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如今,看似一個個皇子各自拉攏人馬,大夏一片混亂,然此番爭鬥,終歸是龍氏之爭!”帝之淩意味深長地說道。

對於那些皇子們,龍啟銘自然不會不看著。其他人之間的家族兄弟爭鬥,也就是失了前途, 失了家產罷了。可這些皇子之間的兄弟爭鬥,丟失的可還有性命。

曆代皇子的爭鬥之中,怎麼得也得死上幾個的!特彆是之前和自己鬥得最狠的那幾位,龍啟銘又怎麼可能會輕易放過他們?

隻是,這些皇子之中,有好幾位可是險之又險地躲了過去, 甚至好運地遇到貴人相助。而這背後的事情,根據這幾個人剛纔的對話就可以看出,裡麵居然還有帝之淩的身影在!

確實, 就算是這些皇子們逃了出去,可他們第一敵人依舊還是龍啟銘。當然,除了龍啟銘之外,還有其他的皇子們!

這些皇子們各立山頭,相互之間展開爭鬥,消耗是誰的底蘊呢?那自然最先消耗的是皇室龍氏的底蘊!

好歹也是幾百年的皇朝了,誰知道這幾百年之間究竟積攢出了多少的家底!而現如今帝之淩的這一手,就是讓這些皇室的家底儘可能地用在內耗之中。

帝之淩不清楚皇室的底蘊究竟有多少,但他卻清楚帝閥在這幾百年裡究竟積攢了多少的家本,暗中隱藏了多少高手!

帝之淩參與的可同樣是高階局,對於這世上絕大多數人來說,後天都可以稱得上一句高手, 更彆說是先天了。

但對於帝之淩這樣的高階局玩家來說,宗師或者是天級武將纔可以勉強稱上一句高手, 真正能夠引起他們重視的高手應該是達到了天人或者是神將的這一級。

大夏皇朝一夜大變,將天下不少人的目光都吸引了過去,甚至有些人還在猜測,大夏皇朝會不會因為這場變故逐漸走向衰落!

當然, 對於少數的幾個人來說,他們卻發現天上的一顆星辰的光芒越發璀璨了起來。隻是,亂世來臨,這天象越發渾濁了起來,能夠檢視出一絲端倪的,無不都是站在天下最頂級的人物!

而且,不說是本來就和大夏皇朝正在交戰的大楚皇朝,甚至和大夏皇朝接壤的另一個大魏皇朝,這個時候也有些蠢蠢欲動了起來。

不過,就在這個時候,東夷內部,一場很可能會決定東夷命運的大戰也將要在這個時候開啟了!

這一場大戰,李建元若勝,那前線的50萬兵馬自然可以繼續抓住大蒼內憂外患的機會攻打大蒼了。可如果是王羽勝利的話,東夷接下來或許就真的要麻煩了!

李建元的引君入甕之計終歸還是展開了,李建元這個東夷主將的誘餌確實夠了,解決了他, 就可以迅速擊潰東夷這幾萬人馬。

接下來,王羽就可以肆無忌憚地準備襲取東夷國都的計劃了。千載難逢的好時機,東夷在大規模出兵之後本來就已經空虛了, 就連國都也隻剩下五萬兵馬駐守。

而就是這五萬兵馬,還有三萬派到了李建元的平亂大軍之中。換言之,現在的東夷國都也隻剩下兩萬的兵馬了。如果無法把握住這一次機會的話,那接下來怎麼可能還會有機會遇到這種好機會!

因此,就算是猜到這是一個誘餌,周圍肯定還會有重重陷阱,但卻依舊忍不住會產生心動。這,便是人心。

這種設計的巧妙之處便在於雖然確實有可能中了地方的陷阱而落入萬劫不複之地。但是,同樣也存在一戰擊潰敵方的可能。

無論是王羽的這一方,或者是東夷的那一方,同樣都有勝利的機會,但也同樣都有失敗的機會。

畢竟,如果對於王羽這一麵全部都是失敗的機率的話,那麼王羽如果看出來的話,又怎麼可能會自願踩入敵人的算計!既然都不會踩住敵人的設計,那敵人的這一番算計自然是無用了!

更為恰當地來說,東夷這一次設下的這個引君入甕的計謀,從最開始的目的就不是為了擊敗王羽這一支敵軍,而是為了引出王羽他們,讓王羽和東夷這一邊可以正麵一戰。

東夷現在最大的問題就是他們根本逮不到全部都是騎兵成員的鎮東軍的蹤跡,雙方也就冇有正麵交戰的機會。而如果正麵交戰的話,憑藉著兵力方麵的優勢,東夷一方顯然是對於他們自己是充滿信心的。

因此,對於東夷方麵來說,所需要的是逼迫王羽出來和他們正麵一戰!

而最後,王羽的答案也是肯定的,那就是應戰。而且,為了這一次的大戰,王羽將自己能夠調動的將領都全麵調動了起來,徐承、斛律光、林沖、關勝、趙雲、楊再興、聞仲、吉立、餘慶、高熲、典韋、刑天、方中等人,全部都準備參與到這一次大戰之中。

不僅如此,為了接下來的這一場大戰,他還準備再召喚三名將領,召喚過這三名將領之後,留下一次召喚的次數防止觸發平衡。

就算這一次觸發平衡對戰局影響的機率不大,畢竟,這天下這麼大,怎麼可能剛好將平衡的人植入到東夷之中,但也要儘可能避免這種機率。

這場大戰對於王羽來說至關重要,能夠多提升一絲戰勝的機率也要把握住這一絲的機率。有的時候,很可能隻是那麼一絲絲的機率,就可能對戰局造成一個截然不同的結果。因此,這才準備召喚三名強將出來。

冇有參與這一次大戰的將領,也就隻剩下一個王升之罷了。如果可以的話,王羽當然是想要調動王升之這麼一名神級武將的力量了。

可是,王升之畢竟在之前的一戰中受了重傷,就算是有靈丹妙藥在,但也需要一段不短的時間來恢複,這個時候的他肯定是不能動手的。

況且,王羽也需要王升之在那裡安安心心地養傷,爭取到了要攻擊東夷國都的時候,就算他身上的傷勢冇有完全恢複,但也儘量恢複到極大程度的戰鬥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