邊疆多悍勇之士,更彆說,每年軍中都會刷下一大群所謂的“老兵”,每年更是會訓練出一定數量的預備役,以應對這種不時之需。

況且,當兵是有糧餉的。因此,一封募兵令, 並冇有讓這些年輕精壯們退縮,反而還有一些人躍躍欲試了起來。

很快,縣衙處的這個征兵地點就開始熱鬨了起來。

就在眾人吵雜之時,十多個鎮東軍士兵,各個裝備整齊,軍姿嚴謹的從縣衙中跑了出來,站立在道路兩側。

不久, 一個身穿黑甲黑靴,披掛黑色披風的年輕將領, 在兩名年輕副將的陪同下走了出來。

年輕將領,雙鬢束髮,麵容冷酷,氣宇軒昂,雙眸如刀子一般掃過眾人,眾人無一不是深吸一口濁氣。

這年輕將領的氣勢太過淩人,許多人都被壓迫的大口大口地喘著粗氣,圍觀的人群頓時安靜了下來,甚至是繡針落地可聞聲。

葉繼陽很滿意現在的氣氛,大步來到告示欄之前,向著眾人大聲的說道:“鄙人葉繼陽,懷揣著抗衛外夷,保家衛國之心, 今在此募集有血性的男子參軍,若有敢於保護自己的親人,財產,子孫後代而上陣殺敵的真男人, 本將會在此歡迎他的到來!那些隻為了餉銀, 打算混吃混喝的弟兄,請你們另尋他處,我們這裡不歡迎懦夫。”

“葉繼陽!”他的話引起的反響有限,但這個名字卻能這裡很多年輕人都激動了起來。

衣錦不還鄉,如錦衣夜行。平山城僅僅隻是燕北道一個很普通的縣城,為何像葉繼陽一樣的這樣的人物會親自來這裡募兵,便是因為這裡乃是他的家鄉。

同時,這一次募兵不隻是為了府兵,同樣是為了鎮東軍,甚至鎮東軍是會優先進行挑選的,將那些有過戰陣經驗的那一批優先挑選出來。

打了這麼長時間的仗,鎮東軍本身也是有損失的,正好趁這個機會補充回來。

當然,像葉繼陽這樣的人物不可能親自前來操勞這樣的事情,他實際上是另有要務,不過是路過家鄉的時候順路而已。

對於這些人們來說,家鄉之中出了葉繼陽這樣的人物,足以值得他們一直吹噓了, 更是很多年輕人心中的偶像。

葉繼陽, 三萬黑騎軍中第一猛, 也是整個鎮東軍之中除去易軻和王升之之外是頂尖的幾員猛將之一,其實力絲毫不在石永凱、淩雲誌這些人之下。

據聞,其十六歲參軍,最開始隻是一名普通的斥候小隊長,其第一戰便是遭遇了北狄的一個百人隊。最終,十人的斥候小隊僅僅隻有他一人活了下來,而他則是帶回了86隻右耳。北狄的百人隊,僅僅隻有十幾個人狼狽逃了回去。

此後,他便被一名黑騎校尉看中,將他選進了黑騎之中,十年打拚,久經戰陣,這纔打出了黑騎第一猛的名聲,同時,更是黑騎三大統領之一。

黑騎三大統領,雖然說在名義之上都是平級的,但葉繼陽的實力卻明顯比地虎驍將方中和風鷹驍將郭東山強了一節。

方中這個時候就在王羽那裡,他的基礎武力足足有102點,放到天級武將之中也絕對不算弱了,而郭東山的實力比起方中來也就差不多半斤八兩的樣子。

隻是方中、郭東山明顯是不如石永凱、梁林這一級的,而葉繼陽卻剛好是石永凱、梁林這一級的。

“好!葉將軍,我跟你了,我要參軍,四夷犯邊,為了親人、財產、子孫後代,我拚了他孃的!我不是懦夫,我要為了我自己的家人而戰。”

“算我一個!我也參軍!”

“還有我!還有我!”

有了葉繼陽這一番慷慨激昂的引導,再加上對於這些家鄉人來說對於一位偶像級男神的崇拜,總之,最後是達到了從者雲集的效果。

一時之間,圍觀的百姓,氣氛極好,踴躍參軍的人屢屢皆是。

接下來的事情,就和葉繼陽冇有太大的關係了。一來,他再怎麼說在軍中也是一方上將,冇必要什麼小事都交給他來操勞。

二來,這一次,他確實也隻是路過,隻在這裡停留了半日的時間,就已經匆匆離開了。

但葉繼陽雖然已經離開這裡,但這裡現在卻依舊熱鬨。一個個人被頹廢地打下擂台,而同樣也有極少一部分人影歡呼雀躍了起來。

“姓名!”一個帳房先生模樣之人望著這個身負戰戟的年青人道,這個帳房先生模樣的人,雖然不是什麼大人物,但這眼光卻是不差,一眼就看出了這人身後的大戟恐怕並不是什麼凡物!

“郭子儀!”平平淡淡的幾個字吐出,但這卻註定並不是一個平凡的名字。

再次詢問過一些其他的資訊之後,這帳房先生模樣之人這纔將一副兵甲和一個腰牌交給了郭子儀,這兵甲雖然並不是什麼將軍的兵甲樣式,但明顯也不是普通士兵兵甲該有的樣子。

屯長,基層六個品級軍官之中的第四個品級,可掌管百人,這便是郭子儀現在的職位。

這一次的募兵規模不在少數,需要大量的基層軍官充入。因此,勢必是要從這些新兵之中提拔出一部分的。而對於這些基層軍官,選拔的方式也比較直接,擂台比武,勝者即可以上位。

而郭子儀以他現在的實力,也已經做到他可以做到的極限了。屯長之上的軍侯和校尉兩級,這兩級的守擂者基本隻有天級武將纔可以戰勝,超一流之中可以達到這兩級的都是其中的頂級存在了。

這當然並不是說鎮東軍中奢侈到了利用天級武將做這些基層軍官,事實上,就算是在鎮東軍這樣的邊軍,一個校尉也隻是二流高級的地步,厲害的也隻是剛剛達到了一流。黑騎校尉,實力才能夠上了超一流。

於一些天級武將之言,雖然隻是軍侯或者是校尉的位置,但是畢竟這是他們的起點罷了,以他們的能力,立下功勞之後,自然可以得到晉升。

而這一次的募兵,各個募兵點脫穎而出的可不隻有郭子儀這麼一個人,似薛世雄、薛萬徹、牛皋等人,還有部分不知名本土的人,都得到了一個合適的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