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躍跳下戰馬,典韋還是更加喜歡這種腳踏實地的感覺,手中雙戟一個大周天旋轉,就將想要對他發出偷襲的三名東夷士兵給直接掀飛了出去。

“叮,沙臏武王技能發動,武力 3,基礎武力104, 嗜血破天刀,嗜血裂地盾 1,當前武力上升至108。”

天級武將乃至是神級武將在動手之時,身上都會有明顯的標誌。因此,在戰場之上,如果兩個人距離不遠的話, 想要發現對方還是很容易的。

而典韋這一動手,沙臏便直接找了上來。

以盾為守, 以刀為攻, 四杆神兵在這一刻不斷髮出了激烈的碰撞。

雙兵器的沙臏攻守皆備之下往往能給敵人造成不小的麻煩,但是,今日他所遇到的這個敵人,不僅和他一樣是雙兵器,而且還和他自己一樣是一員步下將。

因此,這兩個人的戰鬥風格頗為相似,戰況也在這兩人剛交手的時候就直接焦灼了起來。

“叮,典韋神戟技能發動,

神戟:戟類武將頂級技能,可先後由戟勇、戟威技能進階而來,不同人發動技能效果有所不同。

效果一,對敵之時, 自身武力 3。

效果二,憑藉心中凶悍之氣不斷提高自身戰力, 每次發動武力 2, 最多可連續爆發三次。

效果三,對敵戟類武將之時,若其基礎武力低於自己,則額外壓製其武力值兩點。

典韋神戟技能效果一發動,武力 3,基礎武力104,武王 3,冰鐵雙戟、十二支鳳翅金戟 1,當前武力上升至111。”

“彭!!!”

雙腳猛一踩他,一個跳躍典韋來到半空中,而握著雙戟的力量也在不斷增強!

隨即,一戟劈下!這是真正的泰山壓頂!!!這一擊之下,帶來的是一股毀天滅地的壓迫之感。

在這一戟麵前,天地彷彿失去了顏色,整個天地間隻剩下一抹威嚴的戟芒。在這一戟麵前,似乎就連空間也無法跳脫被劈開的命運!

而在這威嚴一戟的麵前,他的敵人顯得是如此的渺小。

無形的壓迫感向自己壓來,沙臏麵色越發嚴肅了起來,這是一名絲毫不在自己之下的對手。但是,對方的實力達到了這種程度,他此前居然冇有聽說過此人的名字。

“叮, 沙臏血刃技能效果二第一次發動,武力 3,基礎武力104,嗜血破天刀,嗜血裂地盾 1,武王 3,當前武力上升至111。”

刀盾架在一起,沙臏就像是一個毫不畏懼任何困難的鬥牛士一樣,鼓起自己全身的力氣,狠狠地向上頂去。

虎口發力,典韋被頂得倒飛而出,但空中一個閃身便又已經安然落地,似乎是並冇有受到什麼傷害。但是,沙臏卻是被一股巨力給震得不斷後退。

典韋本就是天生神力之人,剛剛那一下又是自上而下的出手,藉助下墜的力量,可以說是相對於自下而上抵擋的沙臏,典韋肯定是更加占據優勢的。

因此,這簡單的一次交手,吃虧更多的必然還是沙臏。

運轉內力,將身上的麻痹感強行消退,又將內力聚集在自己的雙腿之上,沙臏整個人如同一隻獵豹一樣,快速地進行移動。

見狀,典韋的瞳孔不自覺地收縮起來,一股寒意在他的背後出現!憑藉著自己那超人的反應和野獸般的直覺,典韋一個轉身雙戟便向著自己側身的方向掃去!

“砰砰砰……”四杆兵器就像是狂風暴雨一樣,劈裡啪啦的交響聲音不斷想著四周震盪開來,遮天蔽日的塵埃瞬間卷洗了這兩個人所在的位置。

但這兩個人的身形雖然被掩蓋,但那恐怖的氣勢似乎是在提醒周圍那些人不要輕易靠近!

雲收雨歇,似乎是到了中場休息的時候,當這兩個人的聲音再次重新顯現,兩個人現在都頗有一股狼狽的感覺。

兩個人身上的盔甲都各自有了一些破損之處,靠得近了,隱隱可以發現他們二人身上的一些淤青,二人的嘴角也各自有一縷鮮血留下的殘痕。

在剛剛的交手之中,典韋給了沙臏兩計鞭腿,而沙臏也抓住機會用自己手中的盾牌狠狠地給了典韋一計蓋擊。

“叮,沙臏血刃技能效果二第二次發動,武力 3,當前武力上升至114。”

“叮,典韋神戟技能效果二連續發動,武力 2, 2,當前武力上升至115。”

“喝!”

兩人同時一個後蹬,便再次以氣吞山河之勢向前暴衝而去。

這兩個人越戰城強,儘皆向對方發動了狂風暴雨般的攻勢。隻是,以這兩個人之間微弱的實力差距,想要分出勝負,顯然並不是那麼簡單的,更不是一時片刻就可以完成的。

而就在典韋和沙臏剛開始交手的時候,刑天雖然已經察覺,但卻並冇有去乾預典韋的戰鬥。對方的實力還冇有達到神級,典韋就算是無法勝利,也絕對不會輸給他。

而且,以他的實力,還要和另一個人共同去對付一名實力冇有達到神級的武將。這件事如果要是傳出去的話,他刑天日後還要不要臉麵了?

二來,這可是戰場之上,最重要的可不是和一名將領廝殺,最重要的目標乃是破敵,更確切的說,是將這一仗打贏。

而刑天最重要的任務也不是斬殺敵人多少將領,而且全力助大軍突破前方的阻礙,直取對方的中軍。

因此,刑天把馬一拍,就已經躥到了衝得最前的楊再興與趙雲二人的附近。

他雖然隻有腳踏大地進行步戰的時候,纔是自身實力發揮最為巔峰的那時候,但是,就算是在戰馬之上無法完全發揮自己的實力,可也絕對不是普通人可以相比的。

左手持乾並拉住靠在馬兒身上的韁繩,護住自己身體的一旁,僅以右臂之戚進行戰鬥。但巨斧揮動之下,猙獰的血煞之力自動覆蓋而上,不知道有多少敵人被他攔腰斬斷。

甚至,彆說是被那鋒利的斧芒正麵擊中了,僅僅隻是側麵捱上一下,就少不了一個筋骨斷裂的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