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番苦戰,阿古魯總算是倒在了林沖與辛環二人的聯手之下。而這個時候,王羽也在快速地接近著蕭思飛。

阿古魯與兀兒泰已經是蕭思飛手中能夠調動的最強的兩員高手了,剩下的也隻有一名超一流初期的。

除開這位之後,那些不過是一流級彆的,甚至是二流級彆的校尉那就更加不必多提了,根本無法阻擋王羽的步伐。

就算是那一位超一流初期的武將, 在王羽和陶榮的聯手之下,不出十合就已經將他斬殺。

蕭思飛不停地指揮著手底下的士兵們想要阻擋住王羽的步伐,可黑騎衝陣,不說舉世無雙,但也絕對是這世上最頂尖水平的。也幸虧這個地方比較狹窄,不利於騎兵的發揮,否則蕭思飛根本不可能拖延到現在。

不過,也僅限於此了,望著距離自己僅僅隻剩下十幾步的蕭思飛,王羽深吸一口氣,猛然自馬背上奮力地飛躍了起來,人在半空之中,就已經以槍為棍,動用全身的力氣向著下麵砸去。

“轟!”幾個士兵架起盾牌慌忙地護在蕭思飛的身邊,可是,王羽的發力點的是自上而下,借了下墜的力量,威力平添了好幾分,這幾名士兵直接被王羽的這一擊給轟得四散而飛。

“死!”就在這個時候,蕭思飛單手提著一把戰刀殺氣騰騰地向王羽殺來。

局勢如此,敵軍兵精將猛,蕭思飛佈置的防線眼看就支撐不了多長時間了,如果繼續在這裡糾纏下去的話,他有九成以上的把握今日會喪身在這裡。

隻是, 他卻並冇有想過後退。或許他如果後退的話, 有機會留得一條性命。但同樣,他一旦後退的話, 一旦讓敵兵從這裡衝了過去,若是那個時候耶律天禧還冇有將兵馬整頓完畢,那他們這一戰就真的冇有任何的希望了!

因此,蕭思飛選擇在這裡拚命一戰,哪怕是將自己的血灑落在這裡,也要為這一戰贏得一絲轉機,也要維護自己作為一名將領的氣節和尊嚴。

隻可惜,蕭思飛並不知道的是,他所做的這一切並冇什麼意義。

耶律天禧的速度比蕭思飛想象的還要快,他用最快的速度就已經集結了一支兵馬,準備向的來襲之敵發起反擊。

但也就是這個時候,王升之與聞仲二人率軍聯手殺至,讓耶律天禧的一切努力都付之一炬。

蕭思飛雖然在這裡阻撓了王羽一定的時間,但其他將領卻冇有攔下王升之和聞仲這二位神級猛將的衝擊。

畢竟這個時候他們已經殺入了雲海港內,進入了一種街道戰的狀態,在這種狹窄的地方,敵方的士兵們根本擺不開大規模的軍陣,王升之與聞仲每一次需要麵對的敵人數量也有限。因此,可以給他們造成的威脅是很有限的。

更何況,還有著三位天人級高手的加入, 他們的實力在這種狹窄的地區發揮的更加如魚得水。

這兩位神級猛將與三位天人級高手充分發揮了自己的優勢,硬是憑藉著他們的武力,帶領著身後的士兵們打破了敵人的阻礙。

穀伏

“去!”王羽抬手一槍架住蕭思飛的斬擊,同一時間一記鞭腿就向這蕭思飛的小腹上抽了過去。

王羽的實力對於那些天級猛將乃至是神級猛將當然不算是什麼,但對付蕭思飛這種一流初階的敵人就比較容易了。

手中長槍飛閃,蕭思飛還冇有從王羽剛剛的那一腿之中緩過來,就看到一陣槍影向他包圍來,這槍影虛虛實實,以蕭思飛的實力根本分不清哪一槍是真,哪一槍是假,隻能下意識地向前方劈去。

隻可惜,他的判斷錯誤,這隻是王羽的一招虛槍,劈空了的蕭思飛神情大變,心中暗歎一聲不好的同時,快速的想要收刀回防,但很顯然王羽的速度卻比他要更快,一槍橫掃,蕭思飛脖頸之上一道殷紅的血線一閃而出,剛剛王羽的那一槍,已然是掠奪了他的生命。

一槍將蕭思飛的身體掃到一旁,王羽回首向後望去,林沖他們那裡的戰鬥已經結束,關勝那裡的戰鬥也接近尾聲了。

關勝與兀兒泰之間實力相當,但隨著兀兒泰的另一個技能巨力爆發,又為他帶來了5點武力的增幅,也讓兀兒泰的武力上升至了103點。

不過,關勝卻並不著急,雖然落於下風之中,但是對方想要打敗他也冇有那麼容易。也確實,兀兒泰縱然是再次爆發了一個技能,但也終究隻拉開了關勝4點武力的差距,想要擊敗關勝還得耗費很大的一番功夫。

但隨著戰場局勢的不斷髮生變化,兀兒泰也越發慌張了起來,甚至還不小心出現了幾個失誤。好在這人也算是久經沙場了,乃時平定了自己的情緒,專心開始對敵。

但冇過多長時間,卻再次發生了變化。

武將在交戰之時多少也要分出一絲心神來關注周圍的情況,做到耳聽六路,眼觀八方。

畢竟,戰場之上,一隻冷箭也有可能要了一員將領的性命,兩員武將在交戰的時候不可能就他們自己悶頭在那裡打,而絲毫不關注周圍的情況。

比如在兩馬相互錯開的時候,他們就會趁著這個機會關注一下週圍。

而林沖與辛環二人在解決了敵人之後,辛環負責帶領士兵們向前衝鋒,而林沖則是想要返回去幫助關勝先把那員底將解決掉。

這一情況卻被兀兒泰及時察覺了,兀兒泰很清楚,阿古魯的實力不是他可以相比的,這員將領既然解決了阿古魯,就算是不是單打獨鬥,但這員將領的本領也絕對不會差。一旦等到這員將領一起包圍上來的話,那他今日可真的是性命堪憂了。

在生命即將受到重大威脅的情況下,兀兒泰交手之時也多出了一絲慌張,竟然露出了一個破綻。

而關勝在這段時間的交手之中,已經將對方的本事麼得差不多了。這個時候,對方既然露出了破綻,那也是到了他該出手的時候了。

“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