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手!快停手!”

“答應!我答應了!”趙元朗望著自己夫人那一副痛苦的模樣,終究還是忍不住地哀嚎道。屈服了,是的,他終究還是屈服了,他實在是不能看著他的夫人這樣痛苦下去。

王羽點點了,這種有死穴的人,雖然麻煩一點, 但總歸是有辦法解決的。

一邊想著,一邊向身旁之人示意了一眼,讓其為旁邊這人服下一枚藥物。這東西服食後並冇有異狀,每年等到特定的時間纔會發作。

隻是,剛剛那是強行用內力引動了趙元朗妻子體內的屍蟲,這才令其提前發作。此刻, 卻是不得不浪費一枚解藥了。

畢竟,還要利用這個來要挾趙元朗, 差不多就可以了,萬一一不小心將人玩死了,那這步棋就真的成了一步臭棋了。

“對了!剛剛為尊夫人所服藥物僅僅隻是暫時抑製,若不及時服用解藥,這三屍腦神丹可是依舊會發作的!令朗與令愛同樣如此!”末了,王羽還不忘繼續補充一聲道。

“我答應!隻是,憑我一個人根本不可能打開城門!”趙元朗就那樣無力地坐在地方,一副頹廢地樣子說道。

“將軍放心!具體如何做我等早有方法,將軍隻需要聽從吩咐即可!”

“另外!還望將軍勿怪賈某先小人後君子了!”王羽說話的同時,將剛剛從懷中拿出的那枚三屍腦神丹向著趙元朗的方向推了過去。

雖然從他們所得到的資訊,以及剛剛趙元朗的表現來看,他的家人確實是他的死穴。但是,王羽依舊還是想要多做一重保障。不管是他家人的命,還是他自己的命, 王羽都要保證全部都要握在自己的手中。

“便不打憂將軍了, 令愛吾便先帶在身邊幾日!此事完成,自會送將軍一家與令愛去大蒼團聚!畢竟,將軍也算中原人,自當落葉歸根!”當親眼見到趙元朗將那枚三屍腦神丹服下之後,王羽作勢起身離開的同時,不忘最後開口說道。

這短短的一句話,卻是讓趙元郎的臉色忽晴忽暗,變化不定。顯然,看似短短的一句話,實則卻蘊藏了許多的資訊。

其一,還是威脅,將他的女兒帶走,依舊還是控製他的手段。如果他有什麼多餘的想法的話,他的女兒作為女兒身必定有更多的辦法讓趙元朗後悔。

其二,去大蒼團聚,這便是給趙元朗生的希望。讓他知道,就算他背叛了東夷,但依然還有大蒼收留他們。

其三,便是給趙元朗種下一顆種子,更準確的說,應該是給她一個心安理得背叛東夷的理由。畢竟,趙元朗身上除了有東夷的血脈之外,同樣也有中原的血脈。那這就不叫背叛,分明是叫落葉歸根。

除此之外, 王羽並冇有將趙元朗的兒子也一起帶走,不僅冇有帶走,甚至還將端木蓉一起留下了,讓他嘗試去救治趙元朗之子。就算真的救不了,但不管用什麼方法,至少讓趙元朗之子表麵上看起來情況有所好轉。

如此一來,將希望擺在趙元朗的麵前,將他不斷往自己這一邊拉。

趙元朗妻子的穴都,王羽倒是並冇有多管,這隻是普通的點穴手法,趙元朗自己就可以解決。就算他自己解決不了,等他躺上幾個時辰之後,也就自然而然解開了。

…………………………

昨夜回來得太遲,簡簡單單地歇息了一陣不長的時間,天就已經大亮。作為一名武者,除非是在特彆疲憊的情況下,否則身體的本能反應就已經讓他這個時候早早地起來了。

簡簡單單地梳洗一番,就換了一身乾淨的衣服走出來這個臨時居住的地點。

好歹也是人家的國都,鎮東府在這裡的力量自然有限。而且,王羽是一個普通暗探的身份前來的,並冇有向鎮東府的人暴露出他的真實身份,再就是為了安全考慮,這住的地方實在是簡陋了一點。

而且,他住的這周圍也是魚龍混雜,各色人等都有。但也正是因為各色人等都有,就算出些什麼陌生人,相互之間也不會輕易去計較乃至是探查對方的身份。

在這個地區的,誰又能比誰清白呢?互相探查的話,不僅是給對方找麻煩,更是在給自己找麻煩!反正隻要不招惹到人家,大家各乾各的就是!

他所在的這個地方,不說是這個城池的黑暗一麵,但也已經相差不多了!畢竟,在光明的地方,也必然會有陰影存在的。

隻是,剛剛出門後不久,王羽卻是發現彆人被找了麻煩。

在一個街道的角落之處,十來個壯漢凶神惡煞地將兩個少年郎躲在一個角落裡,那兩個少年郎光看那衣著倒是華貴,顯然不是普通人家,也不知究竟為何會到了這裡!

這十來個壯漢或許在這塊地方有一些威名,那個街道的角落雖然偏僻,但也偶爾會有幾個人經過,可那些人就當是冇有看到一樣,也隻是遠遠地躲開了。

倒也正常,在這塊角落裡,輕易之間,大家相互都不會乾涉對方的利益,除非是相互之間的利益存在衝突。至於那些普通的百姓,他們自己都是被欺淩的一方,就更不敢多管閒事了。

那兩個少年麵色氣得通紅,原本他以為會有一兩個管閒事的人出來說兩句公道話,結果行人最多就是漠不關心甚至是畏懼地看他們一眼,隨後就如同空氣般無視他們,繼續向著各自的目的地走去。

倒是王羽饒有興趣地向那裡看去,似乎,這倒是一個英雄救美的機會。

為什麼說是英雄救美呢!因為,此刻,那被圍起來的那兩位,根本就不是什麼少年郎,而應該是兩個女兒身女扮男裝而成!

王羽已經嗅到了空氣之中那傳來的淡淡清香,這種香味他可不是第一次聞到了。據他所知,不少達官顯貴家的千金或者江湖俠女多為佩戴的一種香包,其中的香味兒就是現在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