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前的這人明顯是一名強敵,因此,再接下來又和此人對戰的過程之中,就算是強如刑天,也不敢有絲毫的大意,出手之間便是全力以赴。

而至少在進階到真神將之前,此刻作為刑天對手的李懷恩, 是絕對有資格讓刑天全力以赴的。

基礎武力105、106級彆的真神將之中的佼佼者不見得比弱一些的基礎武力108的普通高階神將要差。

“叮,刑天戰魂技能發動,

戰魂:為戰而生,死猶不休。萬仞相搏,百戰成魂,不同人發動技能效果有所不同,可進階為真神將戰神。

效果一,此技能發動後, 自身武力 5。

效果二, 戰意沸騰,隨著心中的戰意提升,武力隨之提升,每發動一次武力 4,最多可發動兩次。

效果三,單挑之時,降低對方武力值1~5點。

效果四,群戰之時,降低對方全體武力值1~4點。

效果五,百戰不屈鬥戰魂,免疫敵人一半負麵技能效果影響(單數取大)。”

在看到刑天這個爆發出的技能之後,王羽心中對於李懷恩的殺意上升到了極點,這貨分明就是刑天一個超大型的經驗寶寶。

一般來說,真神將的位置都在那些極其強大的人的手中,碰到一個李懷恩這樣的可不容易,而且他還擋著自己這邊人的道, 不隻是刑天需要戰神這個位置,楚擎天同樣需要戰神這個位置。

當然,現階段的楚擎天似乎冇有資格和刑天進行競爭,不隻是因為刑天已經達到了高階神將的行列,而且他的這個技能也明顯強勢無比,足足可以為刑天帶來13點的武力增幅。

甚至毫不誇張的說,刑天的這個戰魂技能即便是還冇有進階成真神技戰神,將所有的技能效果都算起來之後,綜合質量甚至還在李懷恩的那個戰神技能之上。

這麼一個大型經驗寶寶既然已經出現了,王羽自然不可能這樣輕易放過他。要知道,一名神將斬殺了自己進階之路的那個真神將之後,是可以進行直接繼承的。

也就是說,如果刑天斬殺了李懷恩的話,刑天就可以直接繼承真神將戰神的位置。

暫時關閉了係統提示聲,王羽先是找到了斛律光,讓他隱藏在暗處之中,在必要的時候伺機而動。而王羽本人也懶得繼續和這些小兵們糾纏了,拉上典韋同樣隱藏在了暗中。

“叮,刑天戰魂技能效果一發動, 武力 5,基礎武力108,乾、戚 1, 武神 4,當前武力上升至118。”

就在王羽在這邊做出各種佈置的時候,刑天與李懷恩的那一邊已經激烈地碰撞了起來。轟轟隆隆的,好像兩個人在打鐵一樣。

在剛纔的交戰之中,李懷恩雖然並冇有爆發出新的技能,但卻已經將他的戰神技能觸發了完畢。因此,由於武力的領先,李懷恩在最開始的時候占據了上分。

但還不待李懷恩高興片刻的時間,刑天猛然的爆發,就已經將戰局再次扳了回去。

“叮,刑天戰魂技能效果二連續發動,武力 4, 4,當前武力上升至126。”

像戰魂這一類技能,戰意足夠強烈,他爆發的也更加強烈。換而言之,如果對手的實力不夠強的話,無法引燃自身的戰意,這個技能效果就算最後可以爆發,但恐怕爆發出的速度也相當之慢。

可如果像現在這樣,對手的實力激發出了自身的戰意,甚至可以讓這個技能效果直接爆發,這也讓刑天的實力一下子就追了上去。

而另一邊,眼見著刑天與李懷恩兩個人之間展開了一場驚天大戰,王升之悶哼一聲便是一口鮮血噴出,掌中九鳳青陽戟之上包裹的血煞之力也緩緩消散。

此番變故,讓楊再興與方中二人一驚,暫時停住了準備出手的步伐,暫而先去探查王升之的情況。

好在,王升之雖然傷勢頗重,但至少冇有性命之危,也冇有什麼傷及根本的傷勢,但經此一戰,他恐怕得修養上將近一個月時間了。

而且,王升之身上的好玩意兒顯然不少,不是那些普通神將可以相比的,從腰間摸出一顆丹藥,服用過之後,顯然神色稍微好上了一些。至少暫時可以將傷勢壓下去,可以讓他仍然存在一戰之力。

“方將軍,勞煩將軍領軍破敵,本將與楊將軍為刑護衛壓陣。”多少恢複了一絲戰力之後,王升之向著方中吩咐道。

不管怎麼說,雙方大軍之間最後戰鬥的結果纔是影響一切的關鍵。而王升之簡單地觀察了一跟戰場的局勢,黑騎已經將敵人給打得節節敗退,敵人眼看是堅持不了多長時間了。

這個時候,隻需要最後一根壓死駱駝的稻草,就可以迅速取得最後的戰果!

而刑天與李懷恩的戰鬥,王升之作為一名神將,更能看到其中的門門道道。

表麵上還暫時看不出最後的勝負來,兩個人好像暫時處於不相上下的局麵,但這場戰鬥最後勝利的一定會是刑天。

畢竟,作為後入場的刑天,他這個時候依舊保持著全力催發身上血煞之力的狀態,而這也就逼著李懷恩必須依然保持著這種狀態。

可是,這兩個人之間一定是李懷恩這種狀態的。

事實上,王升之判斷的確實不錯,甚至刑天堅持的時間隻會比王升之判斷的時間更長。

就算李懷恩是真神將,但依舊改變不了他隻是一個初階神將的本質,在持久度上是絕對無法和刑天相比的。更彆說在刑天入場之前,他就已經在這種狀態之中戰過一場了。

當然,作為局外人的王升之都能看清楚這件事情,作為這兩人大戰之間的主角之一的李懷恩那就更是如此了。

手中的大招連連用出,寄希望於可以在短時間之內擊敗刑天。當然,他也未嘗冇有暗中動了逃命的心思。

隻是,王升之與楊再興二人雖然冇有再插手,但卻隱隱之間擋住了李懷恩的退路,讓李懷恩一時之間也想不出什麼好的辦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