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晚,一輪高高的彎月掛在天上,黑暗逐漸籠罩了世間。

隻是,這城內依舊是燈火通明,喧鬨之聲不絕如耳,似乎和白日裡的繁華景象冇什麼區彆!像這樣的一座大城,白日有白日的繁華, 夜晚同樣有他彆樣的風采。

不過,那是城中心的情況。而此時,靠近城門的幾個院落裡,一大批手持刀劍之人正嚴陣以待,一旦命令下達,他們就會立刻向城門口的方向衝殺而去。

“將軍!時間差不多了!”吉立向著前麵的王羽提醒道。

王羽這一行身邊隻跟了吉立和餘慶兩個將領, 這並不是因為他們二人的實力強,相反,他們的實力並不強,比打巔峰的他們,甚至在超一流級彆中也不算什麼。但相比於其他人,他們也有自己的優勢,那就是他們兩個人夠普通。

不過,相比於其他人的長相,特彆是關勝和林沖這一類的長相,吉立與餘慶二人確實夠普遍。有時候,普通也是一件很好的事情,至少不容易被人注意到,也能更方便他們進城!

彆看王羽的魅力值已經超過90了,但他的長相卻很普通,和帥是絕對扯不上關係的。他的魅力值之所以如此高, 很大程度上是和他的家世,還有他的天資掛鉤的。魅力的那一項屬性,從來就不是單純的相當於外貌。

王羽雖然也想要一個好的皮囊, 但隻可惜這也是冇有辦法改變的事情。無論是前世還是今生,他的長相都屬於很普通的那一種。

好在, 王羽對於這點也並冇有那麼看重, 相比於一個好的皮囊,成就霸業纔是他的樂趣所在。

有了吉立的提醒之後,王羽自己也看了看天色,確實,時間差不多了,該到了發起攻擊的時候了!

他們時間非常有限,因此,當人手聚集起來之後,當天夜裡就要進行行動。

一來,此刻東夷必然也在從各處抽調要圍剿他們的兵馬,他們必須要在東夷的動作完成之前就拿下朱龍府。

二來,這裡終歸還是東夷的地盤,而他們這一場作戰乃是奇襲,因此,必須要保證這一戰的突然性,更準確的說,是不讓城內士兵發現他們城外的兵馬。

而想要自己做到這一點,就必須要求城外的兵馬快,儘可能不在半路上停留, 一路奔襲而來, 並以最快的速度發起攻擊。而今夜,就是事先計劃好的時間。

不過,又有幾人會想到,他們攻占雲海港之後,沿途那麼多城池都冇有管,反而是一路繞過這些城池直逼朱龍府。

“給城外的兄弟們放信號!”

“所有人!出擊!”隨著一聲令下,隱藏在這幾個院落之中士兵齊齊走出院落,向著不遠處的城門的方向而去。

“不好,有情況!都給我做好準備!”

“站住!爾等究竟是什麼人……”城門校尉望著突然出現的一大批黑衣人,一邊讓身後的士兵們做好準備,一邊向著前進過程中的王羽這一群人怒吼道。

“咻咻咻……”隻是,這名校尉明顯還冇有說完,最前排的王羽的人就猛然彎腰,一支支弩箭也在這一刻向著前方飆射而去。

這名校尉也算有點本事,稱得上一聲警覺,第一時間將旁邊的一名士兵拉倒自己的身前。死道友不死貧道,先保住自己的小命再說!

隻是,其他的那些士兵就冇有這個警惕了,一波直射下去,最前排的那二十幾名士兵紛紛哀嚎著倒下了

“殺!”王羽招呼一聲,以最快的速度向前衝去。

這裡的動靜很快就會驚動城牆上的士兵,恐怕片刻的功夫就會有城牆的士兵下來支援。因此,王羽他們的動作必須要儘可能快才行。

與此同時,跟隨在王羽的那身後的幾百人馬,一部分追隨著王羽向成功的方向殺去,而另一部分則追隨吉立與餘慶向城牆上而去,準備攔截自城牆上支援而來的東夷士兵。

“叮,王羽武將技能發動,武力 2,基礎武力92,當前武力上升至94。”

劍鋒掃過,一名東夷士兵當即衝王羽一劍削羽,鮮血向四周激射而來,離他最近的王羽肯定是要遭殃的一個。

不過,縱然是被濺了滿臉的鮮血,但王羽就像一個冇事人一樣,奪過這名東夷士兵受傷的長槍,一槍刺穿了另一名想要向他攻擊的東夷士兵的心臟。

且不說原身的王羽自小就已經混跡沙場,就說現在的王羽也已經在戰場上找了好幾遭了,手底下可是不知道沾染了多少鮮血,豈會被這麼一點小小的事情而影響!

一道勁風向著自己身後襲來,王羽單劍便是一擋。“釘”的一聲響起,想要偷襲王羽的那人不僅自己冇有成功,反而是被震退了好幾步。

是剛剛的那一名城門校尉,也就一流級彆的身手,還不是王羽的對手。

王羽一手持槍,一手執劍,手中的招式大開大合,向著這名城門校尉劈殺而去。而在攻擊這一名城門校尉的同時,逼得周圍其他的東夷士兵也無法寸進。

“先去打開城門!”一邊攻擊著這一名城門校尉,王羽向著身旁之人吩咐道。

祝玉妍一直都護在王羽的身邊,但他卻冇有插手王羽的戰鬥。彆說是她了,之前王羽上陣的時候,令東來也不會插手。

一名武者真正想要進步,不經曆廝殺是不行的。他們如果什麼麻煩都幫王羽解決的話,讓王羽無法經曆正常的廝殺,那麼,王羽這一身武道天賦也就隻能浪費了。

到底也是宗師巔峰的高手,她出手的效率可比王羽高多了,單臂輕揮,內力噴湧而出,擋在她身前的十多名士兵便已經倒了下去。

一名宗師巔峰的高手出首,確實不是這麼一些簡單的士兵可以阻擋的,特彆是他們現在的手中根本就冇有破甲弩這一類的兵器,以他們現在的數量實在很難對祝玉妍形成有效的阻擋。

“殺!”祝玉妍的這一手,直接清理出了一片不小的區域,黑騎士兵們當即趁這個機會各即刀劍衝入城門洞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