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趙兄之能,吾王羽向來是很是欽佩的。若由趙兄擔任學掌之位,王某心服口服!”王羽一邊向著先生與眾生行禮,一邊接著說道。

另一邊,趙匡威暗暗地給王羽伸出一個大拇指。他雖然並不是自願來爭這學掌之位的,但既然被迫要爭上一爭了,那便一定要爭到方可。

而且,東方嬌女雖然厲害,但畢竟隻是一個小姑娘,他怎麼可能向一個小姑娘輕易服輸。反正這又不是打架,知道自己一定要打不過的!

王羽這一番話,先是將他自己的名字亮了出來。就如同大蒼皇朝的年輕一代無人不知東方嬌女這個名字一樣,同樣也無人不知王羽這個名字。

同樣為大蒼十大天驕的王羽表示了對於趙匡威的支援,那東方嬌女那個大蒼十大天驕之一的名頭對於趙匡威來說再無優勢。

另一方麵,鎮東與鎮西,這兩大將軍府,單比東方家這一家,在分量上可要強上不少了。

除此之外,趙匡威佩服的便是王羽那瞎說胡話的本事了,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那麼厲害。

“王兄說得有理,趙兄纔是擔任學掌之位的最佳人選!”王羽之後,又是兩位學子站出身來表示了對於趙匡威的支援。

這兩位學子分彆是出身燕北道與關西道的一箇中等世家的子弟,受到兩鎮將軍府的影響比較大,他們願意站出來支援趙匡威倒是並不令人意外。

畢竟,鎮東將軍府便位於燕北道,而鎮西將軍府則是位於關西道。

緊接著,學舍之內,大多數學子都表達了自己的意見,雖然東方嬌女也有其一批支援者,但總歸來說還是支援趙匡威的人比較多。

“皇甫明奉支援趙匡威!”一道略微有些清冷的聲音傳來,也為這一場學長之爭徹底畫上了一個句號。

皇甫明奉雖然表達了對趙匡威的支援,不過,王羽與趙匡威對此都冇有什麼意外。

當年四皇子生母夏貴妃之事雖然不見得一定是如今大皇子之母東方貴妃所為,但畢竟在夏貴妃之事發生後,乃是由東方雪柔接替了夏貴妃的貴妃之位。

如此,這位四皇子又豈會心中毫無絲毫的芥蒂。因此,他不支援東方驕女,反而是支援趙匡威,這也就不足為奇了。

定好了學掌的具體人選,接下來便是真正的第一堂課了,這第一堂課倒也簡單,主要是講述一些大蒼皇朝的曆史,曆代蒼帝如何英明神武等等。

先生梅守常說話速度極為緩慢,吐字因而也異常清晰,講課內容倒也算有條理。隻不過,這課程顯然大多數人都冇有興趣。

這些大蒼皇朝的曆史,眾學子自然是早已清楚的。而且,有小部分人甚至比梅守常知道的還要更加清楚。

畢竟,學院之中用來教授學生的內容必然是要經過篩選的,有些事情是絕對不可能拿出來當曆史來講的。反而是書院的極小一部分學子,在這方麵知道更多!

不知過了多長時間,清幽的鐘聲第三次響起,終於到了下課的時間了。諸生與梅守常各自行過禮,目送著梅守常一板一眼地走出書舍,大家終於癱在了各自的位置了。

這課,當真是上得大家好生煎熬!

“趙匡威,可敢與本姑娘比鬥一場,吾倒要看看你有什麼資格接這學掌之位,順便領教一下閣下在戰場上的英姿!”

梅守常走出學舍,眾學子皆是癱在那歇著去了。

但是,卻唯有這東方小姑娘氣鼓鼓地對著趙匡威說道,顯然,對於之前的事還無法釋懷。

這倒也正常,畢竟,以這東方小姑孃的身份,恐怕其從小到大想要得到的東西就冇有得不到的。驟然間被趙匡威搶在了自己勢在必得的東西,心有不服倒也正常。

而且,似王羽所說的,親手斬下大武敵軍首級者累計上百,數次單騎衝殺敵軍,這些一聽都是假的。

在場之中,包括已經先行一步離開的先生梅守常就冇有一個人信的。隻不過,有些東西自己明白可以,但卻不可能說出來!

這小姑娘被趙匡威以一些虛無的功績與能力勝了自己,又豈會甘心!

“東方姑娘武藝高強,吾趙匡威甘拜下風,這比試就不必了!”趙匡威瞅了東方嬌女一眼,這才提起精神,裝模作樣地說道。

開玩笑,趙匡威自然是不會和她打了。一個後天一流,一個先天,明知道打不過還要去打,那不是犯傻嗎!

明知不可為而為之,這可從來都不是趙匡威的性格。

“懦夫!”小姑娘既是生氣,又是不屑地說道。

“呃!”被一個比自己小一歲的小姑娘如此鄙視,就算趙匡威的性格再跳脫,這麵子上也該掛不住了。

不過,當趙匡威看到旁邊王羽那一幅懶洋洋地看戲的表情之時,當即計上心來,指著看戲的王羽道,“東方姑娘,我這兄弟天賦驚人,內功先天,外功亦是入了超一流,東方姑娘可以與我這兄弟比試比試。隻是,隻怕姑娘你欺軟怕硬,不敢挑戰我這兄弟!”

聽到趙匡威這話,王羽差點冇有起來立即將他暴打一頓。這混戰,居然把火燒到了他的身上。

看著這傢夥居然還得意地向自己眨了眨眼,王羽立即明白了,這傢夥分明是在報複他,報複他突然舉起他的手讓他和東方嬌女爭學掌之位。

“哼,羽公子之名,本姑娘也早有聽聞。王羽,可敢一戰!”果然,在趙匡威的一番話下,東方嬌女將注意力轉移到了他的身上。隻是,這語氣之中分明有著一股明顯的戰意。

東方嬌女雖然有點好武成癡,不然也無法小小年紀便入了先天。但是,卻也並不是什麼傻子,一下子便看明白了趙匡威這激將之法。

隻是,雖然明白這是趙匡威的激將之法,但這小姑娘卻也不介意順水推舟。畢竟,挑戰一個同級彆的天才,總比挑戰一個水平遠不如他的趙匡威要好得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