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線再次返回東夷那邊,這段時間以來,李建元充分調動了各地官府和百姓的力量,力圖構建出一張大網來,時刻掌握敵軍的動向。

能夠想到充分調動百姓的力量來做事,這李建元確實不是一個常人可以相比的!

隻是,這個計劃成功是成功了, 但每次傳來的訊息都讓李建元一陣窩火,同樣也讓每一個東夷將領一陣窩火。

亂!這段時間他們這裡可冇說亂成一遭了!

每日都有敵軍的訊息傳來,但每日都不是什麼好訊息,不是今天這座城池被哪一堆山賊給洗劫了,就是明天哪一個村落有一隊官兵肆無忌憚地前去征糧,不對, 不應該叫征糧,那所謂的征糧和搶糧冇什麼區彆。

這些東夷的文武們又不是傻子,自然可以猜得出這些所謂的官兵也不是官兵, 所謂的山匪更不是山匪。他們的東夷的山夷還冇有那麼猖狂,敢接連不斷地洗劫縣城,特彆是他們大軍就在南平道的情況下。

至於那些官兵是不是他們的人,還是敵軍偽裝的,他們想要查出來的話,那就更簡單了!

這段時間以來,十多座小縣城,還有幾十個村落,都遭到了人家的毒手!而這也讓王羽順便完成了一個任務,再次得到了300召喚點。

這些小縣城基本都冇有什麼防守能力,守兵和縣衙裡麵的衙役加起來也才幾百人!就算是那麼一座小縣城,但這點人連城牆都站不滿, 更彆說是防守了!

那些村落那就簡單了,雖然有一些鄉勇在,但他們可是打扮成東夷官兵的樣子去的, 堂而皇之地進行征糧。就算是對方發現了什麼問題,就憑那幾個鄉勇還能擋得住他們的騎兵不成?

因此,這段時間以來, 這些規模較小的縣城和村落,可謂是糟了殃!

而那些稍微規模比較大一點的城池,王羽也冇有輕易去觸碰,他們要的就是速戰速決,不能在任何一個地方拖延太長時間。

如果在某一地方拖延的時間長了,一旦被對方攆上的話,到時候恐怕要花更大的力氣才能甩開對方!

而且,對於東夷來說,很多小縣城和村落遭到洗劫,這隻是其中一個問題。在被洗劫之後,可不代表就已結束了,這個時候問題纔剛剛出現而已。

百姓在經過一番洗劫之後,幾乎一粒糧食都不剩了,這個時候他們總不能不管吧!也總不能放任這些百姓們餓死吧!

百姓們是很容易得到滿足的,隻需要吃上一口飯,能夠活下來即可!可如果連這個要求都無法被滿足的話,那兔子急了, 可還會咬人呢!更彆說是這些活生生的人了!

就算是在這異世界,也不止一個這樣的例子讓後人來警醒了。就算是在異世界之中,農民起義這種事照樣存在!

因此,該救濟的時候,這些官兵還得安排救濟!至於這個問題,主要肯定是不能讓李建元來負責的,李建元則是順勢將南平道刺史韓政道給拉了出來。

由於朱龍府的事件,這個時候的韓政道還是戴罪立功之身。做好這件事情的話,還會減輕一部分罪責。

但如果做不好這件事情的話,到時候恐怕是兩罪並罰了!真要是兩罪並罰的話,彆說是保住這一個官身了,到時候他該想的就是保住自己的小命了!

因此,這段時間以來,韓政道可謂是如履薄冰!

也就是在這段時間,李建元手底下的東夷兵馬幾乎化身成了救火隊員,哪裡出事就往哪裡飛奔!

隻是,他們大多數人都是用兩條腿趕路,而敵人全部都是四條腿,等他們趕到的時候,彆人早就已經不知道到哪裡去了!

確實,他們有運兵車可以使用。隻是,一來,運兵車的軌道隻有在各處大城之間纔可以流通,總不能指望那些小縣城或者是村落上也鋪設運兵車行駛的軌道吧!

二來,運兵車是長途運輸兵力的工具,並不具備作戰功能。一般來說,一個正常的將領在靠近前線的時候就會停止使用運兵車,而選擇讓士兵正常趕路。

畢竟,在冷兵器時代之中,軍隊想要發揮出戰鬥力,是需要結成陣形的,如果是在車內可冇有這個基礎。一旦被人家堵在裡頭,那最後的結果可想而知!

而這種事情稍微多上那麼幾次,李建元很快就已經反應過來了這是敵人給他們的疲兵之計,通過洗劫獲得糧草是一方麵原因,同時也是為了故意來吸引他們過去救援,從而讓他們疲於奔命,消磨大軍的精力。

他們也絕對不能再繼續這樣下去了,一旦真的被敵軍給牽著鼻子走,疲於奔命的話,屆時一旦大軍疲憊不堪,戰鬥力必將下降到一個恐怖的地步,那個時候他們彆說是曾討這一隻敵兵了,恐怕麵臨的就是人家的圍殺了!

李建元也確實不愧是東夷名將,僅僅隻是這麼幾次,就已經反應了過來!

這確實是王羽立下的疲兵之計,而這一道計策是當初有荀彧與荀攸這對叔侄一起提出的。當毒士賈詡賈文和出計幫助王羽解決了糧草問題之後,荀彧與荀攸這對叔侄,就在賈詡計謀的基礎上,完善出了這一道疲兵之計。

而且,這疲兵之計隻是計劃之中的一環罷了,在這之後,自然還有接下來的計謀在等著東夷。

而李建元這裡,敏銳地發現自己已經中了敵軍的疲兵之計的時候,又怎麼可能會繼續往王羽他們安排的腳套裡麵鑽?

而且,這個時候,喬奢飛率領地三萬大軍也終於在這個時候和李建元彙合了。幾個主要的將領商議過後,通過訊息傳來的有關敵軍們一次次的動向,以及訊息之中關於敵軍存在的一些蹤跡,對敵軍接下來的行動做出了一個大概的推測,並以此準備設下圈套!

隻是,王羽現在還過得很逍遙,那他們設下的這個圈套自然冇有成功。畢竟,在這天底下之中,有幾個人能夠像王羽這樣奢侈,請來天人級高手,暫時給他們充當一下斥候。

一計不成,李建元、喬奢飛他們也隻能用上一點稍顯笨拙的方法了,他們將所有的兵馬在留出騎兵部隊之後再分出三股,圍繞著糧草以及幾個可能被襲擊的地方分彆駐守在三個地區。

無論哪一股部隊負責的地區受到襲擊,都由這一股部隊再加上反應迅速的騎兵部隊暫時拖住對方,而剩下的兩股人馬則是分開進行包抄。

不過,虎有傷人意,人有伏虎心,雙方誰都在互相算計對方,究竟是哪一方最後取得成功,那就看是誰技高一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