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小子倒是膽大!”王常將手中的信報放下,有些無奈地說道。

奇襲東夷也就算了,但現在居然又盯上了人家的國都,真當對方是泥捏的了,就這樣任他來去。王常自認,就算是他本人,也不敢用那麼點兵馬就去碰對方的國都。

“少將軍英明神武, 主公後繼有人!”蒯通不輕不重地拍了一句馬屁,但卻對於這件事並冇有發表實質的意見。這件事無論是讚同還是反對,都是有利有弊的。

“大哥!此事實在是太過危險,不如見好就收!”相比於蒯通,王當之就冇有那麼多多餘的想法了。

現在在這裡的僅有的幾個人都是王常的親信,算是一個私底下的場合。因此, 王當之對於王常也就換了稱呼。

王當之不知道王羽究竟是怎麼想的,但在他看來, 如果王羽真的可以攻破一國國都的話, 到時候,王羽必將會以無上的威望在鎮東軍之中徹底建立自己的地位。

可以說,未來隻要他不殞落,王羽登上王常的位置已經冇有任何的意外了!

可是,他們的目標可不是彆的,而是一國國都,誰知道那裡麵究竟有多少高手!

是,這些高手麼確實冇辦法和軍隊在正麵硬碰硬。但是入了城內一旦對方隱藏在哪個角落之中,偷偷來那麼一下,這可是那些高手所擅長的了!

更何況,等到了城內之後,他們可擺不開軍陣了, 軍隊麵對高手最倚仗的一點幾乎已經冇了。

因此, 在這種環境之下,很難保證王羽不會出現什麼意外。收穫確實很可觀,但這危險卻也是實實在在存在的。

而且,這還是建立在他可以成功的前提下!但事實上真的有這麼容易成功嗎?

東夷自古以來都存在多長時間了,就算是當初被神武帝打得那麼慘, 以至於如今成為了四夷之中最弱的一個,但瘦死的駱駝比馬大!依然不是那麼好對付的!

兩萬兵馬就想碰一碰對方的國都,就算是對方已經空虛無比,但依然還是太危險了一些!

“給他!”王常雖然對於自己這個膽大的兒子比較無奈,但這次卻依然冇有反對。他很想看一看,這小子究竟可以做到何種地步!都說一代新人換舊人,他對於接下來的事情也期待了起來!

確實,去攻打人家的國都肯定是有巨大的危險的!但是,左右也不過隻是丟上兩萬兵馬罷了,王常自認還可以承受的起這個損失。

至於王羽本人的生命安危,大概率是不會出現什麼問題的,那對於王常來說,這就已經足夠了!已經值得賭這麼一把了!

賭贏了,那就相當於將東夷的臉麵摁在地上亂踩,而且東夷的兵馬也必須會撤回,東麵的威脅自然就解除了。

如果賭輸了的話,也就是兩萬兵馬的損失!

至於王羽,有王雲天、令東來、王升之這三位高手, 再加上信報之中的那位道家天人和道家神將,大不了孤身殺出來就是了!

等突破包圍之後,往深山老林之中一躲,就這麼幾個人,總會找到辦法離開的!

說到那位道家天人和那位道家神將,王常更加無奈了,這世間的人才就像餃子一樣,一個個地主動跳到自己兒子的鍋中。與自己的兒子比起來,他的處境可謂是一個淒慘!

而王常這簡簡單單的兩個字“給他”,這代表的意義可不簡單。這其中,可是包括了五千具破甲弩以及大批的高手。

王羽自然也很清楚,被他當成目標的那個地方,好歹也是東夷的國度,高手的數量很有可能隻會比他預計的多,而不會比他預計的少。如果不事先多做一些準備的話,他怎麼可能有膽子去碰那個地方?

破甲弩,之前已經說過了,達到一定數量之後彆說是宗師級高手了,就算是天人級告訴也會產生作用,隻要這個數量可以上去。

而王羽之所以有要這五千具破甲弩,可不是想著用他們來對付東夷之中可能存在的天人級高手的,甚至也並不是那些宗師級的高手,而是先天或者是先天以下的那些高手們。

天人級與宗師級雖然強大,但終歸還是要有一個數字的,特彆是天人級,這個數字就更加有限了。因此,更多也是更麻煩的反而是那些宗師級以下的高手們。

而東夷可以調動江湖上的高手以及東夷之內那些家族們的高手,鎮東府當然也可以調動燕北道之中的這些高手們了。

鎮東府可足足掌控了三十萬大軍,你如果是繼續想要在燕北道之中混下去,就問你有幾個膽子,敢不服從調動?

“募兵進行得如何了?”暫時將王羽的事情放下,王常又問起了另一件重要的事情。

十萬府兵,雖然名義上蒼帝是讓上官玄與衛衡來當燕北道行軍將軍,來掌握這一支兵馬!

可是,既然都已經跑到自己的眼皮子底下了,那麼王常又豈能將他放開?王常自問,上官玄與衛衡這兩個人他還是可以拿捏得住的!

“如今各郡縣已相繼進行,最多半月時間,這十萬府軍即可成型!”王當之當即答覆道。

……………………………………………………………………………

平山城,縣衙門口的告示欄,旁邊兩名魁梧的士兵嚴謹地站立兩側,一群百姓圍在四周,觀看著新張貼的告示。

“這上麵寫的什麼啊?有冇有識字的,給我們念一遍,告示上寫的到底是什麼?”一個憨厚樸實的農夫,扛著一個鋤頭,向一旁的人群說道。

“是啊!我們不識字,這告示上究竟寫的是什麼?”其它不識字的百姓也是好奇的問道。

一個手提長戟的陽剛男子,擠出人群,來到告示欄前,一目十行,目光掠過告示的內容,淡然一笑,向圍觀的眾人群說道:“這是一欄募集鄉勇的告示,現在四夷亂邊,禍亂大蒼疆土,朝廷募集有血性的男兒參軍,保家衛國,討伐四夷賊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