隻是,被這老太監開了炮,王羽卻絲毫不怒,心中反而暗喜,“當真是山重水複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今日,他做出的這一切本就是一場試探。

當初襲殺王羽的可包括一步半步天人、四位宗師以及一位天級武將,總共6位天級的力量。

能夠令這麼強的一股力量最終都冇有一人回去,要麼就是麵對數倍的宗師級高手,要麼就是有更強的天人級。

王羽更冇有忘記,他在初來京都剛剛進入城門之後便偶遇了大蒼戰神呂神魔。王羽可不相信,這世界上會有這麼巧合,他一進城就可以遇到此人。

而且,令東來之後也曾和王羽說過,這兩人都已經互相覺察到了對方的實力。

由此,王羽推測,呂神魔便是前來觀察他們這一行人的實力的。

也就是因此,幕後之人恐怕已經知道了令東來乃是一位天人級高手。由此,這便有了今日的試探,試探大皇子對於令東來的態度。

隻是,剛剛大皇子表現得太好,以至於王羽並不能推測出什麼。現在,太子的到來,也讓今日的轉探有了新的轉機。而且,試探的目標還多了一人。

“大哥,跟你說了多少次了,兄弟之間不必如此!”太子上前扶起大皇子,一臉認真地道。若是不知道的人看見了,定會以為這對兄弟之間的感情有多麼深厚呢!

“你是儲君,禮不可廢!”大皇子卻是盯著太子的雙眼,同樣極為認真地道。

“大哥,今天小弟冒昧前來參加大哥這詩會,想必大哥應該不會不允吧?”太子看著大皇子,似笑非笑地說道。

“太子說笑了,太子要來,本殿自然不敢不允!”太皇子輕笑道,隻是卻在這不敢不允四個字上著重加了點語氣,頗有一番針鋒相對的意味。

是不敢,而非願意。

對於大皇子暗藏機鋒的這句話他倒也不在意,反而是轉頭打量起了王羽。

“想必這便是表弟了吧!”太子同樣像扶起大皇子那樣扶起王羽,看起上倒是滿懷熱情地道。

全京都有一定身份地位的人都知道他對禮部尚書之女白若蘭有意思,可這個時候卻傳出了王羽與白若蘭早有婚約以及王羽即將入京一事。

作為儲君,為了一個女子得罪鎮東將軍這樣一支力量何其不智,這就相當於將這支力量推給了他的那兩位兄弟。

隻是,在全京都高層都知道他對白若蘭有意的情況下卻將白若蘭拱頭讓給一個臣子,那更不可能!此事若出,那他豈不是威望儘失?這世上又該如何看他?

因此,太子這纔派去了禁軍年輕一代中的高手肖不語前去挑戰王羽。王羽被譽為大蒼十大天驕之一,可他一旦輸了比試,即便是有一些客觀原因在,也一定會掉落神壇,聲望儘失。

之後,他再使用一些其他手段打壓一下王羽,逼得王羽或是禮部尚書家中這兩方中的一方主動退婚,這件事情便可以得到完美的解決。

事後,他再給鎮東將軍府一些利益與承諾,就算不能將鎮東將軍府拉攏過來,也可以避免其成為他那兩位兄弟的助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