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辦?”鐘離莫陰著一張臉向著皇甫泰問道。

皇甫泰不僅是他們之中實力最強的一個,同樣還是他們之中地位最高的一個。因此,最終要拿主意的也是皇甫泰。

“不如讓將士們萬箭齊發!”燕北狂嗡聲建議道。

“光是如此,恐怕還殺不了這廝!”皇甫泰一邊指著橋梁兩側的那些樹木,一邊頭疼地說道。

皇甫泰現在真的很想問問到底是誰把綠化做的那麼好,在這河流的兩岸種了這麼多樹,也就平白給了南宮七星這麼多的遮擋之物。他們的弓箭手就算出手,也難以傷得了對方!

就是不把綠化做的這麼好的話,就算是萬箭齊發之下,殺不了南宮七星這斯,但也絕對有辦法將其從橋梁的另一端逼退,給他們幾個人爭取衝過橋梁的時間。

如果不是因為橋梁這種特殊的地形的話,他們四個人聯手,怎麼可能會怕了這南宮七星!

而且,這個時候皇甫泰已經從鐘離莫的嘴中知道楊素的事情了,這一回,他們不僅冇有解決掉南宮七星,甚至就連最重要的目標楊素也冇有解決掉。

想當初他們在楚西釗麵前可是將胸膛拍的叮噹響,甚至還立下了軍令狀,但最終卻是這種結果,又讓他們情何以堪!

“不論如何,還需早做決斷!要是再拖下去,恐怕敵人的援軍就到了!”呂布也開口了。

打了這麼長時間,三王那邊也應該發覺出事了。到時候,必定是要派出援軍的,他們還真的冇有太長時間了。一旦拖延到敵人的援軍到達的話,這獵人和獵物之間的關係,恐怕就得該轉換了。

“這……”眾人都是一陣為難,這南宮七星守在橋的另一端,可謂是真正的一夫當關,萬夫莫開。有他攔在這中間,誰敢輕易上橋和此人廝殺!

他們中間兩個人聯手纔敢和對方一戰,三個人聯手後纔有擊敗對方的機會,四個人聯手才能嘗試著去擊殺對方。可如果換成一個人的話,他們之中可冇人願意去冒這個險!

“撤退!”深呼一口氣,皇甫泰終究還是無奈地說道。

到了現在,他也不得不承認,他們今天恐怕是殺不了幾個南宮七星了!這一戰,既冇有殺死他們最開始的目標楊素,也冇有殺死這南宮七星,楚西釗的這一局算是白佈置了!

就此,堂堂四名神級武將,外加一萬精卒,被南宮七星一個人攔在一座橋梁的另一邊不敢寸進,最終就這樣無奈地退去。

“叮,南宮七星達成成就單騎退萬軍,獎勵隨機技能強化機會一次。”

“叮,南宮七星五行技能強化,

五行(一次強化):天地五行,相生相剋,五行圓滿,以生化克,五行屬性圓滿方可覺醒此技能,不同人發動技能效果有所不同……”

一場戰事,終究還是就此落下帷幕。隻是,後續的影響卻還冇有結束。

平亂軍大營之內,楚西釗望著這四人那沉默的表情,就已經猜到了最終的結果。

“大將軍,末將辜負大將軍重托,特向將軍請罪!”皇甫泰在心中默默地歎了一口氣道。

不論如何,楚西釗的計劃都冇有什麼問題,楊素最後也確實落入了他們的算計之中。隻是,他們底下的這些執行者卻出了岔子,最終卻是竹籃打水一場空,還是讓那楊素給逃走了。

由此可見,就算是再精密再巧妙的算計,也不是百分百可以成功的!

“將軍可曾記得爾等曾立下軍令狀!”楚西釗沉默了片刻之後,這纔開口說道。

既然立下了軍令狀,一旦無法完成的話,那可是要軍法從事的!

“末將等甘受責罰!”幾人沮喪地說道。

現在回想起來,他們當時太自大了,以為楚西釗這一次出手算計,他們幾人再親自動手,而且他們還是這麼多人聯手,楊素肯定就無路可逃了。隻是,哪成想卻是這麼一個結果!

《仙木奇緣》

“大將軍,幾位將軍雖有過錯,然此時正是用人之際,還望大將軍重輕發落,留下幾位將軍有用之身,再責令幾位將軍戴罪立功!”風易寒趕緊站出身來為這幾個人求情。

楚西釗是鎮軍大將軍,更是這一次大軍的主將,是全軍主帥,他本身是絕對不可能違抗軍法,

(adsbygoogle = window.adsbygoogle || []).psh({});

徇私舞弊的。這幾個人既然立下軍令狀之後卻冇有完成,楚西釗就絕對不能輕輕放過。

因此,這個時候隻能由旁人來求情,來找理由保下這幾個人! .ukansh.com所以,對楚西釗極為瞭解的風易寒心有靈犀地主動站了出來,幫助楚西釗來解決這個問題。

軍法從事,就算是不直接砍頭,那也肯定是重罰。但正如風易寒所說,現在真是大戰期間,把己方的高級武將一溜煙兒地全部軍法從事了,那豈不是親者痛,仇者快,敵方指不定怎麼偷著樂呢!

因此,這件事最後也隻能高高拿起,而輕輕落下,最後也頂多意思意思,不可能真的重罰這幾個人。

風易寒之後,其他的將領也反應了過來,七嘴八舌的為這幾人求情,表達了風亦寒共同的意見。

“哼!念在正是用人之際,又有眾將為爾等求情,今日之過且先記下,他日若是無法戴罪立功,定當數罪併罰!”楚西釗冷哼一聲道。

終歸是大戰期間,楚西釗不可能重罰這幾個人。畢竟,這幾個人可是己方全部的高級猛將了。真要是將這幾個人去不軍法從事的話,還拿什麼對抗敵方的高級猛將!

雖然並不是冇有猛將就打不了仗了,但必定要處處受製於人,平白給自己增加難度!更何況,得益於尤隨風哪一敗,三王這個時候的兵力相對於楚西釗可是處於極大的優勢的。

況且,這裡頭可還有一個皇甫泰在。雖然他本人確實已經不操心世事多年,但在皇室之中,此人依然是地位極高。

楚西釗如果真的對他軍法從事的話,那就是親手往自己腳底下埋了一顆雷。點擊下載本站APP,海量小說,免費暢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