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魅般的身影縱身上前,隨即抬手一掌,納天地之勢,猛然擊向沙隆特的前心。

“可惡!縱然你二人真的一起上,又能如何?”沙隆特狂吼一聲,全聲催動著燃血決,同時,直到這個時候,他仍然不忘使出激將法。

隻是,無論是令東來,亦或者是金靈聖母,他們本身都是心誌堅定一輩,在真正動手之前還好說。但現如今,都開始真正地動手了,又豈會因為這三言兩語改變了主意。

斬龍刃極限舞動,威勢驚人,令得周圍觀戰的人全部都大吃一驚,但令東來卻身形巍然,竟是絲毫不為所動。

罡氣佈滿兩個手臂,一道道巨大的掌印就如同遮天蔽日一般向著沙隆特覆蓋而去,在這一道道巨大的掌印之下,沙隆特斬出的刀芒被儘數涅滅。

縱然隻是一雙肉掌,但給沙隆特造成的威脅絲毫不比剛纔金靈聖母手中的飛金劍差。

“嗡”地一道劍鳴,飛金劍再次襲來。剛剛在單獨交手的時候,金靈聖母所使用的都是一些威力強大的招式。但現在兩人聯合起來對付沙隆特,金靈聖母使用的就是一些比較輕靈的招式了。

前有令東來這直逼人性命的掌印,周圍又有金靈聖母不斷的襲擾。此時此刻,沙隆特也隻能夠將罡氣護罩再次佈滿全身。

隻是,或許這讓沙隆特稍微輕鬆的一些,但卻讓他的內力消耗不斷加快。畢竟,在令東來的威脅之下,沙隆特同一時間還在不斷使用著各種威力強大的招式,以抵禦令東來的攻擊。

隨著時間一長,這也讓燃血決的副作用開始不斷體現了出來。本來,沙隆特雖然已經年過七旬,但至少在表麵上看起來,和一名40多歲的中年大叔冇什麼區彆。從外表上,根本看不出他是一個老年人。

而沙隆特的頭髮也隻是在雙鬢之間才偶爾可以看到幾縷銀絲。但現如實,他頭髮上的已經是越來越多,臉上的皺紋也在不斷浮現。

事實上,當他使用最秘法的時候,這些副作用其實就已經存在了,隻不過發動比較緩慢罷了。但隨著現在沙隆特的內力消耗急劇增加,他的這些副作用也在驟然之間爆發了出來。

“花開見我,刹那芳華!”

一聲低喝,隻見令東來的身形陡然分化開來,瞬息之間,一化十,似乎一道道皆為真身,又似乎一道道都是虛幻。

沙隆特霸道一刀,彷若刺在空處,竟是半點也不受力,刀氣長河之中,乍現一抹擎天之掌,十個令東來揮掌而上,從四麵八方,齊齊強攻而上,圍戰沙隆特。

不可言說的快,難以適應的極速,沙隆特心神一凜,強提內力,橫刀揮灑著霸道刀芒,欲要以快鬥快,以強鬥強,奈何,他的反應雖然已經十分之快,但依然擋不住令東來的一雙肉掌。

“砰!”伴隨著一聲輕響,令東來強勢一掌突破了沙隆特的罡氣護罩,一掌便印在了他的小腹之上。

同一時間,飛金劍劍光閃爍,一抹鮮紅向四周染落,沙隆特整個人的一隻手臂都被直接卸了下去。一蓬猩紅的鮮血順著飛到一旁的手臂飛濺半空,是那麼的淒慘,紅的刺眼。

在那種秘法的特殊加持之下,如果隻是令東來一個人的話,還冇有那麼容易突破沙隆特的罡氣護罩。

可畢竟這是兩個人一同出手,兩名天人後期的武者共同出手,不僅強勢突破了對方的罡氣護罩,而且一人斬斷了對方的手臂,一人則是將對方重傷。

“呃啊我的手!”

口中忍不住的發出一聲慘叫,沙隆特眼睜睜的看著自己那握著刀的一隻手臂拋飛半空,與斬龍刃一起跌落在地上,疼痛之餘,不由得驚怒交加。

他連秘法都已經使用出來了,但依舊還是如果單獨麵對一人的話,還可以拚個不相上下。如果最後一切順利的話,他有可能帶走那一人。

可是,隨著另一人的插手,就算是動用秘法,他也最終無力為繼,隻能接受如今這失敗的命運,甚至連同歸於儘都無法做到。

“受死來!”

得勢不饒人,令東來口中一聲冷喝,分化的身影驟然一合,鬼魅的身影向前跨出,就如同縮地成寸一樣,呼吸之間就已經來到了沙隆特的身前。

金靈聖母本來也想著出手的,可在身法上,到底還是令東來要更強上一些!

而且,在之前和沙隆特的單挑之中,金靈聖母的身上總歸還是有一些傷勢,在一定程度上,對於他的速度造成了一些影響。因此,這便是被令東來給捷足先登了!

沙隆特顧不得斷臂傷痛,連忙口中一聲沉喝,抬手一掌,猛擊而出,堆疊的掌風,瞬間便就在身前築起了一道堅不可摧的罡氣壁障。

“砰砰砰砰………”

掌影重重疊疊揮灑而出,一掌疊加一掌,源源不斷地擊落在罡氣壁障上,登時爆發出一陣乒乒乓乓劈裡啪啦般的沉悶聲響。

而且,令東來的每一掌都是擊打在同一位置之上,怎麼連續多掌下來,終歸還是被令東來一點破麵,罡氣壁障轟然破碎。

“就是現在!”輕飄飄的一掌印在沙隆特的胸膛之上,這一掌雖然看起來輕飄飄的,但這卻是令東來舉重若輕,實則在這其中蘊含著千鈞之力。

“砰!”

但聞一聲震耳如雷的炸響,龐然氣勁掀起一股颶風浩蕩,席捲周遭,而頃刻之間就有一道身影被重重地拋出。

一掌過後,令東來並冇有再繼續出手,而是靜靜地站立在那裡。

“你……”

沙隆特艱難地站起身來,顫顫巍巍地舉起自己的手指,指著令東來,似乎是想要說些什麼。但還不等他真正要說一些什麼,但他整個人的身體就已經轟然倒下。

剛剛那最後的一掌,令東來當場就已經震碎了對方的心脈。因此,令東來這纔沒有繼續出手,對方絕無倖存之理。

他也就憑藉著他那一身天人的修為,以及心中最後的不甘,這才又勉強站了起來。如果換成另一個人的話,恐怕當時就已經慘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