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比李懷恩的急躁,刑天卻是穩紮穩打,以乾為守,以戚為攻,攻守兼備,愣是讓李懷恩找不出絲毫的破綻。

“殺!”

一聲怒吼,蒼狼刀刀身之上的血煞之力再次沸騰起來, 幻化成幾近真實的血狼,隨著李懷恩的揮刀而凶猛撲出。

“叮,李懷恩天狼技能發動,

天狼:狼煙起,天狼動,蒼狼嘯,天下驚,不同人發動具體效果有所不同。

效果一, 此技能發動之後, 自身武力 3。

效果二,對敵之時,無論是單挑或者群戰,視其武力值高低降低其武力值1~5點。”

這應該是現在出場的真神將之中,最弱的一個了,所有技能全部都爆發之後,最高武力甚至都冇有突破130的大關,僅僅隻是達到了129點。

不過,就算是如此,比起那些普通的初階神將,他已經強了很多了。

“叮, 李懷恩天狼技能效果一發動,武力 3,當前武力上升至129點。”

“叮,李懷恩天狼技能效果二發動,降低刑天武力值2點, 刑天武力值下降至124。”

“叮,刑天戰魂技能效果五發動, 百戰不屈鬥戰魂,免疫敵人一半負麵技能效果影響,當前刑天武力回覆至125。”

“哼!垂死掙紮!”刑天冷哼一聲,但雙目之中在不經意之間,卻多了更多的慎重。

雙方交戰了這麼長時間,對方這種狀態已經無法久持了,這已經是對方最後為數不多的掙紮了。

不過,野獸在臨死反撲的那一刻纔是最恐怖的。因此,這個時候由不得刑天不慎重起來。

“叮,刑天戰魂技能效果三發動,單挑之時,降低對方武力值1~5點,當前降低李懷恩武力值3點,李懷恩武力值下降至126。”

作為一名真神將,李懷恩的實力弱嗎?這當然是不可能的。

平心而論,雖然相比於現在出場的其他真神將,李懷恩確實不算是什麼。可是,相比於初階神將來說, 作為真神將的李懷恩很明顯是要高上一大截的。

隻是,相對於他的對手刑天來說,李懷恩實在是冇有任何的優勢。就這麼一個壓製技能下來,甚至可以說是讓李懷恩一個技能白白髮動了。

而且,至今為止,除了一個最基礎的武神技能之外,刑天也不過隻爆發了一個技能而已。但是,就算是如此,光這一個技能,再加上一個基礎技能,刑天就已經無限接近於技能全部都爆發的李懷恩了。

“喝!”大步向前一跨,巨大的黑色方盾護於身前。隻是,在血煞之力的浸染之下,原本黑色的方盾現在已經被染成了一副血紅色的方盾。

血狼疾撲至方盾之上,轉瞬之間就進行了十幾次撲擊,隻是,任由其隨意撕咬,但最終卻都無濟於事。

“轟隆隆!”刑天不會束手待斃,擋住敵人的攻擊之後,一條結實有力的臂膀向上抬起,手中的斧子無限放大,向外飛出,分砍血狼的頸和腰,欲要將李懷恩逼回原處。

隻要,這畢竟是來自一名真神將的搏命之擊,又豈會真的有這麼簡單!

血色巨斧與血狼廝鬥,但血狼卻二度發力,整個身子淩空飛躍了起來,而後將全身的重量都撞擊在巨斧之上。

“踏踏踏!”

一股磅礴大力襲來,終究對方有戰馬的加持,在這一點之上,刑天是比較吃虧的,整個人在這一擊之下被迫連退三步。

但是在他後退的過程中,將身體承受力量傾瀉於大地之上,三個深入地底三尺的腳印就那樣浮現出來。

“駕!”逼退刑天,李懷恩顯然這個時候已經冇有了再戰之心,打馬一轉,便要想辦法趁這個機會離開。

雖然前方還有王升之在阻路,但他卻不得不做出這個選擇。戰到現在,他身上的血煞之力已經快被他催發到極限了,已經再難以堅持太長時間了。不趁這最後的時間拚命離開的話,之後恐怕就再也冇有機會了。

因此,他隻能行險一搏。畢竟,王升之已經重傷,他如果真的拚著挨對方一刀而迅速擺脫糾纏離開的話,李懷恩自認自己還是有一定機會成功的。

屏氣凝神,王升之也知道接下來他這裡就變成了關鍵的地方了。片刻的時間,隻要他可以阻攔住對方片刻的時間,等到刑天再度追上來之後,對方就絕對冇有逃生的機會了。

能夠在戰場之上參與搏殺一名神級武將的成就,也讓王升之有一些興奮了起來。

鎮東府已經戍守邊疆幾百年了,在這幾百年之間,自然不可能冇有神級武將殞落在鎮東府手中,隻是,這卻是一個極為有限的數量。但今日,他或許將要再次見證一名神級武將的隕落。

九鳳青陽戟之上,猙獰的血煞之力再次沸騰了起來,顧不得身體的傷勢,王升之再一次儘可能地將自己的戰力發揮到了極限。

隻是,還不待王升之正式出手,一直隱匿在暗中的另外兩人,卻已經先行按捺不住了。

“叮,斛律光落雕技能效果一發動,武力 8,基礎武力100,武王 3,當前武力上升至111。”

銀光一閃而逝,可惜,作為一名神級猛將,而且還是達到了真神級的神級猛將,李懷恩也不是這麼好對付的,蒼狼刀揮砍而出,一直血狼大口撕咬,那道銀光就已經被撕成了一堆粉碎。

而就在這一瞬間,又是一道寒芒乍現,而且,這一道正對的目標還不是李懷恩本人,而是李懷恩胯下的坐騎。

“叮,典韋飛戟技能發動,

飛戟:擲戟過程之中,武力瞬間 5,攻擊結束後失效。

典韋武力 5,神戟 9,基礎武力104,武王 3,冰鐵雙戟、十二支鳳翅金戟 1,當前武力上升至122。

典韋,統帥42,武力104,智力43,政治31,魅力59。”

一隻小小的鳳翅金戟之上,卻蘊含著恐怖的威勢,剛剛撕碎了流光的李懷恩,心頭對於危險的警兆讓他本能地發現了這一道寒芒。

心中可謂是又驚又怒,暗處的這人倒是好歹毒的心思,不朝他本人下手,而是朝他的戰馬下手。

如果真的被對方成功的話,失去了戰馬的話,他今天恐怕是真的是上天無路,下地無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