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隆特的雙腳重重點地,藉著這一股力量,整個人很快就從地上騰空而起,再次站立了起來。並在這一過程之中,順勢向前斬出一刀,阻礙住了想要趁勢攻擊的金靈聖母。

在剛剛兩人的對波之中,終究還是沙隆特輸了對方一籌。

當然,這也不排除是因為剛纔沙隆特站在左邊的緣故,自古對波左邊輸,說不定這句話會有什麼道理呢!

隨著鮮血向著衣衫滲透,隱隱約約有一股疼痛之感向著沙隆特襲來。對於身體上的那些傷口,沙隆特並不擔心,反正也隻是一些小傷罷了,都不在要害部位上,絕對要不了他的命。

作為一名天人級彆的高手,他還冇有那麼脆弱,還不至於因為這麼一點小傷就丟了性命!

但真正讓他感覺麻煩的是,當劍氣擊穿他的護體罡氣,刺破他的身體之時,一縷劍氣也隨之滲透進他的身體之中。

因此,相對於那些表麵上的小傷來說,這纔是真正的問題。

現在這些滲透入他身體之中的劍氣,也隻不過是被他用內力強行鎮壓住而已。

若非如此的話,一旦讓這些劍氣在他的身體之中肆意破壞,一個不小心若是傷及經脈,輕則重傷,嚴重的話,他這一身修為可就儘喪了!

也正是因為如此,現在沙隆特第一時間做的就是應該將滲透入身體的這一縷劍氣逼出自己的體外,或者是強行將這一縷劍氣用內力消磨掉。可是,金靈聖母又豈會給他這一個機會!又豈會給他這麼一個時間!

舉手投足之間,刺、劈、挑、撩........雖然都是一些簡單尋常無比的招數,但在金靈聖母這是級彆高手的手中,卻是發揮除了讓人難以驚人的力量,一劍比一劍更加簡單,但卻越發的淩厲,招招都不離沙隆特身上要害。

越是久戰,越是瘋狂,以沙隆特在東夷之中的身份地位,何曾遇到過這樣的難堪,交手之時,被對方以這樣的強勢生生鎮壓,落在下風,片刻之間,便已經是險象環生。

“錚!”

半空之中,乍聞一聲嘹亮劍吟,響徹了整個天空,隨即,隻見金靈聖母的身上,騰起一股浩然劍意,無數的劍氣聚集在一起凝形而出,霎時間,半空中風雲奔湧,全都染上了血一般的火紅。

“龍翔九天!”

麵對很顯然是又想要放大的金靈聖母,沙隆特內心深處升起一股絕望的時候,但眼中卻也在同一時間閃過一抹瘋狂的血色。

隻見其手中斬龍刃亦綻放璀璨金芒,被他拖帶著,半空之中,綿延數丈,昊光中,更有一條巍峨刀芒盤空而起,赫然殺向他此生最強的對手。

金靈聖母的咄咄逼人,讓沙隆特此時的情況越發惡化了起來。而令東來、王雲天、王升之三人又分成三個方向鎖住了他所有的退路,讓他即便可以擺脫金靈聖母的糾纏,但最終也無路可逃。

能夠成為一名天人級高手的,皆是心智堅毅之輩。畢竟,天人這個境界,可不是光靠資源就可以堆積起來的,更多依靠的還是自己。

那就算是沙隆特心智堅毅,麵對這一種十死無生局麵的時候,內心深處也不由得泛起一絲淒涼和絕望。

但這一絲淒涼和絕望很快就被他拋到一旁,而是被濃重的殺意所取代。既然已經絕對無路可逃,那就轟轟烈烈地一戰好了。就算拚了他的這一條性命,他也要拉上敵人和他一起下去!

“轟!”

絕世神兵,刀劍爭輝,最猛烈的一擊,伴隨著兩人毫不退讓的向前,斬龍刁、飛金劍再度撞擊在一起,半空之中,劍氣刀刃,亦在進行著最猛烈的絞殺。

在這劇烈的衝擊之下,天地都不禁為之失色,隨即天上的星空也都為之變幻了起來。

“怎麼可能?”

金靈聖母這個時候卻是冇有想到,在她的設想之中,本來應該被她徹底壓製下去的沙隆特在剛剛居然再次和他拚了一個不相上下。

畢竟,他自己是天人後期,而是沙險特是天人中期,在修為上,金靈聖母是絕對占優勢的。

而且,劍氣入體,沙隆特還需要分出一部分內力和心神壓製自己體內的劍氣,這個時候怎麼可能有能力和一個高於他實力的對手拚成這樣?

隻是,細心的金靈聖母很快就發現了不對的地方。

這沙隆特周身之中血氣瀰漫,而他整個人的氣勢也在這血氣瀰漫之中不斷拔高。更為準確的說,不應該是血氣,更像是神將身上特有的血煞之氣。

而這沙隆特雖然是一位天人,但卻絕對不是什麼神將!

看到這裡,金靈聖母哪裡還不清楚,這人恐怕是多用了一些禁忌的秘法!這種秘法,雖然可以暫時增強自己的戰鬥力,但一般來說,也會伴隨著一定的後遺症。而越是作用強大的秘法,這種秘法產生了後遺症也會越大。

因此,一般來說,這種秘法都是最後拚命來用的。當然,以沙隆特現在的處境來說,也確實到了非拚命不可的地步,使用這種秘法也無可厚非。

確實,正如聖靈聖母所料,沙隆特確實使用了一種後遺症極其大的秘法,強行暫時提升了自己的實力,更是硬生生地用內力將他身體內的那一道劍氣強行給消磨掉,以防止這一道劍氣在交戰之中反噬於自己。

這一道秘法名為燃血決,是一種燃燒自己的生命來換取實力的恐恢秘法。

也正是因為他的後遺症足夠強大,這效果也得到了足夠的保障,才能支援沙隆特強行消磨掉自己體內的那一股劍氣,並且和實力在天人後期的金靈聖母拚了個不相上下。

與此同時,王雲天、王升之乃至是令東來這個時候也緊緊地觀察著戰場上的情況,並且隨時做好了出手的準備。

到了他們這種地步,終究也都是見多識廣之輩,金靈聖母可以看出這沙隆特的問題,其他幾個也相差不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