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道理,王羽更喜歡打守城戰,尤其是在己方兵力處於弱勢的情況下。

隻是,這一次卻絕對不行。騎兵不善於守城,特彆是黑騎,在衝陣的時候纔可以發揮出他們最大的戰鬥力。如果讓他們守城的話,比起普通的士兵, 又能強多少?

而且,更重要的一個原因就是這裡畢竟不是他們的主場。朱龍府可是東夷的地盤,王羽不認為自己這麼短短的這麼一小段時間就可以收服著滿城百姓之心,現在還不是做夢的時候!

如果真的打守城戰的話,一旦城中的百姓被東夷挑動了起來,那對於王羽他們可是要極為不利了!

因此,當五萬兵馬已經感到南平道的訊息傳來之後, 不等對方兵臨城下, 王羽就已經早早地退出了朱龍府。

“主公,敵軍遠道而來,我軍可趁夜奔襲!”行軍路上,主要的幾位謀士一邊騎乘戰馬前行,一邊商討著下一步的計劃。

“如此一來,正可分兵破之!”聞仲繼續說道。

根據他們收到的訊息來看,除了已經進入南平道這五萬之外,東夷尚有三萬兵馬在後。動用八萬兵馬對付他們兩萬人,這東夷還真是敢下血本的。

“暫且不急!”王羽直接否決道。

這一次,他是真正看到了攻破對方國都的希望。在派出東征大軍之後,東夷國都也僅僅隻剩下了五萬的兵馬,而這一次為了圍剿他們,再次調動了國都內的三萬守軍。

也就是說, 這個時候的東夷國都內部僅僅隻剩下兩萬軍隊的守護了。或許, 兩萬大軍, 再加上那麼一座堅城,彆說是兩萬大軍了,就算是五萬大軍, 也幾乎無法攻破它。

但是,若非強攻,而是進行智取,至少讓王羽看到了一絲攻入東夷國都的希望。

也正是因為看到了真正攻入東夷國都的希望,王羽現在纔不著急這麼快動手。他要等到對方八萬兵萬全部彙聚到一起之際,到了那個時候纔是他出手的時候。

畢竟,如若他將這五萬兵馬給打敗的話,那剩下的三萬走到半路,在收到訊息之後,怎麼可能會繼續趕過來?連前麵的五萬都被打敗了,剩下的三萬如果繼續趕過來,難道是為了千裡送人頭嗎?真把對方的將領當成傻子耍?

當然,兩萬打八萬,怎麼看他們都是處於弱勢的那一方!隻是,如果王羽連這個可能也無法克服的話,那接下來就更加冇有資格去碰一碰人家的國都了!

雖然兵力上處於絕對弱勢,但王羽之所以敢生出這種想法,那他們這邊也自然有他們這邊的優勢的。

對方前後總計八萬大軍, 隻有一萬是騎兵,剩下七萬皆是步卒。而王羽手下皆是騎兵,這就是他的優勢, 速度上的優勢。

隻要利用好了這個速度上的優勢,他就可以營造出區域性力量大於對方的環境,在運動戰之中將對方一一吞下。

“主公,若是不速戰速決,恐我軍糧草難以為繼!”聞仲皺著眉頭說道。

他們這個時候是深入敵境之中,糧草什麼的根本就運不過來。因此,自然也就不可能得到糧草上的補充。

而他們在離開朱龍府的時候,除了在之前一段時間能夠儘量運走的那些之外,也就隻攜帶了半月的糧草,剩下的都分給了城中的百姓。

而出於糧草這個因素的考慮,聞仲這才建意速戰速決。趁著敵人剛剛進入南平道,現在還冇有到達,還在半路之中,他們一路奔襲。

如果可以解決這一路敵人,那之後的南平道就是他們的天下,任由他們的鐵蹄隨意奔馳。

而如果得不到糧草的支援的話,甚至不用敵人主動來攻,他們自己就得自己走向崩潰。

再精銳的一支部隊,你也無法要求他餓著肚子還要保持戰鬥力。在厲害的一名統帥,你也不能要求他帶領著一隻餓著肚子的軍隊走向勝利!

“糧草!文和,可有辦法幫我軍解決此問題?”

這賈詡身長八尺,如果細看的話,就會發現他的眉宇之間隱隱有霸氣流露而出。隻不過,如果再搭配上他那微微發福的身材,那股所謂的霸氣直接蕩然無存。

而且,這賈文和的屬性相當不錯,不愧是三國那個時期最頂尖的謀士之一。

“叮,賈詡,統帥48,武力56,智力99,政治91,魅力83。”

天級巔峰的智力,不比達到巔峰之後的高熲要差。與之相比,賈詡比之高熲不如的也僅僅隻是全能這方麵了。

“主公,據吾所知,主公出城之際,命人攜帶了不少東夷士兵的衣服!這些年位於東夷之中,吾倒是冇少聽什麼官兵或是賊人破城劫掠的事情!”聽到自己被點了名字之後,賈詡不慌不忙地開口道,很顯然早就已經有了想法了。

賊人破城劫掠的事情自然存在,但卻不可能頻繁發生,東夷朝廷勢力也不是白給的。而官兵劫掠這更是一件幾乎不可能的事情了,就算是真的貪心大起,也不可能穿著官兵的裝扮來乾這種事。

賈詡這麼說,已經是直接向眾人暗示了他的計策!直接偽裝成東夷的士兵到周圍的那些城池,或者是乾脆到村落裡直接去搶就是了!

本來,這種事根本就不用偽裝成東夷的士兵,可王羽在朱龍府又是分錢又是分糧的,很明顯就是有時候對方民心的想法。因此,這個時候就不便穿著他們本來的服飾去乾這種事情了,換成東夷士兵的裝扮更加方便。

四夷之中,除了南蠻還稍微有一些隔絕之外,剩下的東夷、北狄、西戎皆和中原文化進行融合,而是其中又以東夷最為深入。

彆說是底層了,就是東夷最頂尖的那幾個貴族之中,甚至是王室,哪一家又冇有中原血脈?甚至王氏與李氏這兩個貴族家族,就是以中原血脈為主導的。

而這也是這千多年來從大武帝朝時期就開始的文化滲透的結果,甚至很多外夷人現在和中原人已經冇什麼區彆了。因此,想要裝扮成對方倒是容易的多,也不怕被髮現破綻什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