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耶律將軍放心,本將行事,一言九鼎,不日便送將軍離開!”為了表示對於耶律龐所提供的這些資訊的感謝,王羽甚至親自為耶律龐鬆綁。

“多謝少將軍!”耶律龐虛弱地說道。雖然王羽說了要放他走,但畢竟自己的小命兒還在人家的手中, 耶律龐這個時候也隻能繼續虛以委蛇。

當然,日後說不定還得繼續虛以委蛇,畢竟再怎麼說也有把柄握在人家的手中。

“來人,送耶律將軍下去休息!”王羽向著帳外呼聲道。

帳門大開,耶律龐下意識地向那裡望去,但卻看到了令他驚恐的一幕, 李建元死死地被按在那裡,想要掙紮卻動彈不得, 但望向耶律旁的目光之中,卻是雙目赤紅,恨不得要生吃活剝了耶律龐一樣。

王羽向著帳外招了招手,李建元擋在口中的破抹布被拿下,一陣破口大罵之聲便是就此響起,“耶律小兒,數典望祖之輩……汝不得好死……”

隻不過,片刻之後,這道怒罵之聲再次平息了下去,一塊破抹布再次被塞到了李建元的嘴中。

李建元在東夷之中也絕對是位高權重,如果放在大蒼之中的話,相當於楚西釗、曾經的尤隨風、王常這些人在大蒼朝堂中的地位, 他又何曾受過如此的侮辱!

“少將軍…你……”耶律龐憤怒的指著王羽, 想要竭力站起身, 但剛用刑之後,虛弱的身體卻讓他整個身體一軟,立馬又跌倒了下去。但那發紅的雙目,卻足以證明耶律龐這個時候的憤怒。

“背信棄義, 無恥之徒!”耶律龐不甘地望著王羽怒聲道。

完了,他全完了!一旦他今日的事情被傳揚了出去,就算是王羽真的肯放他一馬,但東夷也絕對不會饒過他的!

“耶律將軍說笑了!本將軍答應放你離開,那就自會做到,將軍可隨時離開!本將軍也曾答應今日之事絕不會外傳,那本將軍自然不會將今日之事告訴其他人!”王羽半倚在一個大椅之上,似笑非笑道。

今日的事,他確實答應耶律龐不會傳揚出去,他之後自然會做到!但是,李建元會不會說出去,那就冇辦法了!

因此,從某種意義上來說,王羽確實可以說是說到做到,並冇有違揹他對於耶律龐的承諾。而且,王羽自己也是這麼認為的。

“你……”耶律龐雙目通紅地指著王羽的方向,他還真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徒。

而典韋與刑天二人則是上前一步,雖然耶律龐這個時候已經虛弱無比,但兔子急了還會咬人呢!作為王羽的護衛, 他們不得不防!

“少將軍,不知在下有何事可為少將軍效勞!”片刻的沉默之後,耶律龐就已經再次平靜下來,冷靜地開口道。隻是,望向帳外的目光之中,卻多了一絲殺意。

這縷殺意,王羽雖然感覺不到,但以刑天的修為卻感知得一清二楚,不著痕跡地再次上前了一步。以他的實力,如果耶律龐有任何的異動,他都可以在第一時間將其鎮壓。

王羽望向這耶律龐的目光之中,難得多了一絲笑意,這耶律龐倒是冇有辜負他那一身的屬性,這麼快就反應過來,並且冷靜了下來,倒是頗為難得。不過,這樣也纔有被他利用的價值。

“耶律龐,統帥93,武力94,智力88,政治86,魅力86。”

這一身屬性說起來,也可以勉強稱得上一句是文武雙全了。不過,也隻有這樣的人,才隻有被當做棋子的資格。你要是冇有足夠的能力的話,可能連當棋子的資格都冇有。

在剛開始的時候,耶律龐確實很憤怒,也很絕望,他真的很擔心他的一輩子就這樣完了。

不過,很快,他就反應了過來,如果王羽真的要背信棄義的話,那就冇必要讓他看到李建元也知道了這件事。

換而言之,隻要王羽這裡的人不透露出這些事情,他再殺了李建元,那這個秘密依舊可以儲存下去。

耶律龐或許也曾想過,將王羽這些人也全部殺掉,但奈何這種不切實際的想法被他早早地就已經拋了出去。或許,日後若真的有機會的話,他不見得不會反噬王羽一口。

但至少是在現在,耶律龐絕對做不到這一點。而他唯一可以做到的是,找到他能夠為王羽所利用的價值,和王羽進行利益交換,讓王羽殺了李建元,將這件事暫時遮掩下去。

“倒也不滿耶律將軍,一來,羽乃愛才之人,似耶律將軍此等良才,羽傾心已久!二來,倒也確實有一些小事需要耶律將軍幫忙!放心,本將軍同樣希望將軍日後返回東夷!”招招手讓人先將李建元押下去,王羽這纔開口道。

“這……”王羽話聲落下,耶律龐臉色也隨之變得陰晴不定了起來。

王羽這是讓他且去東夷內部當內探呀,他耶律龐畢竟是東夷宗室,這個時候,耶律龐也越發地糾結了起來。心中天人交戰,就像兩個人在將他的心往兩邊一起拉一樣。

耶律龐不想死,作為東夷宗室,他未來的前途一片光明。可是,他更加不想背叛東夷,東夷,不僅是他的國,也是他的家。

“吾……吾需要考慮一二!”耶律龐臉色變幻道。

“哈哈哈,這是自然!”

“來人!將耶律將軍送下去,好好招待!”

王羽知道,到了現在,他的目的已經差不多成功了。

耶律龐這種人,既然冇有在第一時間拒絕,而是要考慮考慮,那就已經是一種態度了。或者說,他既然冇有拒絕,而是要考慮考慮,那他就終究有屈服的那一天的。

而王羽倒是不介意繼續刺激他一下,讓這一天提前到來!

王羽相信,隻要逼降了耶律龐,那他遲早會成為羅網的一顆重要棋子的。

確實,王羽確實有讓耶律龐進入羅網的打算。以耶律龐的東夷宗室身份,必定可以成為羅網,成為他王羽打入東夷深處的一個重要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