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東來先生的事情便到此為止吧!”蒼帝似是隨口說道。

對於令東來的情況,蒼帝已經瞭解過了。五年之前,皇甫雨薇曾向他求過皇室的一樣重寶赤陽丹,為的就是抵消王家之中的九葉血玲瓏。

這些情況,蒼帝都是知道了的。

而且,這些年,皇甫雨薇從蒼帝這裡要了大量的資源,蒼帝也都應允了。

帝王之間也是有親情的,隻是同樣在帝王心中,有些東西比親情更珍貴,哪怕犧牲親情也在所不惜罷了。

更何況,蒼帝對於皇甫雨薇是有愧的。那些東西雖然珍貴,不過,蒼帝卻也冇有吝嗇過。

而結合柳雲修與寧不棄二人的情況,蒼帝也大概猜出了這些東西都應該與那位新出現的天人令東來有關,九葉血玲瓏與那些資源就應該用在這位天人身上了。

當然,蒼帝隻猜對了一部分,在係統植入的記憶中,九葉血玲瓏確實被令東來用了,皇甫雨薇用赤陽丹幫王羽抵消了盜取九葉血玲瓏的罪過。至於剩下的資源,卻是用在了越王八劍的身上。

而聽到蒼帝這麼說之後,柳雲修與寧不棄二人也就不再對令東來的事情多言了。老大都發話了,他們自然不敢不從。

長年伴君左右,他們早已經學會了什麼時候該說什麼,什麼時候該忘記什麼。

“陛下,臣有要事稟報!”寧不棄再次跪下,行禮說道。同時,在心中再次悄悄地罵了柳雲修一句老狐狸。

“何事?”蒼帝依舊頭也不抬地道,似乎手中的奏章有什麼吸引他的地方一般。

“啟稟陛下,臣在查探令東來先生之時,意外發現…發現…”寧不棄邊說邊重新整理著措辭,聲音也在不經意地變得抵沉了一些,“發現王羽公子入京途中曾遭遇大規模襲殺!”

“何人所為?”平平淡淡的聲音響起,好似一絲感情都不曾附帶一般。

“以附近殘留的兵器來看,一夥當是山匪流寇,另有一夥所用乃是禁軍裝備,且發現大量被損壞的強弩殘留!附近山林似有多位宗師級出手痕跡!”寧不棄小心地說道,同時,也在想著接下來該怎麼說。

畢竟,接下來要說的纔是麻煩事!

搞不好,可是很容易會被遷怒的。

“禁軍,強弩,多位宗師?”蒼帝似乎開有了一絲興趣,一邊用筆在奏章地輕描淡寫地寫了幾個字,一邊帶著一絲似笑非笑的感覺開口問道,“還查到什麼?”

聽到了蒼帝的這種似笑非笑的語氣,寧不棄後背上不由得發出一陣冷汗。長年跟隨在蒼帝左右,哪裡不知道這是在蒼帝動怒時纔會有的表現!

“陛下,據臣與柳雲修柳大人聯手調查,禁軍第三營前段時間有三百士兵暗中離京。不久前,第三營將軍左平來宣佈這三百士兵被裁撤併另選三百精壯補齊!”

聽到寧不棄在他自己的說辭中多加上了自己,柳雲修一陣惱怒,這是想要強拉他下水呀!

“此外,供奉堂陳子書、陳子禮、陳子義三位供奉早前宣佈閉關,但臣與柳大人意外發現此三人早已離京,至今不知其蹤跡!”寧不棄停頓了一下,但還是接著硬著頭皮繼續說下來了。

“連供奉堂也參與了!那三人恐怕永遠不會回來了吧!”蒼帝抬頭冷冷地看了柳雲修與寧不棄二人一眼,這才似乎若有所思地道。

雖然寧不棄冇有明言那所謂的宗師出手痕跡乃是供奉堂的那三位宗師,但蒼帝卻已經很清楚地知道了這寧不棄暗中的意思。

至於那句“恐怕永遠不會回來了吧”,既然王羽身邊有一位天人級彆的令東來保護著,那自然是不會回來了,確切說應該是不會再活著了。

“是太子,還是老大,亦或是老三乾的?”蒼帝再次回覆到了那種不帶一絲感情的狀態,出聲向著寧不棄問道。

不僅出動了禁軍,還有能力調動供奉堂的供奉,這京都之中可就那麼一小部分人。

而這京都的事情自然是逃不出蒼帝的耳目的,諸皇子之間的矛盾,太子與王羽之間的糾葛,蒼帝該知道的都知道的一清二楚,很快便自己判斷出了一個大概範圍!

“臣,不敢說!”寧不棄微微低頭,然後纔開口說道。

“又不是你乾的,說吧!”盯了寧不棄一眼,複又低下頭,蒼帝語氣之中多了一絲輕輕的不悅。

“據臣所查,”說到此處,寧不棄不由停頓了一下,這才繼續說道,“太子親信吳惟忠事發前曾接觸過禁軍左平來將軍以及供奉堂三位供奉!”

“太子做的?”蒼帝輕輕地呢喃道。

這句話,在場的柳雲修與寧不棄二人可都冇有敢往下搭。什麼話該搭,什麼話不該搭,這兩人還是非常清楚的。

微微搖了搖頭,蒼帝不願繼續多想了,他那幾個兒子都不是什麼簡單的貨色,這件事究竟是誰做的,他一時間也分辨不出來。

這件事表麵上雖然太子是最大的嫌疑,不少的事情都指向了太子,但這深深地埋藏在暗中的真相究竟是什麼呢,這又有誰是可以知道的!

“還有何事?”蒼帝望著寧不棄那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不耐煩地開口問道。這些個老傢夥,說話做事就不知道痛痛快快地。

“啟稟陛下,吳惟忠不見了!”

“不見了?”蒼帝不由得微微笑了笑,這樣一來,這件事可就更有趣了。

吳惟忠不見一事,不僅他的那幾個兒子有嫌疑,就連王羽也有嫌疑。

於幕後之人而言,吳惟忠的消失可以保證訊息的保密,將其想要隱藏的訊息隱瞞起來。

於其他幾位皇子而言,抓了吳惟忠,若是可以問清這背後的真相,不僅有機會收穫鎮東將軍府的友誼,還可以藉機對付真正的幕後之人。

而最後的王羽就更不用說了,僅僅隻是查清真相,找到襲殺他自己的幕後之人這一個理由,便足夠讓王羽暗中動手抓吳惟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