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簇樓閣庭園儘在參天古木的之中,許是聖賢詩書的,殿閣也沾染了清幽風雅的韻致。

硃色大門洞開,迴廊輾轉曲折,以聖禮殿為中心,組成一個錯落有致、相得益彰的龐大建築群。

大蒼學院,共文武兩院,其內又包括禮、樂、書、數、兵、武、射、禦八科。其中前四科為文院學院,後四科為武院學科。

文院之中以禮、書二科為主,樂、數兩科為輔;而武院中以兵、武兩院為主,射、禦兩科為輔。

當然,大多數人雖然文武隻修一門,但也有少部分人乃是文武皆修。這部分人通常家學淵源,手裡也有幾樣能夠拿得出的本事,可以支撐他們學文的同時,又兼顧習武。

自入院測試之後,新招收的學子們便根據其選擇的主修的方向不同,分成了數類。其中,每類又分彆進行抽簽來分配到不同的學舍,也就是現在所謂的班級。每個學舍之中的人數倒也不算太多,大約也就三十出頭罷了。

一般來說,一個寢舍之人通常都是由同一個學舍之人分配而來的。因此,王羽與趙匡威似乎便成了同班同學。

杯具的人生,冇想到自己才告彆不到五個月時間的校園,居然又不得不去學舍裡聽那些老師唸經,王羽拍著腦袋,隻得無奈地和趙匡威一起進入了學舍。

等到王羽和趙匡威進入之後,學舍之內人也已經來得差不多了。因此,空位已經很少,他與趙匡威也是好不容易纔找到兩個空著的位子坐了下來。

在他們兩人身旁的座位,是一名相當漂亮的小姑娘。隻不過,這小姑娘一副高傲的樣子,仰著頭,看都不看周圍的其他人一眼。

王羽向趙匡威示意了一眼,向他開始打聽起這學舍內其他人的身份。

若是擺著個普通人,趙匡威自然不會認識。可這學舍之內分明基本都是非富即貴,以趙匡威那每天去各種場合閒逛的性子,這裡的人應該是可以認出不少的。

畢竟,想要在學院之中文武皆修還通過入院試的,顯然之前這兩方麵的底子都不錯。尋常百家之家,專精文或武一門的可以通過入院測試都已經很不容易了,更彆說是兩門了。

趙匡威顯然也看明白了王羽的意思,神情稍微變得正經了一些,兩根手指指著他們身旁座位上那個傲氣的小姑娘,壓低聲音說道,“四家之中東方家東方嬌女,王兄,想必此人不用吾多說了吧!”

確實,趙匡威說得不錯,確實是不用趙匡威多說了。

東方家東方嬌女,早聞其名了,也怪不得她如此驕傲。

東方嬌女,年紀比王羽都要小上一個月,但最近聽說此女也已經入了先天,與王羽一樣,同樣位列大蒼十大天驕。同時,此女更是被譽為有很大機會進階天人級的人物。

彆看王羽同樣是先天,可王羽乃是男子,是內外兼修。可東方嬌女乃是女子,走的是專精於內功路線。一般來說,女子或者是不上戰場的武者基本都是單修內功。

內外兼修者,越往後越是困難,比起東方嬌女,王羽之後想要突破更加困難。甚至,在很長一段時間內,王羽的外功都會遠遠地甩開內功。

外功的強弱與一個人的身體狀態大有關聯,這也是為什麼軍中將領一定年齡之後反而會走下坡路的原因。而內功卻需要時間的打磨,一般都是越老越強。

王羽出自鎮東將軍府,戰場衝殺,外功乃是首要。反而是內功,是用來彌補單純修習外功的弊端,為了將身體狀態巔峰儘可能延長。

在到達一定程度後,王羽是不可能內外功齊頭了,接下來有所側重是必然的。在以外功為主的情況下,王羽進階天人的可能性真的是無限小了,倒還不如去衝擊一下外功的神將。

“前麵那個油頭粉麵的小子,倒也算是一個不大不小的人物,乃是河北道鐘家的公子,名叫鐘寶鵬,不過此人倒是古板的很,每日除了看書便是看書。

他旁邊那個看起來不怎麼愛笑的小娘子,同樣出自河北道的一個世家,名叫張敏。

據說,這個鐘寶鵬好像對這個張敏有點意思,不過,這個張敏對於那鐘寶鵬卻是愛搭不理!”趙匡威一邊向王羽介紹著其他人的情況,一邊對著王羽八卦道。

“還有那個長得有點邋遢的小子,姓劉名洋,雖有幾分才學,但卻不務正業,一個月至少有十天是在青樓過的,家裡麵倒是京都裡一個不大不小的官員,也就那樣了!”

“那個小子,”趙匡威又指向另一處方向,“彆看他長得油頭粉麵的,但卻是六大世家中司馬家的人物,名叫司馬輕柔,一個男子卻起了一個娘們的名字。

不過,這小子可是繼承了他們司馬家的毒辣與隱忍,平常裝得就像一個萬年老烏龜一樣,關鍵時候就出來咬你一口!”

看著這趙匡威那咬牙切齒的樣子,王羽暗暗想道,該不會是趙匡威這小子在司馬輕柔那裡吃過虧吧。

不過,一個男子卻取了一個叫司馬輕柔這樣的頗為女性化的名字,確實讓人難以適應。

好似是感覺到了趙匡威與王羽正在議論他,那司馬輕柔竟然轉過身來發出了一個令人如沐春風的笑容。

隻是,這笑容雖然溫暖,但王羽卻天然地想要與其保持距離,司馬家一向的風評確實不怎麼好,笑裡藏刀、陰謀詭計之類的詞簡直是天然形容他們的。

一個學舍三十多個人物,居然有一半以上被趙匡威說了個大概,這倒是令得王羽越發有些刮目相看了。

此時,趙匡威又指向了一個坐在角落中的男子,這已經是趙匡威最後一個比較瞭解的人了,其他的,就算是他也不怎麼認識了!

對於這個男子,趙匡威雖然僅僅隻是說出了名字,但也已經不妨礙王羽知道他是誰了。

皇甫明奉,大蒼皇朝四皇子。雖為皇子,但卻無母族作為靠山,皇位幾乎不可能和他扯上什麼關係!甚至,日後可能最多也就是一個閒散的王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