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沙臏是主要進行躲閃,正麵碰撞的次數不多,但聞仲的實力終歸在沙臏之上,而且聞仲每一擊又是人借馬勢。

因此,不多時,沙臏就已經落入了下方之中。而且,這個時候的聞仲還冇有太多的摧動血煞之氣。

在血煞之氣的運用之上, 這纔是一名神級武將和一名天級武將最大的區彆,就算是哪位天級武將真的在外力的增幅或者是某種特殊情況之下可以爆發到和神級武將一樣的武力數值也是如此!

“叮,沙臏刀盾技能發動,

刀盾:唯有同時精通刀盾兩種武器,且雙手同時手持刀盾者方可有一定機率覺醒,不同的發動技能效果有所不同。

效果一,持刀時發動, 刀攻,對敵之時, 自身武力 2。

效果二,執盾時發動,盾守,當遇到暗器、弓箭類等遠程攻擊之時,可格檔其負麵技能效果。

注:如果雙方實力差距巨大之時,此效果有一定機率弱化,甚至是失效。”

可以看出,在天級巔峰這個行列之中,沙臏並不算是突出,技能全部爆發之後,最高武力也才119點罷了。

畢竟,沙臏的技能之中雖然冇有明確說明, 但他確實是一個步下將,是無法得到戰馬的加成的。

士兵之中,或者說是騎兵之中, 是可以一手持刀或者槍,而另一手持盾的。但是, 作為將領的沙臏就不方便了。畢竟,士兵衝鋒過程中就那麼幾個動作,但將領卻不同。

盾法主輕靈,須騰如飛隼,跳者獼猴,就地旋滾如狡兔,撲人如餓虎,前後左右,兔起鶻落,斯盾之能事。

一個將領如果使用盾牌為武器的話,是需要各種靈活的身法互相配合的,而這些唯有在步下的時候纔可以完美地發揮出來。

如果是一手刀,一手盾的話,對於自己身法的要求那就更大了。

因此,沙臏隻有在地下的時候纔可以完美地發揮自己的實力。如果真的上了馬的話,表麵上看是增加了自己的武力,但實際上,就算是增加了也無法將它百分百發揮出來, 反而會影響自己正常的發揮, 最後的結果反而是得不償失。

而在天級巔峰的武將之中,沙臏最後爆發出的實力雖然屬於較弱的那一批,但他兩個技能就能特殊效果卻相當出彩。

無論是在降低敵人的武力效果上,亦或者是應對遠程攻擊之上,都是一種很難得的技能效果。

“叮,沙臏刀盾技能效果一發動,武力 2,血刃 3,當前武力上升至115。”

聞仲雖強,但沙臏依然還有竭力低擋,算算時間,他的好兄弟喬奢飛也差不多該到了。隻要喬奢飛到來,聯合他們兩個人的力量,也不至於怕了這個匹夫!

舉盾格檔,揮刀對擊,憑藉著靈活的步法,沙臏不斷地拖延時間。

“哼!徒勞無功!”聞仲冷哼一聲,不斷地調轉馬頭髮動攻擊。久守必失,他就不信這個傢夥可以這樣一直守下去!

“沙臏兄弟莫慌!吾也來會一會這匹夫!”一道馬蹄聲響起,一員手持雙刀的將領出現,遠遠地隔著十多米的距離,雙刀閃動,連續幾道巨大的刀芒橫芒而出。

光這一手,便可以看出,這喬奢飛年紀輕輕,還不到三十步,不僅在外功上達到了極強的地步,就連在內功上也勉強達到了宗師級彆,要不然不可能做到內力外放。

“散!”冰冷且又簡單的一個字從聞仲的嘴中吐出,雙鞭之上的血煞之氣在不經意之間閃動了一下,雙鞭橫掃,就已經將這兩道刀芒打得潰散一空。

但就在這麼一瞬間的功夫,沙臏在地麵上一個翻滾,就已經暫時和聞仲拉開了距離。

“沙臏兄弟,你冇事吧!”喬奢飛關心地問道,並冇有繼續發動攻擊。

作為主修外功的武者,他的內力在精純度等方麵都無法與主修內功的武者相比,而且,他也隻是剛剛突破了這個境界,這種內力外放的攻擊方式,他也無法長久做到保持。

為什麼說那些最頂級的可以內分皆修的功法厲害呢,就是因為這一類功法的修行者,就算是修煉到一定地步之後需要對接下來的方向做出一個側重。

比如說王羽接下來更加側重外功的話,可之後他修煉出的內力依然會精純無比,至少不是喬奢飛他們這一類可以相比的,這纔是這些頂級功法真正的厲害之處。

“放心!無礙!”沙臏的臉色雖然有一些慘白,但卻依舊招了招手道。

“好,沙臏兄弟,由吾來會一會這敵將,由兄弟你在旁邊側應於我!”喬奢飛謹慎地望了聞仲一眼,這纔開口說道。

對方的實力畢竟已經達到了神級,不是他一個人可以對付的。因此,喬奢飛也從來冇有想過自己一個人就上去麵對這麼一名強敵。由沙臏在旁邊打輔助,這一點是必不可少的。

“叮,喬奢飛魔斬技能發動,

魔斬:絕魔影斬,一刀斃命,一刀索魂,不同人發動技能效果有所不同。

效果一,雙刀斃敵,第一刀武力 3,第二刀武力再 3。

效果二,越戰越勇,每戰十合,武力 1,最多可發動三次。

喬奢飛魔斬技能效果一發動,武力 3, 3,基礎武力104,末日雙刃 1,幽冥紫電駒 1,武王 3,當前武力上升至115。”

喬奢飛的技能確實不凡,在最短的時間之內,就可以將武力爆發到一個極高的程度。隻是,接下來,如果想要繼續觸發的話,就不是短時間之內可以完成的了。

喬奢飛手中末日雙刃微微一顫,在聲喝道:“看刀!”,當即手中的雙刀一劃,直向聞仲當麵斜切而上。

聞仲見著他的刀勢,心裡微微一讚,此人在用刀方麵果然功底不差。於是雙腳輕夾馬腹,堪堪避過,接著身子微矮,手中雙鞭一抽,直奔那喬奢飛的右肩。

喬奢飛見對方如此輕鬆地破解自已的一刀而又迅速地發動反攻,心裡知道此人果非是浪得虛名。

待得等聞仲的鋼鞭離自已右肩尚有五寸之時,身子突然一個後仰,跟著手中之刀以半弧形遞出,去勢奇疾而刀勢飄逸靈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