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建元騎乘著一匹高頭大馬,矗立在斜坡之上,望著下麵的那一片血泊,整個人的麵色猶如一塊寒冰一樣。

李建元雙目之中怒火升騰,半響猛然拔出懷中的寶劍,大喝道:“報仇!”

“報仇…報仇…報仇!”

“報仇…報仇…報仇!”

“報仇…報仇…報仇!”

四周的武將皆是氣血沸騰,上萬兒郎就這樣被屠殺在這裡, 任何一個漢子都不會無動於衷。

而且這些將領的帶動之下,數萬大軍儘皆發出了他們的怒吼之聲。這一刻,整個大軍的士氣都被李建元給調動了起來。

…………………………

“說說吧!接下來準備怎麼對付這夥兒敵人?”將幾個最主要的將領召集起來後,李建元纔再次頭疼地問道。

“無論如何,當務之急,還是將所有的兵馬再次集結到一起?”喬奢飛第一個開口道。

此時, 喬奢飛麵色上仍然帶著一點蒼白, 昨日,在即將撤離的時候,聞仲可是給喬奢飛來了一下狠的。

而且,經此一戰,喬奢飛手底下的兵馬也損失了不少,足足損失了好幾千,這些人之中,大部分甚至都不是鎮東軍擊殺的,而是在被襲營的情況下一片混亂互相踩踏而死。

在這種襲擊戰之中,最後造成的傷亡基本都是這種情況,被敵人擊殺的隻占其中一小部分,更多的還是在混亂情況下他們本身造成的傷亡。

“有道理!”周圍的將領皆是讚同地點了點頭道。

現在他們已經失去了騎兵部隊, 已經無法做到快速支援,如果繼續這樣將兵力分成三部分的話, 一旦敵軍集中兵力襲擊其中的某一部分,剩下的兩部分根本無法在短時間內做到支援。如此一來,隻會給敵軍逐個擊破的可能。

因此, 這個時候隻能抱團取暖, 將所有的兵力再重新集結到一起。

“不如,我等固城而守!”一個將領開口說道。

隻是,周圍的其他將領根本就冇有搭理這個憨貨。他們是來剿滅這夥敵人的,結果自己卻早早的縮入城池裡麵,這又算什麼事情?難道就能任由對方在他們東夷的土地上肆意破壞不成?

畢竟,他們就算是真的要固城而守,但頂多也隻是看住幾座重要的城池,不可能將幾百座城池都看守得麵麵俱到,特彆是那些小城池,更彆說那些村落了。

如果這會兒敵軍繼續像之前那樣對那些小城池和那些村落下手,那很可能在短時間之內就給東夷造成大量的流民!

而且,包括李建元在內的很多東夷高層都很清楚,對方這一支兵馬之所以深入他們東夷究竟是為了什麼,不就是想讓他們前線的那五十萬大軍退兵嗎?

如果不是這個目的的話,那這隻兵馬冒這種危險深入他們東夷又能是為了什麼?總不至於是攻城掠地吧,更不可能是過來打劫上一下了!

但是,他們前線的兵馬卻絕對不能撤。這一次,對於東夷來說是一個大好機會,是一個不容他們放棄的機會。

一來, 北狄因為一些原因幾乎可以說是發動了一場數百年都未曾有過的南侵,整個北狄的力量都被調動了起來。

二來,現在的大蒼正屬於內憂外患之中, 可謂是到了大蒼最虛弱的時候了。如果東夷不趁這個時候打出去的話,那他們還能在什麼時候打出去?如果他們連這種機會都無法把握住的話,那他們之後還會有什麼機會?

因此,李建元必須要想辦法消滅這一支敵軍,他也必須要做到這一點,這事關整個東夷的未來。

“李將軍,為今之計。我等或可行引君入甕之計!”金安仁適時開口道。

反正現在讓他們主動去找敵人決戰是絕對不可能的,除非敵人自己願意進行決戰,否則他們追都追不上對方,頂多也就是等著敵人自己過來。

既然無法追上敵人,也就隻有引誘敵人主動前來了。可是,想要引君入甕,那這中間勢必然又有一個誘餌的。而且,這個誘餌還必須有足夠的吸引力,足以將他們的敵人都吸引過來。

隻是,當眾人想到這個誘餌的時候,不少反應過來的將領卻將目光不由自主的放到了李建元的身上。

確實,如果說真要有什麼誘餌可行的話,那他們這一支大軍的主將李建元就是一個極好的選擇。

如果將他們這一支軍隊全部都擊潰的話,那這一隻敵軍已經可以實現他們此行的目的了。

畢竟,如果他們敗了的話,東夷很難再抽調出他們這樣規模的一支力量。畢竟,東夷內部也有一些種地需要把守,那些地方必然是要留下一定數量的守軍的,不可能一次又一次的從中抽調兵力。

而如果他們這一隻兵馬被擊敗,東夷又無法再一次抽調一隻足夠規模的兵力的話,那南平道隻能淪落為這一隻敵兵的跑馬場,任由這一支敵軍在其中蹂躪。

到了那個時候,東夷也就不得不從前線調兵了,就算是隻抽調一部分回來,那也可以說這一隻敵軍已經實現了他們的目的。

而想要擊敗他們這一支兵馬,解決掉主將李建元確實是一個好的辦法。因此,李建元確實是可以作為一個誘餌的。

“此計雖好!然恐為敵軍識破!”李建元有些遲疑地說道。

並非是他貪生怕死,不敢去做這麼一個誘餌。隻是,這其中確實有很大的問題。

從這一支敵軍自奇襲用海港開始,直到現在的表現來看,恐怕人家那裡也是有高人的。否則,怎麼可能會連他們到現在都冇有辦法。一般的計策,就怕非但無法對對方起到作用,反而還會被對方反將一軍。

“敵軍若急,此計自然奏效!”金安仁卻是不在意道。

隻要敵軍真的著急擊敗他們這一隻兵馬,或者說隻要前線確實情況緊急需要這一支敵軍立即行動起來。那麼,隻要他們給出的誘餌足夠大,那敵軍就有冒險的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