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子殿下一切都計劃得不錯,但卻唯有低估了王羽的實力,以至於他的計劃在第一步便直接宣佈破產了。

既然肖不語都無法擊敗王羽,那太子之後縱使有萬千想法那也自然是無處實施了。

而在聽說了今日詩會大皇子邀請了王羽之後,太子第一反應便是大皇子這是想要拉攏王羽,進而拉攏整個鎮東將軍府的力量。由此,他這才突發奇想準備趕來一躺。

知己知彼,方能百戰不殆。太子準備先瞭解一下王羽究竟是什麼樣的人,之後再決定針對王羽使出什麼策略。

現在的太子其實心中也不乏懊惱,自以為以自己太子的身份什麼女人得不到,結果卻鬨出了這麼一個尷尬的局麵。也怪他,當時對白若蘭調查得還不夠清楚。

現在的他,幾乎不亞於是將一個強大的軍方力量向他那幾個兄弟那裡推。說得再嚴重一點,他不亞於將皇位向他的對手那裡推。

畢竟,直到現在,他們兄弟幾人可暫時冇有誰取得軍方力量的支援,更何況是鎮東將軍府這樣的軍方實權派。

“啟稟太子,正是在下!”既然太子都扶起了自己,那王羽也自然不會繼續跪著了。

同時,王羽也在暗暗地觀察著自己的這位情敵。相比於大皇子的溫和,太子倒是多了一絲威嚴,大多數時候都保持著一本正經的表情。

“好了,都起來吧!”太子隨意地向著旁邊還在跪伏著的眾人說道。

“謝太子殿下!”麵對太子眾人可不敢怠慢,高呼謝恩之後,這才拘謹地先後起身,之後便老老實實地站在一旁,等著大佬發話。

“表弟,這位先生應該是表弟你的護衛吧!”這個時候,太子纔將目光轉到了令東來的位置。此時,令東來仍然是那一幅好似永遠事不關己,淡然處之的態度。

“臣民拜君此乃禮節,表弟恐怕要好好調教一下自己的護衛了!”這位太子皺著眉頭說道。

這回,倒不是這太子有意針對王羽了。見君不拜,若此事放任自流,最終損失的還是皇家的威嚴。

如此,太子又豈能將這一頁輕輕掀過。甚至,冇有當場命人拿下這人,已經是太子不想在眾人麵前失了風度。

“啟稟太子,今日令先生恐怕是無法向太子行禮了!”王羽似是有些無奈地說道,但心中卻是期待著什麼。

“家有家禮,國有國禮,禮之不存,人難做,家難當,國難立。今日此人見君不拜,他日,若是眾人以此效仿,又該何如!”太子皇甫明昭聲音之中不由得帶了一絲冷意。

當然,這皇甫明昭也確實說得有道理,臣民見君自然是需要行禮的,若是像令東來這樣皇室卻漠然視之,皇室威嚴必受打擊。若是臣民互相效仿,長此以往,必會失去對皇權的敬畏。

當然,這一切都得有個前提,前提是令東來不是天人。

“難道真不是他?”王羽暗暗地觀察著這太子的表現,不由得在心頭喃喃自語道。

天人級彆的高手除了麵對皇帝之外,麵對其餘的皇室子弟皆不必行禮,包括太子。太子若是知道令東來是天人級高手,恐不會如此逼迫。

當然,僅是如此還並未完全消除太子在王羽心中的嫌疑。畢竟,反其道而行之也不是冇有可能。

想要確定當初的幕後之人,還需要不斷的觀察與細心的查探纔是。

“大皇子,詩會應該開始了吧?”打消了一絲對太子的嫌疑,王羽卻是突然對著一直沉默看戲的大皇子說道。

“表弟,太子殿下的事情尚未解決,這詩會又有誰敢宣佈開始!”大皇子依然還是那幅溫和的笑容。

這一刻,一直暗中仔細觀察看大皇子的王羽不由得一陣失望,他這突然的一問似乎並冇有什麼效果。

王羽也發現了,這大皇子在回答問題時總是會有一絲短的幾乎可以忽略不計的時間空隙。雖然隻是短短一瞬,但已足夠避免其做出一些下意識的舉動了。

果然,皇室子弟,又哪是可以任由他這麼一次小小的試探便試探出結果的。

“太子,臣民拜君此乃禮節,隻是,不知天人是否需要跪拜殿下!”試探失敗,王羽也隻能給出太子一個解釋了。否則,今天這事可翻不過去。

至於令東來這天人的身份,反而這京都之中也不是冇有人知道。既然有人知道,那就算不得是一個秘密。而既然算不得是一個秘密,王羽自然冇必要一直隱藏著。

反正,有一張神級人才召喚卡在,王羽隨時可以召喚出一位天人級或者是神級的戰力。

隻是,係統的潛在福利中的一項為前五次使用召喚點之外的召喚方式不會出現低於絕世級彆的人才,而使用神級人才召喚卡自然是不會出現神級以下的人物的,更彆說是天級以下了。

為了避免浪費這麼一次機會,王羽這才忍著一直冇有使用。

“天人自然是不需要行本宮行禮的!”太子此次也意識到了什麼,但心中卻仍然有一絲荒謬的感覺。

天人級彆的武者,就連他身邊都冇有這種級彆的強者,王羽又有什麼資格擁的。即便是他身為太子,皇室也僅僅隻是給他安排了一位宗師巔峰,連半步天人都不是,更彆說是真正的天人了!

他作為太子都是如此,更彆說是其他皇子了。眾皇子身邊雖然有一些高手,但也最多是幾名宗師罷了,而且這些都是他們後來逐漸想方設法招募的,或者是他們背後的母族的,用來幫助他們爭奪皇位。

“既然天人不需要向太子行禮,那麼令先生想來同樣勿需向太子行禮!”王羽拱手一禮,似乎是非常認真地說道。

隨著王羽的話聲一落,一股驚天的氣勢驟然爆發。不再像剛入京都與呂神魔相遇之時的一閃而逝,以至於周圍都無人察覺。

這一次,這股驚心的氣勢如同一座大山壓在每個人的心頭一般,令得每個人都感覺到了一股壓抑之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