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蒼學院,對於大蒼皇朝每個青年來說,都是為了追求夢想的必經之路,更是人生中無比關鍵的重要關口,一旦真正進入學院,前途便是一片光明。

九月一日,這是每年的大蒼學院正式開學之日。

此時,不過清晨時分,於學院之外,便已經裡三層外三層地圍滿了熱情澎湃的青年學子,一眼望去,起碼有數千人!

即便有禁軍在現場配合學院維持秩序,也完全擋不住大家對於學院的熱切之情。

一道悠揚而又莊嚴的聲音響起,萬人肅起,學院的大門亦隨之緩緩開啟。

走進學院,覆蓋於絳色屋簷的金碧琉璃瓦,層層疊疊,如流光宛轉;幾株柳樹屹在這書院前,展露出婀娜風姿。

極目遠眺,大片碧玉般的碧竹視野洗滌,屏息傾聽,方能聽得從中隱隱傳出的絲竹之聲。

老生不談,新生進入學院之後,首先便是會被分入不同的寢舍。寢舍分甲、乙、丙三種,其中丙字開頭的寢舍乃是免費的,這是學院特意為那些平民學子們準備的福利。

至於甲字、乙字開頭的寢舍,乃是需要收費的,而且費用還相當不低,普通人根本無法承擔得起。

因此,雖然這三種寢舍內裡條件有不小的差彆,但也冇有引起學子們太大的抱怨與反對。畢竟,能進甲、乙寢舍的都是付了賬的,僅就這一點就讓人無話可說。

甲二號寢舍,這便是王羽接下來很長時間要呆著的地方了。

“王兄,真是巧,冇想到你我居然同在一處寢所內!”一道聽著有些驚喜的聲音從身後傳來,但聽到聲音之後,王羽卻是臉色一黑。

因為,他已經知道聲音的主人是誰了,趙匡威,又是這個麻煩的傢夥。

“蒼天啊!怎麼偏偏和他分到一處寢所了!”王羽不由得在心底發出一聲聲哀嚎之聲,和趙匡威一間屋子,他以後可有的煩了。

“羽與趙兄確實有緣!”雖然心裡麵想要將這位趙大公子一腳踹走,但表麵上王羽也隻能是這樣擠出一幅笑容說著客氣話了。

“王兄,聽聞這大蒼學院向來美女如雲,如今正是開學之際,不如你我……”趙匡威一邊說著,雙眼之中一邊還散發著陣陣光芒。

看著趙匡威這一幅豬哥樣,王羽不由得想要哀歎道,你就算是要發情了,也不必把你自己的狗爪子又搭在他的肩膀上吧!

何況,你好歹也是鎮西將軍趙長風之子,至於一幅冇見過女人的樣子嗎!

在心中狠狠地鄙視了趙匡威一番,王羽隨即向其回答,“趙兄盛情相邀,羽卻之不恭!”

好吧,大蒼學院美女如雲這幾個字王羽也素來有所耳聞。如今,既然已經來到這大蒼學院裡,自然是該見識見識的。

學院門前,望著這人山人海的熱鬨景象,王羽不由得也沉浸在這種環境中,當初他上大學的時候,每年開學都是這般熱火朝天的。

當然,僅僅隻是片刻的功夫,王羽便又清醒了過來。那些回憶雖然美好,但終究還是過去了。如今,他應該是去努力創造自己的未來。

不過,當務之急,還是應該物色幾個漂亮的妹子纔是。

“王兄,王兄……”正要看看趙匡威這個麻煩鬼又怎麼了之時,從他指著的方向看過去,王羽頓時心中一擅。

隻可惜,王羽此時好似並冇有明白趙匡威這一指的意義,否則,後麵可能就不會有那麼尷尬的事情發生了。

那件事情,即便是日後王羽真的成就一代霸業之後,也不禁感覺對自己有些無語。

連續四五個漂亮妹子一起走過,話說,這大蒼學院美女的質量真就這麼高嗎,居然最差的一個都和田言有的一拚。

這五人之中,特彆是最左邊的那一位。其他四人,都是有說有笑地相互交談,唯有她,雖然是五人同行,但卻好似在專心地散著步,外界的事情都與他無關一般。

當看到這個女孩之後,王羽不得不承認,他有了一絲彆樣的觸動!

“想必姑娘也是學院的學子吧,在下王羽,不知有幸可否與姑娘共遊學院?”輕輕走上前去,王羽打算先和對方認識一下!先認識了,纔會有後續的發展。

身後,看到王羽的這一番操作之後,趙匡威眼神都呆了,又望瞭望五位姑娘中的另一位,趙匡威靜靜地給王羽豎起一個大拇指。

“厲害,王兄!”趙匡威此時這句話絕對是真心實意的。

“你說你叫王羽,大蒼十大天驕中的王羽?”聽到王羽自報家門,這姑娘卻是眼珠子一轉,目光狡黠無比的問道。

“正是在下,姑娘也曾聽過在下的區區薄名!”

王羽並冇有意識到對方最初表情中那一絲不對的地方,他王羽在大蒼也是一號名人,聽過他的名字也不算稀離。

五人之中,剩下的四位女子中有三位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終將目光不由得投入到最後一位氣質冰冷如蘭的女子身上。

那女子僅僅隻是冰冷地瞅了一眼王羽,便又將目光移到了其他地方,並冇有多餘的表示。

其餘幾女見狀,儘皆露出了一絲看好戲的表情。

隻可惜,現在的王羽卻並冇有注意到這一切。

“好啊,羽公子盛情相邀,小妹豈有不從之理!”這妹子似乎是想到了什麼好玩的事情,當即對著王羽嬌笑一聲。那笑容好比冬日中的陽光,讓人都快融化掉了。

“請!”王羽單臂側伸,緩聲說道。

“羽公子,想必不會介意我等姐妹幾人同行吧!”另外四個姑娘之中,其中一個看似活潑陽光的妹子嬌聲說道,眨了眨漂亮的大眼睛,臉上還帶著一絲戲虐的笑容。

“自然!”開玩笑,王羽豈有不從之理。這五個妹子一看就是一起的,他要是說不帶上她們的話,難保那一位也隨之而去。

而且,剩下的四位同樣是花容月貌,隻不過,王羽在感覺上對第一位更感興趣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