戀上你看書網,亂戰異世之召喚群雄

“係統,使用一張超一流人才召喚卡進行召喚,再使用300召喚點進行兩次天級召喚,全部側重武力。最後,再花費30召喚點將這三人召喚到我的身邊!”

兩名天級武將,一名超一流武將,在出世之後,對於接下來的戰局,肯定是會有幫助的。而且,王羽可絕對不會相信,東夷之前出現了李懷恩這麼一個意外因素,接下來還會出現第二個!

“叮,超一流人才召喚卡開啟中……

第一人,程咬金,武力93。”

“叮,第二人,尤通,武力90。”

“叮,第三人,蘇定,武力92。”

“叮,第四人,梁師泰,武力99。”

“叮,第五人,孫安,武力98。”

這次係統給出的五個召喚候選人之中,除了最後一個屠龍手孫安之外,其他的都是之前就已經出現過的了。

而且,這一次召喚列表中的五個候選人實力強弱分化也非常明顯,前三個隻是剛剛達到了超一流的地步,而剩下兩個都是超一流之中最強的那一批了。

“係統,去掉尤通和蘇定,在剩下的程咬金、梁師泰、孫安三人之間進行召喚。”

“叮,恭喜宿主獲得程咬金,統帥82,武力93,智力88,政治78,魅力86。

植入身份:宿主手下一騎兵軍候。

攜帶:八卦宣花斧,大肚子蟈蟈紅。”

雖然不是實力更強的梁師泰和孫安這兩個人,但能夠召喚出程咬金也算是不錯了。雖然在武力上或許有點欠缺,但這位在演義之中,可是一名福將。

召喚出了程咬金之後,王羽順手點開了將魂商店的功能。果然,正如他之前所預料的那樣,程咬金同樣是存在將魂的,而且還達到了天級。

不過,購買這個將魂實在是不值得,根據王羽的估計來看,程咬金的將魂最多也就是剛剛達到了天級這個級彆。

與其購買這個將魂花費200召喚點,倒還不如150召喚點開一次召喚得到的收穫也很有機率比這個初入天級的質量收穫大。

因此,冇有特殊情況的話,除非是日後召喚點真的覺絕對富裕了起來,否則王羽是不會購買這種將魂的。

“叮,第一次天級武力召喚開啟中……”

之前的超一流人才召喚也隻是遇到罷了,接下來的兩次天級人才召喚,纔是這一次召喚的主菜。

總的來說,在大規模的戰場之上,真正的主要力量還是天級武將,而雙方的頂尖力量則是雙方的神級武將之間的對比了。

這個世界終究還是太大了,誕生的高手也相對更多,如果僅僅隻是超一流級彆的話,確實還是有些無法拿到真正的檯麵之上去。

“叮,第一人,尚師徒,武力101。”

“叮,第二人,新文禮,武力101。”

“叮,第三人,秦用,武力101。”

召喚列表之中出現的前三個人,其中有兩個人,也就是隋唐第十條好漢尚師徒與隋唐第十一條好漢新文禮是在前麵的召喚之中出現過的,而這三個人也都是來自於隋唐。

隋唐這個版本較多,秦用在其中一個版本之中也有他的排名,他排在隋唐十三傑的第十名。同時,在有的版本之中,他則是作為這一時期四猛八大錘之中的銅錘將所出場。還有就是也曾作為四猛之一出場。

而秦用各種各樣的稱號也確實不少,如“銀麵韋陀”、“銅錘將”,“大錘公子”等。

不過,無論是放在哪個版本之眾,他都絕對是隋唐眾多高手之中的一員,也確實當得起這個天級的實力。

“叮,第四人,太史慈,武力102。”

一呂二趙三典韋,四關五馬六張飛,接下來就是黃忠、許褚、孫策、太史慈這些了。作為三國的頂級猛將之一,這個武力對於太史慈來說並不算高。

三國最有名的五場打鬥,當數虎牢關三英戰呂布,神亭嶺太史慈酣戰小霸王,關羽黃忠戰長沙,潼關渭水許褚赤膊戰馬超,葭萌關張馬舉火夜戰。

而這幾場戰鬥之中,偏偏還是平手局居多。就比如太史慈與孫策的這一場,兩人前前後後大戰將近100回合,不分勝敗,戰力值非常接近。

而除了和孫策一戰之外,太史慈其他的表現也非常亮眼。

北海救孔融挺槍躍馬殺入賊陣,左衝右突,如入無人之境,入城時,一杆長戟挑落數十人。出城時左右開弓,八麵開射,對方戰將無不應弦落馬。

征嚴白虎,再現神箭技藝,一箭將守將左手射透,牢牢釘在護梁上。

而且,太史慈身長七尺七寸,美鬚髯,猿臂善射,弦不虛發,也確實是三國有名的神射手之一。

隻可惜,這麼一名蓋世猛將,歸順東吳後,孫策早逝,太史慈被孫權派去鎮守南方,唯一有記載的帶兵打仗是抗拒劉磐,因此戲份驟減,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sh({});

在演義之中再出場的時候就已經接近他的落幕了。

“大丈夫生於亂世,當帶三尺劍立不世之功;今所誌未遂,奈何死乎!”這去世之前最後的一句悲呼或許也道儘了太史慈心中的無奈。

“叮,第五人,張須陀,武力102。”

瓦崗軍是隋末的一支農民起義軍。在大多數隋唐演義中,瓦崗軍都占據著濃墨重彩的一筆,可張須陀這個名字卻名聲不顯,即使出現,也隻是作為瓦崗軍首領李密的墊腳石。

然而在曆史上,張須陀卻不是一個簡單的人物,在大廈將傾的隋末,他挽狂瀾於既倒,連勝瓦崗軍三十餘次,平定亂兵數十萬,成為柱石將軍。

在剛開始的時候,即便是秦瓊、程咬金、羅士信也在張須陀之下,是張須陀帳下的將領。

根據《隋書·列傳第三十六》記載:“UU看書 www.kansh.com賊裴長才、石子河等眾二萬,奄至城下,縱兵大掠。須陀未暇集兵,親率五騎與戰。賊競赴之,圍百餘重,身中數創,勇氣彌厲。會城中兵至,賊稍卻,須陀督軍複戰,長才敗走。”

6人對抗2萬大軍平均每個人對抗3000多人,如此戰績,又幾人可以做到。

張須陀率軍與瓦崗軍交戰三十餘次,連戰連捷,將瓦崗軍打得落花流水。翟讓有了退讓的想法,這個時候李密站了出來,他向翟讓保證,“須陀勇而無謀,兵又驟勝,既驕且狠,可一戰而擒之。”

由於連戰連捷,張須陀起了驕傲之心,便率軍追擊佯敗的李密,結果在大海寺遭到了埋伏。

張須陀成功突圍,但當他見到屬下將士們還在敵陣中,他又率軍殺了回去。

如此連續衝入敵陣四次,張須陀身負重傷,手下將士也戰死大半。張須陀見狀,仰天長歎。已有死誌的張須陀下馬與敵人交戰,最終寡不敵眾,戰死沙場。

其實,張須陀一直都在打一場不可能取勝的仗。隋朝隻有張須陀一人,可他要麵對的,是一座將傾的天下,是無數走投無路的百姓,是殺之不絕的叛兵。

張須陀想做撐起這座天下的柱石,但他一人無法與天下大勢作對。隻可惜,這樣一位戰無不勝的將軍戰死沙場後卻默默無聞,世人對他的評價隻有李密的那句“勇而無謀”,豈不悲哉?

“係統,去掉尚師徒和新文禮,在剩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