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宮七星這一棍再怎麼也是屬於在中途變招,必定不可能是處於他最大威力的狀態。在這一點上,同樣作為神級武將的呂布還是有足夠的自信的。

而且,隻要他能夠接下來南宮七星的這一招,不讓他趁這個機會突出去,緊隨而上的皇甫泰和燕北狂就會再次將南宮七星逼迫進他們三人的包圍之中。

因此,這個時候, 呂布雖然可以進行閃避,但他選擇咬牙進行抵擋。

“叮,呂布鳩虎技能發動,

鳩虎,絕世猛將,鳩虎無雙, 不同人發動技能效果不同。

效果一, 此技能發動後武力 2。

效果二,單挑時,敵將基礎武力低於90時自身武力 4;敵將基礎武力不低於90且低於100時自身武力 3;敵將基礎武力不低於100且低於105時,自身武力 2;敵將基礎武力不低於105時,自身武力 1。

注:若心中存在必勝信念,即便麵對武力值100或以上敵人之時,自身武力也可有一定機率 3。

郊果三,單挑時,若心中無畏無懼,則視敵人武力值高低降低對方武力值1~4點。

注:若心有畏懼之心,則此技能效果無法發動。

效果四,群戰麵對多人圍攻時,雙人武力 3,三人武力 4,四人或四人以上武力 5。

效果五, 群戰時多對一時, 降低敵方武力值1~3點。”

麵對一名遠超於自己實力的神將的攻擊,呂布,在巨大的壓力之下, 這個時候也被迫爆發出了最後一個技能。可以說, 四個技能全部爆發之後的呂布還是有一點市場的。

在單挑的狀態之下,呂布的武力基本可以爆發到124~127點。可以說,在虐菜的時候,呂布還是有相當的優勢的,麵對基礎武力越低的敵人,他爆發的武力越強。

而且群戰一挑多的狀態之下,呂布的武力更是可以最高爆發到128點。和當初的梁林、梁方一樣,屬於那種人越多越浪的群戰型選手。

不過,同樣是群戰的狀態之下,如果切換成像現在這樣的多挑一的形式,那呂布就比較吃虧了,最後也隻能爆發到123的武力。隻是,如果真的是多挑一的話,這種群毆模式本來基本就是群毆的一方更具優勢的。

除此之外,呂布的飛將技能之中可還有弓箭技能效果的加成的,在這個效果之下,呂布的武力將會爆發的更高。

所以說, 在初階神級武將之中,呂布能力還是不錯的, 尤其是對打低等級對手的情況下。

“叮,呂布鳩虎技能效果一發動,武力 2,當前武力上升至119。”

“轟!”四靈棍勢重如下,南宮七星更是有拔山撼嶽之力,這一棍之下,呂布連人帶馬被打得不斷後退,悶哼一聲,嘴角一縷鹹意露出,但呂布卻默不做聲,將嘴角出的那一絲瘀血再次嚥了回去。

“哼!”南宮七星對這呂布冷哼一聲,但心底卻怒火升騰。這人雖然被打退,但確確實實擋了自己那麼一瞬間,而就在這一瞬間的時間裡,那煩人的皇甫泰與燕北狂竟然又糾纏了上來。

他必須要儘快想辦法脫離這個困境才行,如果真的被對方這三人再度圍上的話,下一次想要創造出脫身的機會隻會更難。剛纔那樣的方法也隻能用上一次,同樣的算計,這三個人可不會再中第二次了。

“拚了!”南宮七星暗歎一聲,這個時候也不回身迎敵,反而將長棍加在背後,一招蘇秦背劍,直接硬接了這兩個人的攻擊。

這兩個人的力量傾瀉在南宮七星的身上,南宮七星抵禦了一部分的同時,在剩下的那一部分力量的推動之下,戰馬以更快的速度竄了出去,總算是脫離了剛纔三人包圍的狀態。

後背上一股疼痛感傳來,南宮七星雖然在剛剛那一下受了一點小傷,但隻要能夠脫離這三人的包圍就是值得的。

“哪裡去!”燕北狂從來都不是一個計較太多的人,雖然這個時候南宮七星已經脫離了他們三個的包圍,但卻依舊勇猛地持叉殺了上去。三股烈焰叉就像他的主人一樣,敢打敢衝。

“叮,燕北狂凶麵技能效果二第一次發動,降低南宮七星武力值1點,當前南宮七星武力下降至……”

南宮七星一棍架住燕北狂的鋼叉,而這個時候,已經緩過勁來的呂布也舞著方天畫戟招呼了上來。

“叮,呂布鳩虎技能效果三發動,群戰時多對一時,降低敵方武力值1~3點。當前降低南宮七星武力值1點,南宮七星武力下降至……”

“吾南宮七星何懼爾等鼠輩!”幾匹戰馬先後的追逐之中,三杆神兵劈裡啪啦地碰撞出激烈的火花。

三股烈焰叉和方天畫戟攪動**血浪,但奈何四靈棍卻若磐石,如同一座巍峨的高山一樣,任你波濤洶湧,我自巍然不動。

“叮,南宮七星天神技能效果四發動,天之四靈,北方玄武,龜蛇之守,可將受到的負麵效果減半,當前南宮七星武力下降至126。”

南宮七星以一敵三戰得艱苦,而笑紅塵與鐘離莫這兩個人之間就可以說是棋逢對手,短時間之內難分上下了。

笑紅塵不負其霸刀之名,刀法剛硬無比,每一刀都氣勢滔天,有劈山斬嶽之勢。而鐘離莫卻截然相反,霸刀陽剛,但他卻以柔為主,手中長槍不斷瀉力,每每讓笑紅塵都感覺自己劈在了一塊兒棉花上。

而隨著雙方的交戰,鐘離莫的優勢也不斷顯現。這倒並不是說鐘離莫的真實水平比笑紅塵更高,隻不過現在是笑紅塵受心態的影響而已。相對於鐘離莫的沉穩,笑紅塵這個時候已經浮躁了。

笑紅塵的最大任務就是要將楊素送出去,可是,有鐘離莫這麼一個強者在,他根本就冇有餘力去操心其他的地方。甚至,他都不敢在這個時候太關注楊素,避免被人家發現什麼不對來。

“鄧將軍,淩將軍!速來助我!”周圍兩道身影的出現,使得笑紅塵心中大喜,暗歎一聲山重水儘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心中在這個時候已然有了定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