緩步走入一家商號,這便是平安商號在朱龍府的門麵之一,剛剛他們去的那個院落,不過是一個類似倉庫的院落罷了。

“公子!”一個富態的約近4旬之人見到來人,將手上的事情交給底下的夥計,急忙將王羽領到後麵並向王羽簡單行禮。

當望到王羽身後的祝玉妍之時,眼眸中露出一絲異色的同時, 卻又趕緊把頭低下,不敢多看。

這人並不知道王羽的真實身處,亦不清楚王羽便是王常之子,隻知道這人有天大的來頭,並拿出了信物要求他們全力配合他的行動。

至於所謂的信物,那自然是王雲天給的。包括平安商號, 這一次在東夷有可能會用到的一些暗子以及以及情報網絡,王常都交到了王雲天的手中, 以便王羽在需要的時候可以及時用到。

因此,這是因為考慮到這位天大的人物要來,這富態男子雖然並不在車隊之中,但事實上當時他就在城門口,以防止在入城的時候出現什麼情況他也可以及時幫忙作出應對。

因此,他當時是看到了祝玉妍與王羽在馬車內的親密之舉的。雖不清楚兩人的具體關係,更不清楚這兩人當時真的隻是在演戲而已,但也清楚有些人不是他這種人可以覬覦的。

對於此人剛進門的時候,看到祝玉妍之後眼中流露出的那一絲異色,王羽並不放在心上。在原著中,祝玉妍剛出場的時候就連主角之一的徐子陵就被迷暈了,隻以為對方就比婠婠大了幾歲而已。而婠婠纔多大啊,出場才十八歲啊。

“人員可都安置妥當!”王羽單指無意識地輕輕釦擊桌麵,望著進門之人問道。

這人便是平安商號於朱龍府的負責人了, 他們這一行人離不開此人的照料。雖然都是一些瑣事, 但也無比重要。

“公子放心,已安置妥當, 隻待明夜行動!”這人恭聲回道。

王羽準備了五百人所用的兵刃,而隨他所入城之人隻有兩百人, 這已經是一個極限了,如果再多的話,說不定就會引起彆人的注意。為了防止不必要的麻煩,那剩下的三百人隻能走其他的途徑了。

幸好,平安商號已經在這南平道之中發展了十幾年了,還算有一些能量。最關鍵的是,在其發展過程中,自然是有一些臟事要處理的,或者說,平安商號私下裡本身就有不少灰黑色業務。因此,平安商號和不少地方的地頭蛇也有些聯絡。

其實,這些地頭蛇說是那下地下的幫派勢力,但這也隻是表麵上的東西罷了,他們也隻是利益上的一環而已。若是那些高官權貴冇有得到屬於他們的一份的利益的話,這些灰色和黑色業務可冇有那麼容易乾下去。

也正是因為這一點,才讓王羽找到了利用的機會。

通過利用這些地頭蛇,這幾天裡, 算是將這三百人中大部分批送入了城中,明天就應該是最後一批了。等所有人聚齊之後, 就是他們行動開始的時候。

那三百人大部分也佯裝成了平安商號負責押送貨物的夥計, 隻不過,和白天裡王羽身後那些物不同,這些貨物都是一些見不得光的東西。因此,那些地頭蛇也不會有什麼懷疑。

況且,對於他們那些人來說,隻要實打實的金銀進入他們的腰包即可,不該打聽的也從來不會多打聽。這些人也多有一些小聰明,知道一些他們不該打聽的事,如果讓他們知道了,他們恐怕會死無葬身之地。

說起來,王羽還是非常羨慕令東來、金靈聖母、王雲天這三人的,這三人想要入城哪裡像其他的那樣麻煩,除非在城牆上同樣有天人級高手看著,但這種事怎麼可能。因此,區區一座城牆根本就攔不住這這三人。

“城中守衛情況打探得如何了?”王羽問起了他最關心的情況,在入城之前,他就已經暗令這些人調查相關的情況了。

“稟公子!城內此時共一萬守軍。”這人開口說道。

這點倒是和王羽他們之前遇到的情況差不多,以東夷現在的空虛程度,除去水師、王都以及防備北狄的兵馬外,剩下每道最多也就隻有三萬人馬。

而每一道之中可不隻有這麼一座城池,不可能將所有的兵馬駐紮在一處。縱然朱龍府是南平道第一重鎮,也是南平道的治所所在,但這裡能夠駐紮一萬兵馬也已經差不多了。

其實,一個道三萬人,看起來是確實很空虛,但這也幸虧王羽在一開頭就拿下了雲海水師。如果他冇有做到這一點的話,那南平道現在縱然是空虛,但也不止三萬兵馬,而是七萬兵馬。

“每麵城牆共一千五百人把守,其中三百人把守城門!”

“此外!尚有一千兵士與一千衙役聯合在城內巡查。據近幾日觀察,其共分為四班……”

看得出來,這些人能力還是不錯的,至少將王羽想要瞭解到的情況,瞭解的差不多了,也讓王羽為明夜強攻城門的行動有了更多的把握。

雖然說這種混入城中,之後強攻城門的行動冇必要王羽自己親自參與,畢竟,一旦讓敵人再直接發現了什麼蛛絲馬跡,都是一件危險的事情。

不過,也就表麵上看著威脅罷了,王羽又不是什麼不惜命的人,他既然敢來,那自然是對於自己的安全有足夠的把握的。有三位天人級高手在暗中,真要是出了什麼意外,大不了直接強行跑路便是了。

“對了,商號今日為何如此安靜!”王羽指著前麵道。這麼大的一個商號,怎麼可能會如今日這般安靜!他剛剛進來的時候,居然冇有看到一個客人!

“知道公子要來,這其實為了保證清靜,價錢定的就比其他鋪子要貴一些!”

“這可不對!”剛要問起一些其他的事情,但王羽卻突然想起了什麼道,“賠本的生意反而古怪!”

“是是是,屬下一會兒就改!”這人弓著身子諂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