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令下去,命喬將軍與王將軍即刻出動!”最後觀察了一眼戰場命勢之後,李建元寒聲下令道。

作為一名名將,李建元時時刻刻都在把握的戰場的局勢。但此時此刻,東夷難以攻破鎮東軍兩翼,而鎮東軍卻在不斷突破他們的正麵防線。

李建元敏銳地判斷出,接下來, 到了他不得不放出隱藏起來的喬奢飛與王河這一支人馬的時候了。

縱然他現在還無法確定,敵人是否也像他們一樣隱藏了另一隻兵力,但是,現在已經容不得他繼續猶豫了。

“末將領命!”一員將領快速地回答道。

喬奢飛與王河二人隱藏起來的那隻冰馬距離李建元那裡並不遠,正好是一處峽穀處,非常適合用來藏兵。

如果雙方將交戰場地放在這種地形的話, 鎮東軍作為騎兵部隊絕對是處於吃虧的那一方。不過,李建元也很清楚, 如果將交戰場地選擇在這裡的話,那鎮東軍也就根本不會來了。

誘導敵人主動前來決戰,那說明必然是要讓敵人看到有獲勝的希望的。如果無法保證這一點的話,這餌下得再大,那敵人也不會輕易踩進來。

因此,這個最有利的決戰的地形,反而成為了李建元用來藏兵的地方。

命令一經下達,收到訊息的喬奢飛與王河二人就這樣按捺不住出戰的心情,馬不停蹄地向著雙方交戰的地方開始急行軍。

不到小半個時辰的功夫,喬奢飛他們就已經加入了戰場。

“叮,喬奢飛魔斬技能效果一發動,武力 3,基礎武力104,末日雙刃 1, 幽冥紫電駒 1,武王 3,當前武力上升至112。”

末日雙刃之上,一抹幽藍色的光芒一閃而逝,幽冥紫電駒高高躍起, 戰馬下落之際,喬奢飛彎腰重劈,伴隨著“哢嚓”一聲,一杆長槍應聲而斷。

幽冥紫電駒落地,馬背上的喬奢飛依舊平穩如故,看也不看身後的那人,把馬一拍,便向著其他的目標而去。

而喬奢飛身後那人此時的麵容之上,一道血線從上到下流淌而出,本來炯炯有神的雙目,這個時候更是不斷渙散了起來,伴隨著“撲通”一聲,身體硬生而落,一個鎮東軍校尉就這樣隕落在了沙場之上。

雖然隻是一名校尉,在品級上並不高到哪裡去,但這名校尉可是屬於黑騎的校尉。黑騎作為鎮東軍的底盤,作為大蒼最精銳的部隊之一,這裡的校尉的質量可不是其他部隊的校尉的質量可以相比的。

一名黑騎的校尉,實力雖然不見得會高到什麼地步,但基本上都已經初步進入了超一流, 基礎武力已經勉強突破了90。這些校尉如果是放在其它的部隊之中,是有資格當上一名低等級的將軍的。

可是,就是這麼一名超一流的戰力,但卻被喬奢飛直接一刀斬殺。

喬奢飛與王河這支人馬一經到達,就已經直接分成兩路,王河帶隊去正麵維持局勢,而喬奢飛則幫助強攻側麵,爭取讓鎮東軍這一隻巨大的錐子分崩離析。

喬奢飛的加入確實是一個麻煩,王羽現在佈置在兩翼的將領根本就冇有可以阻擋的住喬奢飛的戰力。

對於這種情況,就隻能像耶律龐阻擋刑天的方法一樣,依靠著士兵的性命,而且還是精銳士兵的性命來對強大的個體進行圍殺,再不濟也要進行阻擋。

當然,喬奢飛比起刑天來那可差的遠了,想要利用士兵針對他也要簡單得多。

現在的耶律龐的心中可謂是在滴血,金武衛可是他們東夷最精銳的部隊之一,但到現在為止,已經在這名莽漢的手中損失了百多人了,甚至還有將領損失在了這裡。但也就給對方造成了一點兒輕傷,相當於根本就冇有對對方產生威脅。

而且就算是這點輕傷,還是刑天在大意之下,冇有想到對方一名將領的手中居然有一件神兵利器而產生的。

事實上,這種精銳的部隊對於一名武將的威脅是相當大的,就算是刑天這種級彆的將領,他也不可能真的一直和金武衛這種精銳進行正麵地硬拚。

麵對金武衛這種精銳部隊,刑天最好的方法就是不要戀戰,直接殺出去。以刑天的戰力,一心想要殺出去並不是什麼問題。

更為準確的說,神級武將隻要不死心眼兒地一意死拚到底,而是一心逃跑的話,冇有同等戰力的阻擋,想要殺死他們那可是一件相當困難的事情。

可如果是一意進行死戰的話,或許刑天會給這支精銳造成巨大的損失,但最後刑天也一定會被其生生地給磨死。

當然,剛纔那是指單獨一個人麵對這種精銳部隊的時候,但現在的情況不一樣,這是兩軍交戰。耶律龐手中雖然有三千金武衛,但怎麼可能將這三千人全部都用來對付刑天,能夠抽出幾百人已經很為難了!

而且,王羽手中可也有黑騎,當他發現刑天又深陷其中的感覺之時,就會在第一時間派兵進行乾擾,以至於已經有近百名金武衛精銳士兵喪失在了刑天的手中,但卻僅僅隻是給刑天造成了一點微不足道的輕傷。

王羽在觀察過金武衛之後,也不得不承認,不愧是東夷用來防守皇宮的一支精銳部隊,這支部隊的很多陣型都是用來針對高手的。

在針對高手這一方麵,黑騎很顯然是不如對方的,黑騎的戰術基本都是正麵衝陣的戰術。

隻見刑天現在所處的位置之中,一麵麵漁網相繼向刑天包裹而來,也不知道這些漁網究竟是用什麼材料所做成的,就算是以刑天的能力,也得花上兩斧才能夠將其斬斷。

而且,四周還有一麵麵盾牌不斷地向著刑天擠壓而來,這些盾兵們在行進之間同樣是保持著一種奇妙的陣型,可以將一個人所承受的力量相互分擔到周圍的同伴們的身上。

相對於一些力量型猛將,他們一個人的力量或許遠遠不夠,但如果是十幾個人共同分擔的話,那情況就相當可觀了。

因此,麵對這麼一隻有著專門陣型針對高手的部隊,刑天也冇有輕易深入,而是配合著周圍的黑騎進行絞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