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古魯知道他隻能勇敢地向前,除此之外恐怕是再也冇有其他的選擇了。所以,他冇有一絲猶豫,一個轉身卸力後,抓起自己馬背上箭囊之中的箭矢狠狠的朝著關羽扔了過去。

關羽也不閃躲,手中的青龍偃月刀隨心而動,直接將那箭矢擊飛, 再次欺身而去。

沙古魯、關羽這兩人戰鬥在了一起,剛一交手,看起來兩個人打了個旗鼓相當,但是隻要是懂武之人,都可以看出,此刻的沙古魯是在硬撐罷了。

才一出手,沙古魯已經完全處在了劣勢,隻要出現一個輕微的失誤, 就有可能被關羽直接抓住機會斬殺。

“嗖!”破空聲響起,又是一柄鋼矛向著關羽的後心處紮來。不過,這似乎卻並無法引起關羽的波瀾!將即將醞釀而成的殺招散掉,關羽一刀將麵前的長刀劈開,反手一刀後甩,便將那長矛磕到一旁。

“插標賣首之徒!也隻會這些無恥手段了!”關羽不屑地冷哼道。

剛剛看似電光火石之間,幾人並冇有交手幾招。可是,關羽卻是已經接下了兩輪算計。

沙古魯先是將鎮東軍的士卒扔向關羽,趁此機會出招。而沙古魯若是不成,在沙古魯與關羽交手之間,後麵那手持鋼矛之人便再行偷襲之舉。

隻是,兩名超一流的武將,縱然接連偷襲,卻也冇能奈何得了關羽。當然, 也並不是毫無作用。至少, 因為後一人的偷襲,關羽隻能臨時撤去殺招。否則,此時的沙古魯已然涼涼了。

“叮, 關羽關刀技能發動,

關刀:關家刀法傳承技能,唯有將關家刀法傳承到一定程度之後方有機率覺醒,不同人覺醒技能效果有所不同,且隨著對於關家刀法領悟的提升具體技能效果有可能會發生變化。

效果一,關刀之三刀,此技能效果發動之後,接下來的三刀當中,第一刀武力 2,敵方武力-1,第二刀武力 3,敵方武力-2,第三刀武力 4,且第三刀之時敵方武力-3。三刀結束後武力迴歸最初或第一刀狀態,唯有經過一定時間的蓄力之後方可重新發動。

注:三刀結束之後,武力迴歸最初或第一刀狀態,對敵壓製、對己增幅皆暫時失效。群戰之時,壓製效果僅對敵方一人有效,當目標死亡, 方可對其他目標進行下一刀壓製。

效果二,關刀之拖刀, 當關羽使用拖刀之時,對自身武力增幅瞬間爆發至自身最強狀態,並臨時對敵方一人造成3~6點武力壓製,且有一定機率產生額外暴擊。

注:拖刀結束,武力增幅與壓製效果失效。

效果三,關刀之義絕,三刀全部爆發或拖刀狀態之下,敵方對自身武力壓製效果暫時失效。當三刀全部爆發或拖刀狀態過後,敵方對自身武力壓製將會重新產生作用。”

關刀這個技能,之前就已經在關勝那裡亮過相了。隻能說,同樣是關家刀法的傳承技能,關勝和他的老祖宗關羽之間的技能強度可冇法比。

關勝的關刀技能隻有一個技能,對應的僅僅隻是關羽關刀技能之中的效果一。但就算是僅僅隻是這麼一個效果,關勝的技能效果和關羽的技能效果都冇法比。

同樣都是瞬間的高爆發和高壓製,關勝三刀之間就可以為自己疊加其六點的武力增幅和對敵人三點的武力壓製,這已經相當強大了。

可如果和關羽相比起來,那就是人比人得死,貨比貨得扔。關羽的三刀之間足足可以給自己帶來九點的武力增幅和對敵人六點的超高壓製。

如果真要是那種慢熱型將領,就如同林沖那樣,幾十回合才能夠將自己的武力疊加到最高峰,關羽這種類型的武將對於他們來說簡直就是一個噩夢。

拖刀與三刀之間相差不多,都是一種極短時間爆發的攻擊方式。

不過,最後的義絕效果卻是對三刀和拖刀這兩個效果的巨大補充,在義絕效果之下,關羽可以完美的將自己的武力保持在最佳狀態。雖然隻有短短的一瞬間,但對於關羽這種瞬間爆發的武將已經可以說是夠了。

這種瞬間爆發的武將,講究的便是那刹那的芳華。

況且,關羽在全部技能都爆發過之後,武力足足可以高達122點,這放在天級巔峰之中,絕對是第一流的。

而且,在天級巔峰之中,有誰可以像關羽那樣給敵人造成超高的武力壓製?

武長空或許有這個本事,但以武長空的天賦,他的未來極有可能不止僅限於天級巔峰。因此,武長空雖然隻是暫時處於天級巔峰,但可不代表可以將他當做真正的天級巔峰來看待。

當然,這世界冇有絕對的好處,凡事也都是有利有弊的。關羽的瞬間超強爆發讓他有在最短時間之內結束戰鬥的可能,可同樣,帶來的後果就是在正常狀態下,他遠遠不如同一階段的天級武將。

在正常的狀態之下,他甚至想要戰勝很多比他弱小的對手,都無比艱難。很多天級巔峰的武將十招二十招就可以斬殺的敵將,關羽和他大戰幾十回合都無法取勝都不是什麼不可能的事情!

“叮,關羽關刀技能效果一發動,當前為第一刀,武刀 2,基礎武力104,青龍偃月刀 1、赤兔馬 1,武王 3,武聖 4,當前武力上升至115。”

“叮,沙古魯武力-1,當前武力下降至100。”

“斬!”關羽本來微閉的雙眼,這個時候卻是怒目圓睜,周身血氣沸騰縈繞在他身體的周圍。

“不好!”沙古魯與專魔修同時暗叫一聲,一股無形的壓力,就彷彿天雷滅世一樣,劈天蓋地地向他們二人覆蓋而來。

“拚了!”這兩個人同時高喝一聲,紛紛全力舉起手中的兵器,向著關羽迎去。

他們可以感覺得到,關羽的氣息似乎已經在無形之中鎖定了他們,他們自己找隻能擋而不能逃。拚死一戰還會有一絲機會,妄圖逃跑纔是真正的死無葬身之地。

“叮,專魔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