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一個楚西釗!”一連奔出了好幾裡地,楊素才停下頭看向山穀的方向,那裡大火現在正是激烈,天空彷彿都被映襯成了紅色的一樣。

楊素轉身望瞭望身後的殘兵,去時三萬大軍,但這個時候卻隻剩下千人左右,這一次交手他可謂是敗得一敗塗地。

“你!將你的衣甲脫了!”楊素向身後找了又找, 這才黑著臉將一個士兵拉到一個隱秘處向其吩咐道。看這個士兵,這身形與楊素倒是頗為相似。

“我們走!”做完了事情之後,楊素沉凝地開口道。他很清楚,就算衝出了那個山穀,他也還遠遠冇有脫離險境。

現在楊素唯一疑惑的就是,他究竟是哪裡出現了差錯,落入了楚西釗的算計之中, 楊素自認為他已經足夠小心了。

殊不知, 這個疑惑不僅是楊素的,同時也是風易寒的。為了這一次計劃的絕對保密,甚至就連風易寒也不知道楚西釗是如何設計的!

直到不久前,糧寨受到襲擊求援的訊息傳來,楚西釗以派出援兵的名義,也開始了他的下一步計劃。

因此,在大局已定隻剩下最後等待結果的情況下,風易寒也實在忍不住心中的疑惑向楚西釗問起了這件事情。

之前楚西釗是為了一切行動的機密性,這才滿住了所有人。可是,計劃既然已經進行到這一步,已經冇有繼續保密的必要了,風易寒這纔開口詢問。

“以神風嶺糧倉行此誘敵之事,是否代價太過巨大?”風易寒有些疑惑道。

這一次, 楚西釗的保密工作做得實在是太好了,風易寒除了知道楚西釗有一個誘敵計劃之外, 其他的就完全不知道了,具體操作以至於是在哪裡操作, 楚西釗是絲毫都冇有透露給計劃以外的人。甚至就算是這一次計劃的實行者,也是事到臨頭才知道他們的行動內容。

“放心,糧倉雖在神風嶺,然神風嶺內山穀隱藏有內外兩穀,糧草此時已在內穀!”楚西釗淡然一笑道。

這段時間以來,也不知道為何傳出了陛下舊疾複發,時日無多的訊息,而且這三王似乎是非常肯定。因此,竟然放棄了之前猛打猛衝的戰略,轉而開始轉向防禦,想要拖延時間。

楚西釗現在手上的兵力隻不過是三王手中兵力的一半,但就算是如此,三王依然選擇防禦,楚西釗也頭疼無比。

而且,經過這段時間的交戰,楚西釗也不得不承認,這個楊素確實是一個有能力的對手。若是能夠除此一人,勝過剿滅對方十萬兵馬。

因此,他這一次的誘敵之計,本質上是為了楊素一人而設。否則,就憑那幾萬兵馬,還冇資格讓楚西釗這樣大費周章。

而想到讓楊素這樣的聰明人乖乖跳入陷阱之中, 首先就得騙過自己才行。甚至說,楚西釗所做的一切根本就不是誘騙楊素,而是將一切東西都真真實實擺在他的麵前,楊素這纔可以上鉤。

而神風嶺內山穀乃是楚西釗大軍的糧倉這件事當然也是這樣的。隻不過,楚西釗將軍糧都及時轉移到了內穀之中,而在外穀都換成了引火之物,並用少量軍糧覆蓋。

“那楊素非易與之輩,三逆麾下亦是人才如雲,輕易探知神風嶺的糧倉一事,恐怕其不會輕信!”風易寒再次問道。

糧草這種重要的地方,必要是要嚴格保密的。因此,如果輕易他查到了這個地方,恐怕對方都不會輕信這件事。風易寒真的很疑惑,楚西釗是如何讓這些人最終上鉤的!

“此事倒是拾人牙慧了,易寒,可記得尤將軍否?”楚西釗反問道。

風亦寒當然記得尤隨風,畢竟距離尤隨風大敗也纔過去半年多罷了,他怎麼可能忘記這件事情,再說了,他也是這件事情的參與者之一。

不過,楚西釗這麼一反問,風易寒幾乎是片刻的時間就已經反應了過來,“是苟富貴!”

畢竟,最近發生的事情也就這麼多,這是風易寒唯一可以想到楚西釗有動手腳的機會。

確實,楚西釗這一次針對楊素的計謀,很大程度上都是仿造了楊素坑尤隨風的那一次。有幾個人願意相信,敵人會拿自己的計謀來對付自己,還是用自己不久前才用過的計謀對付自己。

正是因為踏入了這麼一個思維盲區,反而會增強這一次計謀的成功率。

“隻是,如此一來,苟富貴危矣!”風易寒凝眉道。

如果背後真的是苟富貴的話,那苟富貴不出意外的話,這個時候應該是在敵營之中了。等到楊素此戰的結果傳了回去,苟富貴必死無疑。

“叛主之徒!死不足惜!”楚西釗先是點了點頭,之後卻毫不在意的開口道。

確實是這個所謂的苟富貴幫了楚西釗的大忙,讓他起到了像當初張歸霸那樣的作用。不過,苟富貴背叛朝廷這件事卻也是真真實實的。

苟富貴,本人倒是有一些才能,隻是,惡名倒也不少,平日裡乾的惡事也不在少數。而且,最關鍵的是這人好色貪花,且睚眥必報,極其小心眼。

隻是,這人在朝中有些關係,這一次過來也是混軍功的。這種事情,無論是放在什麼時候都少不了的!無論是盛世或者是朝代末年,不論是明君的手下或者是昏君的手下,這種人情世故都無法禁止的。

楚西釗剛開始也冇將他當回事,給了他一個用運糧官的職務將他打發了。不過,在楚西釗苦心思量著如何解決楊素的時候,這個苟富貴也再次被楚西釗想起。

於是,苟富貴在半路上好運地遇見一個小官員想要巴結他,從而獻上了一個美人,一頓花酒下來,結果這運糧就誤了兩天。

其實這件事情說大也大,說小也小。畢竟,楚西釗的糧路可不止這麼一條。如果真的隻有一條的話,也輪不到他苟富貴了。

但是,楚西釗治軍一項嚴明,這一次也不例外,本來是要直接斬了他的,但好在左右有人“勸阻”,不看僧麵也得看佛麵。於是,這性命雖然保下了,可八十大板下來,也已經被打了個半死不活。

打了一個半死不活也就算了,楚西釗還直接將它扔出了軍營之外,讓他從哪裡來到哪裡去!

說起來,這苟富貴並不是楚西釗的唯一人選,他的手段也還冇有全部展現完畢。可是,就是這麼簡單,苟富貴完成了楚西釗計劃之中最重要的一環。

正是因為有了苟富貴,三王纔會知道神風營之內的一處山穀裡隱藏著楚西釗的糧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