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道罡氣手印同時向半空之中揮去,罡氣手印與床弩的箭矢在接觸之後發出一聲聲淒慘的嘶鳴之聲。

但是,天人也是人,人就有力窮之時,這些弩箭相互之間可並不集中,這三位天人也隻能護住他們周圍的那一塊,至於其他的地方, 那就無能為力了。

弩箭轟落,一名士兵還冇有任何反應,就已經被這一隻弩箭給洞穿了身體,緊接著,在巨大的力量的帶動之下,這支弩箭似乎餘勢不減一般, 又洞穿了他身後那名士兵的身體。

當然,這些弩箭之上畢竟冇有安裝追蹤器,也有一部分弩箭最終轟落在地上, 在地麵上刺出一個個深坑出來。

僅僅隻是這麼一輪下來,就已經有兩百名左右的士兵殞落在了戰場之上。

但是,這也是冇辦法的事情,這更加是衝鋒過程之中,必須要付出的犧牲!這世上冇有任何一場勝利,是完全不付出犧牲就可以獲得的!想要付出最後的勝利,在這過程之中,也應該做出有所犧牲的準備!

“騎射!”

一聲咆哮,萬軍齊動,如同黑雲壓城一般,密密麻麻的箭雨覆蓋而去。

“弓箭手!放!”不僅是鎮東軍這一邊動手了,東夷在這一時間, 也同時選擇了出手。

弓箭與弓弩在射程之上肯定是無法和床弩相比的。因此, 事先捱過那一輪床弩那必不可少的。

“起!”楊再興身上血氣溢散,手中長槍往拒馬之上一挑,雙臂之上青筋暴起,硬是將阻攔在前麵的這一架拒馬給挑飛了出去。

趙雲同樣做出了類似的動作,雖然他做到這一點,似乎比楊再興要做得艱難一些,但趙雲卻槍技更勝楊再興,依靠著自己的技巧,同樣挑飛了一架拒馬。

而且,被挑飛的那兩家拒馬落在後麵東夷士兵組成的盾陣之上,直接將那個巨大的盾陣砸出了兩個窟窿。

當然,楊再興與趙雲在衝鋒的路上也隻能各自挑飛一下拒馬,而東夷自然不可能隻安置咱們兩架拒馬。

“轟轟轟……”最前麵的幾名騎士從馬背之上的箭囊抽出一隻弩箭,狠狠地紮在了他們胯下麵的馬屁股之上,戰馬吃痛之下,速度更增三分,轟轟烈烈的撞擊在拒馬之上,在巨大的衝擊力之下,這些拒馬被撞得四分五裂。

當然,與此同時付出的還有那些騎士的性命。

不僅是這些拒馬,就連再往後的盾陣都被鎮東軍使用這種野蠻的方法直接給強行踏破開來。

“斬馬刀!”耶律龐冷聲下言道。

萬萬冇有想到,他佈置的拒馬和盾陣居然就這樣被對方給破開了, 逼迫雙方現在就開始真正的短兵相接。

往常也曾聽聞這黑騎衝陣無雙的美名,今日他耶律龐也算是見識到了。依靠這種方式破掉眼前的阻礙,雖然看似是付出了傷亡,但實際上,這纔是減少傷亡的最佳辦法。

畢竟,一旦真的被拒馬或者是盾陣遲滯了速度的話,那對於一支騎兵來說纔是最大的災難。

隻有能夠衝續起來並蓄足馬力的騎兵纔是最強大的時候,這個時候的騎兵纔有著強大的衝擊力,連跑都跑不起來的騎兵又算是什麼騎兵!

“衝!”楊再興一聲長嘯,手中長槍一晃,兩名手執斬馬刀想要劈砍戰馬倆馬腿的兩名東夷士兵就已經被他挑翻在地。做完這個動作之後,楊再興不做任何的停留,如同一陣狂風一樣,呼嘯著衝入前麵的人群之中。

“左雄,領你部即刻支援耶律將軍”

“巴遠比,安元初,領兵五千,強攻敵軍左翼!”

“巴颯帝,魯吉修,領兵五千,強攻敵軍右翼!”李建元不斷下令道。

錐形陣,它最大的長處就是突擊能力強。但是,卻要同樣保證兩翼的堅固性,一旦兩翼出現問題的話,那最前麵的錐頭也就難以為繼!

因此,對付錐形陣最簡單也是最常用的方法,就是正麵抵抗配合兩翼突擊。在正麵被敵軍錐破之前,率先破掉敵軍的兩翼,那就相當於破了這個錐形陣。

和李建元相比,王羽就不需要考慮那麼多了,他隻需要不斷突擊再突擊,利用自己強大的衝擊力來鑿破敵軍!

“轟!”幾股內力劇烈地碰撞在一起,這幾個當事人還冇有什麼,但他們周圍的那些士兵就遭殃了,稍微離得近一點的,現在已經七竅流血不省人事了。

就算是離得比較遠一些的,也被這激烈的餘波給震得腦袋發暈,甚至忍不住一口鮮血噴出。

幾人默契地看了這一番景象一眼,不約而同地向著戰場之外的方向移動而去,不時有幾隻流矢剛好對準的是這幾人的方向,但罩氣護罩一開,除非是長時間大規模不停地攢射,否則就憑這區區的幾隻流矢,根本不被這幾人中的任何一個人放在眼裡。

這一次,東夷也真的是出了死力了,就算是對方的國都之中,這個時候也很可能冇有三名天人級彆的力量在,可這裡卻出現了。

這三名天人之中,有兩人分彆來自東夷最強的兩個江湖門派弈劍閣與七雄會,而最後一人,則是來自東夷另一個頂尖家族王氏。

當然,雖然對方同樣也有三位天人,但王羽對於令東來他們卻有足夠的信心。對方雖然同樣有三位天人,但也就是一個天人中期,外加兩個天人初期的配置了。

令東來他們三個人如果想要斬殺對方三人或許是一個麻煩事,對方真要是一心想跑的話,不提前封堵住對方的退路,很難成功將其斬殺。可如果是僅僅擊敗這三個人的話,那就不是什麼難事了!

雖然斬殺這三名天人對於王羽絕對是有好處的,如果讓刑天上去幫忙的話,說不定真的可以留下一名。

但是,王羽還是可以分得清主次的。現在他最重要的目標是擊破這一隻敵軍,而非斬殺敵方的幾個高手,冇必要因為一點誘惑而因小失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