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比於聞仲那邊的阻礙重重,王羽這一邊相對而言就要輕鬆一點了。

畢竟,聞仲那一支人馬所選定的目標是刺史府的方向,是整個朱龍府最中心的地區,更是南平道刺史韓政道所在。

而那些家族們,一邊在觀望城內戰局的同時,一邊也在分出力量幫助韓政道進行抵抗。

這一次來襲的可不是他們東夷之內的勢力,更何況,也彆把彆人當傻子,這些人都可以看得出來,這一次,來襲的鎮東軍之所以攻打朱龍府所為的目的不是占領,而是破壞。

這些人絕對是過來打一票就走的,當然,走之前這裡變成什麼樣子就不知道了。

如果對方是以占領為目的的話,那這些人還不怎麼擔心!無論如何,不管是哪方勢力,想要真正的占領一個地方,隻有殺戮是遠遠不夠的,還需要得到他們這些本地勢力的支援。

可如果對方不以占領為目的,而是以破壞為目的,那他們就冇有什麼辦法了,對方該對他們下狠手的時候,絕對不會對他們留情。

因此,城中各大大小小的家族勢力這才時刻關注的戰局,在積極配合東西的士兵們進行抵擋的同時,也在時時刻刻地準備著退路。最後一旦在迫不得已的情況下,也隻能暫時選擇離開這個地方了。

而相比於最中心的刺史府,沙氏家族雖然是東夷最頂尖的幾個家族之一,在東夷朝廷之中位高權重者大有人在。

但是,他們家族所在的位置卻並不在朱龍府最繁華的那一片地段,反而還是在一個稍微偏僻點的地方,環境相對來說比較清幽。

因此,在聞仲將城內大部分力量都吸引過去的情況下,王羽這一行受到的阻礙就比較小了。偶爾遭遇到幾個攔路虎,但也在王升之和黑騎的衝擊之下儘數潰敗。

……………………

“大哥,大事不妙,有一隊敵軍朝吾等這裡而來了!”一個絡腮鬍子的大漢快步走進大堂裡說道。

城內大大小小的家族都在關心著戰局的情況,沙氏家族也自然不例外,因此,沙氏家族的人很及時就已經發現了正在向沙氏家族所在趕來的王羽一行。

隨著此人此話一出,大堂之內對其他人這個時候也無法平靜了,隻是不像那個絡腮鬍子表現得那樣明顯罷了!

入城之敵這個時候派出一支部隊來他們家族所在,很顯然對方並不是和他們友好交流的,甚至還有可能是相反的目的。這對於大堂之類的任何一個人來說,都絕對不是什麼好訊息。

而此人所謂的大哥,看起來年紀也不過是四旬左右罷了,雖然在穿著上稍微貴氣了一點,但其本人給人的感覺就像是一個儒士一樣。任何人第一眼看了,都是一種如沐春風的感覺。

這位所謂的大哥,與之前的那位絡腮鬍子可謂是格格不入。或許他們兩個人站在一起,很難讓人相信這兩個人是兄弟,而且還是血脈相連的親兄弟吧!

“慌什麼!”沙皮爾厲聲喝斥道。

他這個兄弟雖然勇猛,但這莽莽撞撞的樣子,確實讓他冇辦法。沙皮爾也可以說是恨鐵不成鋼了,幾次想要管教管教他,但奈何這貨還是一塊滾刀肉,每一次沙皮爾也就隻能作罷了。

沙塞爾也就是這一麵絡腮鬍子大漢,本來是在國都之中的任武職的,隻不過,半個多月前,剛好家中有一位長輩過壽。由此,今日纔有了沙塞爾出現在沙家之中的這一副場景。

沙塞爾雖然是東夷的武將,但卻並不歸屬於南平道,更加不是南平道的將領,而是隻屬於東夷天子的親軍。

“城內戰局如何了?”相比於沙塞爾,沙皮爾這個時候就顯得冷靜多了。他首先關心的不是像他們家族所在趕來的這一隻人馬,而是整個朱龍府的戰局,這纔是真正決定一切事情的關鍵。

朱龍府之內,整個戰局的走向究竟如何,纔是決定他們家族下一步實行何種方案的關鍵所在。

“稟家主!此戰實乃不容樂觀。此次入城之敵乃是大蒼鎮東黑旗,且敵方還存在神級武將,恐非城內現在的力量可敵!”大堂之內,一人隨即開口道。

東夷和鎮東軍可是老鄰居了,沙氏家族之人對於黑騎這一隻部隊可從來都不陌生,當黑騎入城後的不久時間,沙氏一族就已經瞭解到這一次所要麵對的敵人究竟是誰了!

正是因為瞭解,所以才慎重!也真是因為瞭解,所以才並不看好城內的戰局!

各家族雖然都多少派出了一些士兵和奴仆幫助士兵守城,但那些奴仆們先不提,就說那些私兵們,好歹也是個家族精心訓練出來的,在戰鬥力上,就算不比那些正規兵馬強,但也絕對不會差到哪。

隻是,各個家族的私兵相互摻雜起來,互相之間難以統屬,就憑那麼一些烏合之眾,怎麼可能會是黑騎這種精銳的對手!

至於各家族派出來的那些高手們,其實也大多屬於低級彆的,畢竟,真正可以拿出宗師級彆戰力的家族又有幾個?

或者說,就算是一個家族之中有宗師級高手,但作為這種壓箱底的存在,怎麼可能會輕易派出?能夠排除宗師級戰力的,那都是這城內排得上號的那幾個家族!

就比如說他們沙氏一族,就派出了兩個宗師級高手率領一部分家族私兵前去助戰。

“沙塞爾,率領府中私兵、奴仆前往離火街阻敵,記住,隻需阻敵,不得冒進!”

“沙雕,即刻率領府內眾人自東城門撤退,萬萬不可耽誤時間!”沙皮爾冷靜地開口道。

這沙皮爾也絕對是一個果斷的人,既然是城裡的戰況已經不容樂觀,而敵軍更是朝著他們這裡來了,沙皮爾當即就有了暫時先離開的心思。

反正敵軍又不可能一直占著朱龍府不放,總會有離開的時候。就算他們暫時離開,固然會有很大的損失,但卻無法動搖他們的元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