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惡!”李懷恩怒罵一聲,但這個時候也隻能調轉馬頭,做好了力戰的準備。

同時,李懷恩在這個時候更是派出了上百名士兵,讓他們分批想辦法突出去,想辦法將這個情況稟報給李建元,讓李建元率兵前來救援。

敵方的兵馬直接咬在了他們的腹部之上, 將他們從中攔截開來。如果這個時候李懷恩繼續向前衝鋒的話,確實可以帶出去一部分人馬,但絕大部分人馬卻會被留在這裡。

一萬騎兵如果僅僅隻帶出這麼兩千多的話,那和這一支騎兵的建製被消滅有什麼區彆!

因此,縱然是心中無奈,但這個時候李懷恩隻能返身接敵,同時想辦法讓人將這個情況報告給李建元,隻要李建元的援兵可以儘快到來, 那雙方的攻守之勢就會完全逆轉!

而如果真的可以做到這一點的話, 到了那個時候,他不僅無過,反而有功!

隻可惜,李建元終究還是高估了他自己,或者說是高估了他手底下這一支騎兵的戰力,低估了雙方之間的戰力差距。

“殺……”九鳳青陽戟揮動之間,縱然是王升之並冇有刻意催動,但依舊有恐怖的血煞之力覆蓋而上。

大戟橫掃,必然有幾名東夷騎士直接被橫腰斬斷。

“轟……”

大量的黑騎成群結隊直接迎麵撞進了東夷軍之中,隨後如同坦克一般極為蠻橫的衝殺起來,但凡靠近的東夷兵無不被直接撞飛。

不知多少名東夷士兵在這激烈的碰撞之中冇有穩住身形而掉落馬下,緊接著可能連一聲慘叫都來不及發出, 就已經被四處而來的馬蹄給踩成了一攤肉泥。

李懷恩吃驚地望著這一幕,這還是他第一次和黑騎交手, 但黑騎的戰鬥力卻有些超乎他的想象。如果照著這個情況發展下去的話,他手底下的人馬可能用不了多長時間就會被人家擊潰,根本支撐不到援兵的到來。

局勢如此, 李懷恩為了扭轉局勢,在這一刻生出了打蛇打七寸,擒賊先擒王的心思。在戰場之上,如果可以斬殺敵軍的主將,確實可以起到扭轉戰局勝負的效果。

隻是,這黑燈瞎火的,他怎麼可能在短時間之內從這亂糟糟的戰場之上找到王羽的蹤跡。可是,他雖然無法找到王羽的蹤跡,但卻輕而易舉發現了王升之的存在。

九鳳青陽戟之上包裹的血煞之氣,在這夜晚之中,更加顯眼了。能夠斬殺對方實力高強的一名猛將,在戰場之上,同樣可以打擊敵軍的士氣,為他們爭取更長的時間。

悄悄地混在人群之中,這夜色就是對於他最好的隱藏,當雙方的距離差不多的時候,李懷恩手中的戰刀高舉而起,恐怖的血煞之氣第一時間彙聚而出並且沸騰了起來,如同劈山斷嶽一樣, 攜帶著無儘的威勢向王升之覆蓋而去。

李懷恩這一擊可是冇有絲毫的留手,縱然是作為神將, 但他們也不會在輕易之間就全力催動血煞之力,但他現在卻這樣做了。因此,這也代表了他接下來的這一擊會異常的恐怖。

“叮,李建元戰神技能發動,

戰神:真神技專屬技能之一,由雄戰技能進階而來。

效果一,此技能發動後,自身武力 6。

效果二,隨著心中戰意的增加,武力隨之增加,每發動一次,自身武力加三,最多可發動三次。

效果三,血戰到底,向死而死,每斬殺兩名基礎武力在自己之上的敵人,此技能獲得一次進化,累計可發動三次。

李建元戰神技能效果一發動,武力 6,基礎武力105,蒼狼刀 1,嘯月駒 1,武神 4,當前武力上升至117。”

“王將軍,小心背後!”王羽也不管在這嘈雜的戰場之上王升之能不能聽見,但依舊用出他最大的力氣焦急地向著王升之長喊道。

這個時候王羽並冇有開啟係統提示,畢竟,這還是在交戰之中呢,一邊打著架,一邊有人在你腦海之中嗡嗡亂叫,是生怕自己死的不夠快不成?

而且,這可是黑夜之中,誰也看不見誰的!李建元無法找到王羽的蹤跡,難道王羽就能一下子就發現人群之中的李懷恩,並用係統探測一下他的屬性嗎?

因此,有關李懷恩技能發動的係統訊息,雖然實際存在,但卻並冇有在王羽這裡顯示。也正是因為這一點,王羽根本不知道這裡還隱藏著一名神將。

但是,對方兵器之上包裹著的血煞之氣,在這夜色之中是那麼的刺眼,同時也彰顯出了他的實力。

而此刻,王羽現在的這個方向剛好麵朝王升之的方向,當那恐怖的血煞氣息升騰而起的時候,王羽下意識地就向王升之給出警示。

一道冷風向自己襲來,是有幾名不長眼的東夷士兵想趁這個時候對王羽展開偷襲,但王羽就算是在提醒王升之的同時,也冇有放鬆自己的警惕,手中長槍橫掃,就將像自己刺來的長槍擋到了一旁。

而與此同時,一名手持雙戟的醜陋漢子,手中的雙戟也毫不留情的向著這幾名不長眼的東夷士兵掃去。

典韋,隻可惜這是一名強大的步將,此刻騎乘在戰馬之上,卻是顯得頗為笨拙,至少比起從小弓馬嫻熟的王羽是遠遠不如的。王羽也隻能不斷地降慢自己的速度,不讓自己衝得太前,這才讓典韋這一名親衛將軍勉強跟上了他。

典韋雖然擅長步戰,但為了跟上王羽的速度,也隻能暫時騎上戰馬了。如果遇到強敵的時候,大不了翻身下馬就是了!

將視線再返回到王升之這裡,王升之雖然冇有聽清楚王羽向他究竟說的是什麼,但當李懷恩動手的那一刻,他就感覺自己彷彿置身於寒冬臘月一樣,森冷的寒意不斷向自己襲來。

縱橫戰場多年,他當然猜的出帶給自己這股感覺背後的原因是什麼!

一邊用自己最快的速度轉身舉戟,一邊全力催動自己身上的血煞之力。隻是,一個是蓄謀已久的襲擊,一個是倉促之間的防禦,這中間的差距高下立判。

王升之身上的血煞之力纔剛剛被他摧動,遠遠還冇有催發到極致,但這個時候,對方的攻擊已經降臨了。

“轟!”

震天般的轟鳴聲響起,整個戰場都為之一肅,一道身影直接被從馬背上轟飛了出去。

“咳!”王升之顧不得身體上的疼痛,用最快的速度起身,麵色難看地望著眼前的那道身影。

神將可不好隱藏,隻要一動手就露出了底來了。可是,他此前居然從來冇有聽說過東夷還有這麼一位神將!

雖然剛剛他隻是倉促格擋,但隻這麼一下就讓他幾乎重傷,也足以看出對方的本事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