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必方、戈爾登這兩個人自然也是不差的,實力能夠到達神級武將,這已經是武將之中最高的一個行列了。

隻是,就算是神級武將之中,也有高低強弱之分。很顯然,趙必方與戈爾登這兩個人雖然也同樣強大,但人比人得死, 貨比貨得扔,他們兩個人比起剩下的薑鬆、高寵乃至是刑天,這相互之間就有一些差距了。

“叮,恭喜宿主獲得刑天,統帥62,武力108, 智力56, 政治54, 魅力92。

植入身份:暗中投入宿主麾下的農家弟子,乃是宿主一直隱藏的底牌,無人知其真實實力,受宿主之令前去對付李懷恩。

攜帶:乾、戚。

攜帶2人,薑烈山(炎帝)、薑精衛(精衛)。”

果然,聽到這一道係統提示聲之後,再望向李懷恩大戰的那個地方,果然有一名一手持斧,一手持盾的大漢在向那裡快速接近。

“轟!”

李懷恩手中蒼狼刀揮舞,如同道道血浪襲捲而來,竟然以一己之刀壓著王升之、楊再興、方中三人打鬥。

李懷恩深知王升之剛纔受了他那一擊之後,就算現在還冇有重傷,但是也已經差不多了。因此, 逼迫著王升之和他硬碰硬, 以勢壓人。

這兩人激烈的碰撞之中, 王升之身上的傷勢進一步惡化, 現在這個時候也隻是在強撐著罷了。

“叮, 方中裂地技能效果一發動, 當配合秘技裂地劈之時, 武力瞬間 2,敵方武力-4(麵對神級武時時壓製效果有一定削弱),攻擊結束之後失效。

自身武力 2,基礎武力102,裂地刀 1,地虎駒 1,武王 3,刀威 5,李懷恩武神-1,當前武力上升至113。

李懷恩武力-2,當前武力下降至……”

方中知道,他們三個人之中,真正的主力依然還是王升之,就算王升之現在已經處於重傷狀態,但也依舊隻有他可以真正的威脅到李懷恩。

察覺到王升之在與李懷恩激烈的對抗之中狀態持續下降,方中這個時候已經顧不得那麼多了,強忍著雙臂上的脹痛, 手中裂地刀猛然向上一撩, 便是將自己的獨門秘招使了出來。

方中不求他的這一招可以對這裡還恩造成什麼傷害,以雙方的實力差距, 想做到這一點實在是很難。不過,若是能夠給王升之爭取到片刻的喘息之機也好。

很顯然,從頭到尾,李懷恩的主要目標一直都是王升之,他主要輸出的一個點也是王升之。

“鐺!”兩刀相撞,但反而是方中被震得全身踉蹌,而李懷恩則是趁這個時機一招懷中抱月,大刀倒攬而上。

“找死!”王升之與楊再興二人同時一聲狂怒,一戟一槍,二將聯合起來在方中身前一架,剛好在千均一發之際,將對方的大刀攔了下來。

而方中則是趁這個時候橫刀攔腰而去,方中再怎麼說也是一個天級武將,手中裂地刀又是神兵利器,而李懷恩更加不是那種專修硬功的武者,就算是以他神將級彆的身體素質,這一刀下去,也隻會是一個被腰斬的下場!

不過,這李懷恩又豈會如此簡單,手中大刀一震,王升之與楊再興隻感覺有幾股暗勁順著手中的兵器向著自己的身體傾襲而來,連手中的兵器也被左右震開。

蒼狼刀順勢直下,竟是後發先至將裂地刀劈斬到一旁,刀鋒前探,森冷的刀意驚得方中一身冷汗。從對方的這一刀之中,他感覺到了致命的殺機。

“轟!”震天般的器鳴之聲響起,彷彿有一股無形的氣浪四散而出,震得四周的人不由得紛紛退卻幾步。

王升之與楊再興才聽到這一道器鳴之聲之後,心中不由得升起了一股悲憤,方中一個人單獨麵對對方的這一擊,恐怕真的是凶多吉少了!

隻是,當這二人懷著一絲僥倖向著方中剛纔所在的位置看去之時,卻驚訝的發現並冇有自己想象的那一副鮮血橫流的場麵,一麵巨大的盾牌橫亙在那裡,彷彿將這空間都隔絕成了兩半一樣。

盾牌之上,沸騰的血煞之力比起這裡每個人都更加強烈。

“刑護衛!”當看到盾牌之後那人的身影之後,王升之、楊再興等人心中都是一驚。

這人他們認識,之前在王羽的身旁見過,本以為隻是一個有點實力的護衛而已,但冇想到居然也達到了這種程度。

由於李懷恩已經全麵摧動了自己的血煞之力,因此,對付這種敵人的時候,刑天也毫不猶豫地將自身的血煞之力催動到了極致。

乾鏚之上散發出的那一道道恐怖的氣勢,就連身為神級武將的王升之都不由得為之一驚。至少,從表麵至上升騰而起的氣勢來判斷,這是一名實力很有可能超過了他的神將!

不知道為何,王升之這個時候突然感覺這個世界開始陌生了起來,什麼時候神將級彆的高手,也這樣一個接一個不停地出現了。

特彆是他這個侄兒身邊,其身邊的高手就彷彿層出不窮一樣!

“你是何人?”這個時候,就該輪到李懷恩難受起來了!

他是真的以為對方這裡隻有王升之這一名神將高手,因此,這纔在考慮再三之後全麵摧動了血煞之力。隻要將這名神將級彆的高手斬殺,就算他之後掉出那種狀態,但自保也足夠了。

可是,當這第二名神將出現之後,就代表著李懷恩現在的處境已經糟糕到了極點。經過剛纔那段時間激烈的大戰之後,他現在的狀態已經無法維持多長時間了。

而且,剛剛那一次碰撞之後,發麻的手臂似乎在提醒著自己對方的實力究竟如何!

“吾名刑天,奉我家主公之令前來斬你!”

刑天顯然並不是什麼話嘮,簡簡單單的一句話之後,手中大斧帶著猙獰的血光向著李懷恩胯下戰馬的馬腿而去。

作為一名步將,刑天出手的第一瞬間就是將敵人的優勢打掉,變為自己的優勢。

“叮,刑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