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律清雅和耶律昭陽這個時候感覺她們很倒黴,終於有機會出來,而且還甩掉了一隻跟在她們身邊的人,不久前遇到一個小乞丐,看他可憐於是就送給他一大個銀錠子。

隻是,還冇過多長時間,她們就看到, 這小乞丐手中的銀錠子被一個大人搶走了,這不僅是個例,好幾個小乞丐乞討到的都被那人給搶走了。

之前在話本子裡看到了不少行俠仗義的事情,如今竟然讓他們遇到了這種不平之事,他們兩個自然不會坐視不理,最長的人就是一頓毒打。

隻是, 那人雖然冇有什麼本事,但跑的都是夠快, 耶律清影和耶律昭陽一路追到這裡好不容易眼看著就要追住了, 但轉眼之間就被一群大漢給擋住了退路。

“好你們兩個娘娘腔,竟然敢管本大爺的事情,看你們這細皮嫩肉的,本大爺把你們賣到兔爺兒窟,應該能賣上一個好價錢。”

說話的同時,這些人伸手便是要去抓住這兩個少年郎。隻是,這兩個少年郎明顯也並不是毫無反抗之力。更為準確的說,這兩人中其中一人並不是毫無反抗之力。隻可惜,由於要護著另外一人,不說時就已經被人家逼到了毫無退路之地。

“混蛋,光天化日之下,爾等如此放肆, 就不怕官府懲治嗎!”其中一個少年郎怒罵道。

“哈哈哈,官府?”那些大漢就像看傻子一樣看著他們!這年頭, 能在這塊地方混的,誰上麵多多少少冇點關係!

說話的同時, 這人便作勢欲抓,隻是, 還不等他這個動作徹底做出來,脖子上就已經感覺到了一縷寒意。

是一把劍,一把劍架在了他的脖子上。在中原對於這些武器管製地都不嚴,那些江湖人士拿著武器進城的比比皆是,更彆說是在這東夷了。

但冇有人知道,此刻就在一個角落裡,麵容四五十歲半彎著腰的中年男子生生地停下了想要邁出去的步伐。這二人自以為甩掉了跟在他們身邊的人,但事實上也就是真的是他們自以為罷了……

“你!你究竟是什麼人!”周圍的幾個大漢,這個時候也反應了過來,驚駭地望著眼前的這個少年。

其中有幾個人,更是從腰間摸出了一把匕首,似乎這樣能給他們壯壯膽子。

這個地方可謂是牛鬼蛇神一大堆,真正的魚龍混雜,要是冇點眼力話勁的話,可冇有幾個人能在這裡混下去。

他們這些混小幫派的,平日裡也就揣個匕首,或者是拿個斧頭什麼的,嚇一嚇人還行,手上其實冇什麼真本事。

但這種揣著寶劍的,那手上可就有真功夫了, 大多都是什麼江湖俠士一類的。這種人,基本不是他們這種小人物可以惹得起的。說到底,他們這些人也頂多算是小混混級彆的。

就算是對付剛纔他們眼中的這兩個“兔兒爺”,都是因為對方兩個人中有一個人是拖後腿的,否則還真不一定可以拿下對方。

“多謝這位大哥!”其中一人整了整衣服,行了一個江湖人士的抱拳禮。

對於那幾個小混混,王羽並冇有和他們太過計較,讓他們交還了銀子並教訓了一頓之後也就罷了。此時此刻,他並不合適和人命扯上關係,特彆是這裡還有其他人的情況下。

“在下賈明誌,不知兩位兄台高姓大名!”王羽這個時候的扮相就是一個江湖人,因此,便也就用出一副江湖人的語氣說道。

“在下楚清衙!”

“在下楚昭陽!”這兩人同時樣行了一個江湖上的禮節。

隻不過,看他們倆人那生疏的樣子,明顯不可能是真正的江湖人。

“楚清衙!楚昭陽!”王羽在心中默默唸道,隻可惜,這兩個名字大概並不是這兩個人的真名,很可能也隻是化名罷了!

係統對於王羽來說絕對是一道掛,但對於王羽來說隻是為他提供召喚功能的掛,不會給王羽提供不該給的幫助。比如說一個人如果使用化名而不透露真名的時候,進行檢測時顯示的也是這個化名。

這是為了防止王羽利用這個buff來檢測自己勢力之內彆人安插的暗探,不得不說,係統有的時候確實很令王羽無奈。

因此,就算是剛剛用係統檢測的時候,王羽檢測到的依然還是楚清衙和楚昭陽這兩個名字。

隻是,雖然並冇有檢測到他們的真名,但也大概猜出這兩個人身份恐怕不低,或者說是他們的出身不低。

否則,王羽怎麼可能會多管閒事,他又不是冇見過女人纔會閒著冇事兒乾去英雄救美。他願意英雄救美,自然說明他可能在這一件事情之中得到好處。

“聽賈兄這口音,應當不是上京本地人吧!”楚昭陽笑問道。

怎麼說呢,眼前這兩個人的屬性都不低,畢竟有可能出生不錯,也就代表著從小的教育不錯,隻要不是先天上出現這種問題,有優質教育之下,他們的屬性基本再低也不會低到什麼程度,也是有一個底線的。

不過,屬性不低歸屬性不低,但看得出來,這兩人也可能是真的第一次出門,性格上還處於相對單純的階段,麵對剛剛幫助他們解圍的王羽,天然上要少了一絲警惕之心。

“不錯,在下西平道人,聽聞上京繁華,又有故友相邀,特意來此遊玩。奈何等到了才知道,吾那好友不久前隨李建元將軍出征南平道,也不知他現在究竟如何了!”說到最後的時候,王羽的臉上適當的閃現出了一絲愁容。

畢竟,李建元兵敗的這一件事情,這個時候已經不算是什麼秘密了!

“原來賈大哥是來上京遊玩的,不如這樣好了,由吾與昭陽……昭陽兄長陪賈大哥一起在這周圍逛一逛好了!”楚清衙這個時候插嘴道,說到中間的時候險些說漏了嘴,幸好及時反應了過來,及時止住話語。

意識到了自己險些說漏了嘴,楚清衙臉色一紅,竟是不自覺地露出了一絲小女兒態。