典韋不愧是整個三國時代頂尖的猛將之一,武力全部爆發之後,居然高達122點。這個數值,放到天級巔峰之中,絕對是最頂級的一批了。

迄今為止,出現的天級巔峰武將也不少了,但也隻有熊闊海一個人可以達到這個數值。

梁林雖然最高的時候甚至可以超過這個數值, 但卻是在群戰的狀態之下,而非在單挑狀態之中。如果是單挑狀態要的話,那麼梁林也隻能算是天級巔峰之中的正常水平。

隻不過,典韋的爆發到現在可還冇有結束,麵對一名實力強大的神級武將,他不敢有絲毫的留手, 他的第四個技能也在這一刻爆發了出來。

“叮, 典韋惡來技能發動,

惡來:古之惡來,凶威蓋世,此技能唯有在步戰之時方可發動。

效果一,單挑時,降低對方武力值1~3點。

效果二,群戰時,降低對方全體武力值1~2點。

效果三,護主時,自身負麵壓製效果翻倍,並增幅自己一半對敵產生實際壓製的武力值,群戰時增幅取對方隨機一人為目標換算。

效果四,軍團作戰時, 隨著自身斬將的數量,可一定程度上降低敵軍士氣。”

不得不說,四個技能相互配合之下的典韋,確實已經非常強悍了,有壓製也有爆發, 已經可以適用於各種情況了。在神級武將之下,絕對是極為強悍的那一批了。

雖然在常態之下比較弱上一些, 但最後在飛戟的全力爆發之下,卻明顯要比同為天級巔峰的平均水平高上一點。

“叮,受典韋惡來技能影響,李懷恩武力-1,當前武力下降至…”

“起!”李懷恩仰天一聲長嘯,雙臂使出最大的力氣來拉動手中拴著馬兒的韁繩,戰馬高高躍起,如同人立一般,而那一道寒芒就擦著馬兒的腹部躥了過去。

“匹夫!哪裡走,留下命來!”伴隨著一聲長嘯,刑天仿若一隻發瘋的公牛,衝入五步之內,他驀然抬起雙臂,巨盾前頂,一把血斧又是向前揮出,銳利斧影在半空中放大百倍,有著誅魔絕仙之勢。

“叮, 刑天乾鏚技能發動,

乾鏚:刑天舞乾鏚, 猛誌固常在, 此為刑天獨有技能。

效果一,乾,盾也,盾反,當受到弓箭、暗器等遠程攻擊技能類負麵技能效果之時,對方施加多少負麵技能效果,無論是否對自身產生作用,皆壓製其具體施加效果的一半武力。

注:若對方負麵技能效果為持續性效果,則此效果持續產生作用;若對方負麵技能效果為瞬時性效果,則此效果持續五回合。

效果二,戚,斧也,斧攻,以步對騎之時,降低其武力值一點,並有較小機率封印其戰馬加成,實力比自己越低,封印概率越高。

注:此技能唯有其乾鏚在手之時方可發動對應技能效果。”

刑天的這一個技能,雖然冇有給他帶來任何的武力增幅,但卻是一個相當強大的輔助技能。

同時是手持雙手兵器,且其中一件兵器是盾的沙臏,他也有一個類似的技能效果。

而如果說沙臏的技能效果僅僅隻是盾守的話,那刑天的這個技能效果再配合上自身其他技能的免疫類技能效果,這就不僅僅隻是盾守了,而是盾反,甚至可以給遠程攻擊的敵人反向造成負麵壓製效果。

至於乾鏚的另一個技能效果,雖然看起來效果很微弱,但實際上卻是為步戰的刑天在一定程度上抹除了敵人的一部分坐騎優勢。隻可惜,如果敵人同樣有免疫類技能效果的話,那這個技能效果的作用就有限了。

“叮,刑天乾鏚技能效果二發動,以步對騎之時,降低其武力值一點,當前李懷恩武力值下降至……”

李懷恩眼見巨大的斧影遮天蔽日,將他所有退路儘數封鎖,無奈之下,隻能以攻對攻,以手中長刀硬接下這一斧。

隻是,李懷恩又哪裡想到,刑天這一式攻擊表麵上是來勢洶洶,但事實上他的攻擊目標同樣不是李懷恩本人。

“轟!”就在刀斧相交的那一刻,刑天卻強忍著雙方兵器碰撞之時散發的那一股反震之力,身子猛然一個側斜,另一隻手上的黑盾重重地頂在了李懷恩胯下的戰馬之上。

仿若有千鈞之力覆蓋而上,縱然是難得一見的寶馬良駒,但在這一頂之下,依然還是不受控製地向著旁邊倒去。

李懷恩心裡雖然惱怒無比,一絲絕望更是難以控製地悄然生動,但身體的本能卻在這一刻讓他自行做出了動作,刀杆撐地,縱身一躍,在戰馬倒地的那一瞬間,他就已經主動脫離了戰馬。

事實上,這纔是正常情況下該做出的選擇,否則,一旦冇有及時脫離戰馬的話,被戰馬壓住身子,縱然你是何等的英雄好漢,也絕不可能在瞬間的功夫就掙脫開來,而在你掙脫的時間之內,刑天隻消一斧,便可以要了你的性命。

曹克讓與司馬雲雷的對決,就充分證明瞭這一點。

不過,雖然李懷恩主動跳下了戰馬,但刑天的反應卻更加迅捷,一道斧光隨影而至,李懷恩無奈,隻能用出了對付這種情況的時候,最有效的手段,驢打滾兒,雖然是狼狽了一點,但卻總算是避過了這一斧。

福無雙至,禍不單行,屋漏偏逢連夜雨,李懷恩纔剛剛被逼下戰馬,眼看著失去戰馬的他已經獲勝無望。

但就在這個時候,原本包裹在兵器之上的血煞之力也在這個時候開始逐漸消散,取而代之的不斷傳來的空虛之感。

王升之,以及隱藏在暗處的王羽、典韋等人纔看到這一幕的時候,俱都是心中一喜。這下子算是穩了,這李懷恩休想再逃出去了。

與之形成對比的是,這個時候的李懷恩卻是在心底深處泛起了一絲絲絕望,而在這絕望之中,又有一縷縷瘋狂不斷地孕育而生。隨著這一縷縷瘋狂的不斷積累,讓他的整個麵容都變得扭曲了起來。

“給我去死吧!”這個時候的李懷恩果真就如同一頭即將要進行殊死一搏的瘋狼一樣,雙目之中綻放出瘋狂的狼性光芒。

“冥頑不靈,徒勞無功!”刑天不屑地冷哼一聲道。

開始玩命的瘋狼確實厲害,但隻可惜現在這一頭瘋狼,已經失去了他最仰仗的利齒,就算是想要搏命,但是他所能造成的威脅也大不如前了。

“叮,刑天戰天技能發動,

戰天,旗揚百戰懾天辰,無畏敢成神。乾鏚添威勢,常羊不必問前塵,此為刑天專有技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