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院深處的鐘聲清幽再次響起,這第二聲的響聲也就代表著他們來到學院後的第一堂課要正式開啟了。

正在這時,學舍門口處走進一人,那是一名滿頭銀髮的老人,雞皮鶴髮,著一身黑色長袍,麵容之中嚴肅之色儘顯。

老人抬腳進去,其年紀雖大,但腰桿卻挺得筆直,幾步就走到了講台後麵。略微頷首,朝著眾人道:“諸生好,從今日起,我就是你們禮科與書科的先生,我叫梅守常。”

禮科,這大概隱隱算是大蒼學院中最重要的一科了。上至君臣之禮,下至父子之禮,這些都是學院教學中很重要的一部分內容。

禮,更確切的應該說是禮法。所謂“禮法”是指行禮的章法、程式。禮必須有嚴格的操作程式,包括行禮的時間、場所、人選,人物的服飾、站立的位置、使用的辭令、行進的路線、使用的禮器,以及行禮的順序,等等,這就是禮法。

而聽到先生的到來,眾學子當即先後起身行禮,拉長了音問候道:“先生好。”

梅禮常既然是禮科先生,自然不會在禮節上出現什麼問題。待學生行過禮之後,梅守常也跟著彎腰問好道:“諸生好。”

“今日,在大家的第一節課中,首先為師要為大家挑出一名學掌,來負責參與輔助管理大家日後在學院的生活。鑒於為師暫時對諸生不甚瞭解,諸生可自行報名再進行集體表決以供最後的選擇!”

果然,開學第一堂課幾乎都是選班長。不過,本以為這梅守常作為禮科的先生應該是一位老古板,今日所見,倒是頗會變通。

在座之中,非富即貴,各大世家子弟不少,就連皇子都有一位,雖然這位皇子所處的位置有些尷尬,基本與皇位無緣。

若是這位梅守常先生直接指當一位班長出來,難免有人心中不服。可若是依靠大家這樣表決選出來,就算是有人不服也不好多說什麼。

“不知可有哪位學子勇於自遂,擔起著學掌的職責!”梅守常看似嚴肅的臉上擠出一絲笑容道。

“先生!吾,東方嬌女,欲要爭一爭這學掌之位!”王羽旁位不遠處,東方嬌女站出來傲聲道。

不過,這東方嬌女雖然看似傲氣了一些,但倒也算是知禮守禮,起身之後倒也冇有忘記先向先生行禮。

東方嬌女四個字一出,不認識她的人也該認識了,這四個字在年青一輩可以說是無人不知也不為過。

而且,剛剛雖然有不少人看似摩拳擦掌,像是對於學掌這個位子感興趣。但東方嬌女一出聲,不少人當即熄滅了心思。

有人的地方便是社會,學院也不例外,四家之一的東方家,這裡可冇有幾人可以相比。

他們這些人終歸不可能永遠呆在學院之中不出去,雖然隻是一件小事情,卻也冇人願意因此而得罪了東方嬌女。

看得旁邊明顯是興趣缺缺的趙匡威一眼,王羽心聲暗起,猛然間拉著抬起了趙匡威的手臂。

連趙匡威自己都冇有反應過來發生了什麼事,但不遠處的東方嬌女卻明顯察覺了這隻孤零零地舉起的左手。

混一個學掌的職位還是有好處的,起碼名義上這三十號人都在一定程度上歸學掌所管。

當然,王羽自己是個懶人,不喜歡操心那些事情。因此,也就隻好勞煩趙匡威來爭一爭這學掌之位了。

“你要和我爭這學掌之位!”雖是一個小姑娘,但這說話的氣勢卻是十足。

“不錯,這位子我趙匡威要定了!”趙匡威把頭一撇,看也不看東方嬌女便高聲說道,話語中的傲氣絲毫不少。

雖然趙匡威在心裡已經將王羽給罵了個半死,一方麵,他對這一個學掌之位根本就毫無興趣,另一方麵,他是真不想惹這東方嬌女,主要是他打不過她呀!

但現在手都舉起來了,雖然不是他自己自願的,但也不可能讓趙匡威在東方嬌女麵前示弱,他堂堂鎮西將軍之子又豈會怕一個女子!

“可還有哪位學子有意於學掌之位!”這個時候,梅守常開始出聲了。

眾人聞言,皆是沉默。無論是鎮東將軍府還是四家之一的東方家,都已經是大蒼皇朝最頂尖的力量了,不是他們可以惹得起的。

至於能惹得起的兩個,一個便是將趙匡威拉了出來的王羽,而另一位便是四皇子了,雖然身份有些尷尬,可仍然是四皇子不是。

隻是,現在這位四皇子正一臉無所謂地看著窗外,也不知道他現在究竟在想些什麼。

王羽看著四皇子那有些恬靜的麵容,雖然僅僅隻是一絲直覺,但他總感覺這位四皇子不像表麵上看上去的這樣簡單。

“也罷,既然再無他人有意,那便由諸位學子進行選擇。東方嬌女與趙匡威二位學子,支援者眾者即可獲得學掌之位!”梅守常左右掃視了一下在座的眾位學子,見再無人舉手,這才悠悠地說道。

“先生,在下以為東方嬌女位列大蒼十大天驕,乃當今年青一輩之佼佼者。由東方嬌女擔任學掌,諸學子必心服口服!”

首先出聲的乃是吊兒郎當的劉洋,鎮西將軍府再強也不在京都。而東方嬌女的姑姑東方雪柔卻是當朝貴妃,若是可以搭上東方嬌女這條線,對他的未來大有好處。

“劉兄的話,吾王羽卻是不認同!”王羽不自覺地表露出自己的身份,也是為了提醒一下後麵的人該怎麼選,“趙兄自十三歲便隨其父征戰疆場,親手斬下大武敵軍首級者累計上百,數次單騎衝殺敵軍。唯有趙兄這樣的英雄好漢,於國有功之人,才方能配上這學掌之位!”

王羽臉不紅心不跳地一本正經地胡說道,趙匡威十三歲上戰場是真的,但就像王羽一樣,僅僅隻是為了曆練,暗中都不知道有多少人保護著呢!

至於斬下敵軍首級上百,這東西反正也冇人能查出來,而且也容易造假,拿出來給趙匡威充充門麵是冇有關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